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203章 我的起跑线是零

    唐言蹊看了她一眼,对面女孩年纪还小,满脸天真无邪。

    连傲慢都傲慢得那么坦白。

    陆仰止不意乔伊还会追过来,视线掠过她娇俏可人的脸庞,又淡漠地收回,“潘西小姐,关于分组的事,我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这话不动声色,拒绝意味却很浓,“如果你没听明白,我可以用更直接的方式再说一次。”

    乔伊望着他脸上寒山静水般的淡漠,膨胀的自尊心突然被细小的针扎破,又疼又怒,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她盯着他,半天才憋出一句:“我听明白了,那又怎么样?你不跟我一组还能跟谁一组?”乔伊指了指一旁身穿长裙的女人,不客气地问,“她吗?”

    陆仰止身形修长挺拔,站在她面前就像是一座深沉巍峨的山,八风不动,“没错。”

    乔伊朝她看去。

    唐言蹊莫名觉得自己被这一个眼神diss得体无完肤。

    她忽然有些想笑,果然是年轻气盛的小姑娘。

    “潘西小姐宽心。”唐言蹊在对方充满敌意的目光里淡淡启唇,“我已经有心仪的男伴了,至于你和陆公子的事,你们还是自己找个地方解决吧。”

    说完,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提着裙摆走到了二少爷身边,盈盈一礼。

    潘西二少爷被这突如其来的拜礼惊得目瞪口呆,猛地从座椅上站起来,手足无措地又是搀她又是挠头,“伯爵小姐……”

    “二哥?”乔伊蹙眉,“你和伯爵小姐……你们两个……”

    什么关系?

    为什么她家足不出户的二哥会被这位来历神秘的伯爵小姐看上?

    和她有同样疑问的还有潘西公爵和潘西家的大少爷,两人面面相觑,似乎还要再开口说什么。

    却被女人无风无浪的一眼看了回来,“潘西公爵对我的决定想必不会有意见,是吧?”

    老人迟疑片刻,无奈道:“那……自然不会。”

    “那就好。”唐言蹊笑着挽上身旁男人的手臂。

    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僵硬和紧绷。

    还有来自潘西家其他人或明或暗的审视猜度。

    她逐一看过去,好像看了一卷浮世绘,在这些人脸上发现了众生百态。

    有吃惊,有疑惑,有不屑,有措手不及,还有……深藏不露的算计。

    她似有若无地回头与高台上独自饮酒地江姗对视了下,目光相撞的瞬间看到对方点头的动作。

    “唐言蹊。”男人冷峻的嗓音自身后传来,裹着九月肃霜,将空气冻结成冰,“放手。”

    她怎么敢这么自然而然地挎上别人的手臂?

    她到底在想什么?!

    陆仰止很生气,他也很清楚,这种怒火的背后,是种无边无际的慌张——

    他在害怕,是的,害怕。

    这半年她变了太多,在他的掌控之外。

    他完全不清楚她每天在做什么,认识了谁,是开心还是难过。

    他的时间从她离开的那一刻起就彻底停止了,可是她的,却还在流动。

    这半年的长度将他和她完全分隔在两个世界。

    他的指尖开始微不可察地颤抖,只能用愤怒和凌厉来掩盖,好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狼狈。

    他是那么的,怕她变心。

    因为知道自己不够好,因为清楚自己曾经让她怎么样肝肠寸断过,所以不想让她的世界里再出现任何人——毕竟,任何人和他一比,都显得善良温和,只有他,罪无可赦。

    虽然陆仰止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也许是一场很艰难的斗争,可是当他亲眼看着她挽住别人的时候,还是抑制不住心里那种想冲上去折断那男人手臂的冲动。

    他带去的那些伤害他想要亲自弥补。

    不需要任何人。

    不想,不能,不可以……

    这种愈演愈烈的情绪把他磨得快要疯了,陆仰止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一种情绪可以来得像山呼海啸,毁天灭地,席卷过他心脏的每一寸肉壁,刮出血淋淋的伤口。

    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对面的女人仰头朝别的男人笑了下,还挽住了他的胳膊,这么简单。

    刚要上前,自己的手臂却也被人挎住。

    “陆仰止,你叫陆仰止对吧?”乔伊不顾男人眼底呼啸的滔天巨浪,扬起同样灿烂的笑脸,“你也看到了,伯爵小姐想和我二哥一组,你就不要去给自己找不痛快了。这种事讲的是两厢情愿,光你自己希望有什么用?腿长在她身上,你还能把她困在你身边不成?”

    陆仰止震开她的手,俊脸冷漠,“你也知道这种事讲的是两厢情愿?”

