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0章 屋里的气氛有些微妙

    后来每次想起那天晚上,唐言蹊脑子里都会跳出四个字:匪夷所思。

    ……

    池慕和厉东庭接到电话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陆仰止已经做完胃镜检查了。

    他面无表情地靠在病床上,黑漆漆的眸子一瞬不眨地盯着不远处沙发上打瞌睡的女人。

    她还是和五年前一样嗜睡如命,只要给她个支点,她就能睡到地老天荒,而且醒来的时候总是迷迷糊糊的,好像智商被狗吃了一样。

    后来陆仰止专门咨询过医生,医生告诉他,有些人的脑袋转一圈,思考的事情却是别人的二十倍,这样高强度的思维会导致身体的超负荷,所以用脑过度的天才反而比正常人活得更累,更加容易疲倦。

    从那之后,他就没怎么在她休息的时候打扰过她。

    她的脑袋里容纳着怎样一个令人惊叹的天地,没人比陆仰止更清楚。

    厉东庭推门的动静稍有些大,女人激灵一下子就醒了,陆仰止在她睁眼的瞬间转过头去,不悦的视线落在厉东庭推门的手上。

    屋里的气氛有些微妙。

    唐言蹊从沙发上起身,怏怏地打了个哈欠,没发现空气中的异常,“你们来了。”

    池慕和厉东庭是和陆三少穿一条裤子的好哥们,榕城只手遮天的大人物,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比起厉东庭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池慕看起来就温和多了,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她的名字:“唐言蹊。”

    菲薄的唇牵起一丝弧度,“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礼貌回答:“刚回来不久。”

    “刚回来就能把人送进医院,”池慕的笑容一成不变,“五年不见,害人的本事见长。”

    唐言蹊一怔,随即轻轻袅袅地笑出声,“池公子颠倒黑白的能耐也没退步啊。”

    池慕其人,表面看起来牲畜无害,实际上骨子里腹黑又狠毒,还不如厉东庭那副恨不得直接把“我是你大爷”写在脸上的暴脾气。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她的余光掠过病床上沉稳冷漠的男人,“你们的人自己看好了,夏天蚊子这么多,要是被咬一口都赖到我脑袋上,我可真是没地儿说理了。”

    厉东庭听着她诡辩,脸色越来越差,冷哼道:“嘴皮子功夫。”

    唐言蹊也不往心里去,这俩人的德行她早就见识过了,拎起包就走。

    她出门之后,池公子似不经意般晃到了病床旁边,低声哼笑,“怎么着,医院比家里舒服?”

    “我没打算出去追。”陆仰止没理会他的挖苦,反而平静而犀利地拆穿他的意图,“你不用拦在这当门神。”

    这种丢人犯贱的事,五年前做过一次两次,如今绝不会再有第三次。

    “不追最好。”池慕睨着他,嗤笑,“黑灯瞎火的,有床有酒有女人,换成是别人一段风花雪月早就成了,怎么到你这半条命都没了?”

    提起这事,陆仰止面色一沉。

    与此同时,出租车上的唐言蹊也在回忆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