    “可是你这样拒绝我,我很没面子啊。”乔伊揉了揉被他甩得发痛的胳膊,委屈巴巴地一瘪嘴,“我二哥人很好的,又不会把她怎么样……你要是实在舍不得她,那你跟我一组也一样呀,我们四个人可以一起走,你也能光明正大地看到她,成交吗?”

    陆仰止的脚步忽而一顿,回过头淡淡睐着女孩的脸,若有所思。

    乔伊咧着嘴笑。

    唐言蹊就站在不远处,听到头顶落下温润如玉的嗓音,“伯爵小姐,你不舒服吗?”

    她一怔,抬眸对上男人担忧的视线,其中的温柔专注突然和曾经另一个人的视线交互重合,她恍惚了下,摇头,“没有。”

    “可是你——”

    “我没事。”她很快打断他,比上次坚定,也不留余地,“只是有些困。”

    对方想了想,放下手里的酒杯,礼貌又客气地问:“我送你回山庄休息?”

    从春狩晚宴开幕到结束,他们一行人都宿在山庄里。

    唐言蹊习惯性想摇头,可是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又吹了凉风,脑袋一阵阵的发胀,她最后还是道:“那就谢谢二少爷了。”

    “叫我Lance就好。”

    女人闻言的刹那,瞳孔有细微的缩动。

    她眸光闪了闪,看向他,“你的名字?”

    “算是吧,一个昵称。”男人笑道,“叫名字显得太见外,我家里人都这样叫我。”

    女人的身影没入被树丛遮蔽的小径里,声音却清晰可闻:“那你的全名是……”

    “Lancelot。”他接口。

    很长时间没再听到女人回答。

    Lance有些尴尬地挠挠头,想着是不是该找些话题聊聊,便主动道:“听说……你是从中国来的,能不能教教我,这个名字用中文怎么翻译?”

    女人的声音像这夜色一样安静,也像这夜色一样冰凉。

    “兰斯洛特。”她轻声回答,顿了顿,又轻声道,“是个好名字。”

    Lance笑了,望着她,眼神如同他身后墨兰色的天幕,星辰熠熠,“你喜欢吗?”

    “嗯。”

    “很荣幸被你喜欢。”

    “……”

    “明天早晨八点半出发,八点就在大堂里见,我带你去集合点。”Lance把她送进山庄的大门,道,“早晨山里还是凉,你记得穿厚一点,别冻着。”

    唐言蹊“嗯”了一声,便听他继续道:“你先进去,我在这里看着你进去再回。”

    她道:“好。”

    回答完便转了身,边往电梯处走,边伸手抹了下眼睛。

    明明刚才风把沙子吹进眼睛里疼得想流泪,此刻眼角却干涩得发疼。

    Lance果然就站在楼下,等亲眼看到她的房间亮起了灯,才重新披上风衣往外走去。

    刚走了没两步,就看到来时的小路上站了一道笔直高大的影子。

    阴云蔽月,那道影子周身亦是散发着凌厉慑人的气场,骨子里藏着的深沉和阴鸷仿佛在这个月光惨淡的晚上尽数破壁而出。

    真是个,看一眼就知道很不一般的男人。

    他站定了脚步,栗色的刘海被风吹得飞扬,笑意温淡有礼,“陆总吗?”

    云开雾散,男人沉浸在阴影中的俊脸逐渐被光芒勾勒成型,唯独那双眼,依旧深不可测,“别打她的主意。”

    Lance皱了皱眉,“你说的是……”他回了下头,看到楼上亮了一盏小灯,窗帘紧紧拉着的窗户,作出恍然的表情,笑道,“伯爵小姐吗?”

    陆仰止平视着他,手中夹着一支火星点点的烟,“你应该不想拿整个潘西家来做赌资,赌我有没有这么好的忍耐力,是吧。”

    这话说得简直猖狂至极。

    偏生他的脸色始终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平静。

    平静中,透着撼动人心的力量。

    Lance想起方才在餐桌上的一幕,眉梢轻轻动了下,笑意也淡了不少,“你也喜欢伯爵小姐?”

    一个“也”字,让陆仰止漆黑的眸光蓦地沉了好几度,“潘西二公子和她才认识几分钟,就敢说喜欢了?”

    “喜欢上她是什么很困难的事吗?”Lance以一张不变的笑脸接住对面寒意湛湛的对峙,“伯爵小姐魅力有多大,陆总应该比我清楚才对,既然你也喜欢她,不如我们公平竞争?”

    男人扯了下唇,硬生生拉开嘴角一个讽刺又倨傲的弧度,眸色锐利得骇人,“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公平竞争?”

    “我没有吗?”Lance回望他,“看刚才的场面,伯爵小姐好像对陆总意见很大呢,虽然她不见得对我有什么好感,但最起码,我的起跑线是零,不是负无穷。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