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1章 否则,他可能会死

    她在一片黑暗中被男人压在床上,他的胳膊就撑在她身边,以一种强势而霸道的姿态,将她整个人禁锢在怀里。

    在这种气氛下,一个吻就是燎原之火。

    他大概怔了两秒不到,不知怎么想的,直接就托住了她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唐言蹊大惊失色。

    挣扎时,她用手肘狠狠顶在了男人身上。

    这一顶不要紧,谁知却正中了他空腹喝过烈酒后绞痛的胃部,他的动作瞬间就僵住了,整个人身上开始不停地冒汗。

    她在黑灯瞎火中用力推开他,跌跌撞撞地跑下床,靠在衣柜上,喘息间,却没感觉到男人下床来追她。

    唐言蹊松了口气,手扶在身后的衣柜上,准备摸索着离开。

    男人单手撑在床上,就这么注视着她仓惶逃离的模样,嘴角掀起讽刺的笑。

    一瞬间,他想,胃疼又如何,哪怕今天死在这里,他也该把她抓回来和他一起下地狱。

    可是他没有动。

    片刻,闭上眼,拳头死死攥紧,手臂上青筋凸起。

    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区区一个五年算什么。

    区区一个陆仰止算什么。

    ——这些东西加起来,也困不住她唐言蹊的一颗七窍玲珑心。

    走吧,再也别回来。

    男人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突然听到耳边响起谁不确定的声音,“陆仰止,你没事吧?”

    明明很小的声音,却教他的心脏猛地震了下。

    就像五年前,她每次都能让他意外那样。

    他看过去,竟然是已经走到门边的女人,又慢慢回到了床边,皱着眉头,犹豫道:“你不舒服?”

    陆仰止看到她脸上不知是真是假的担忧,额头上冷汗直流,却嗤笑出声,“我死在这你不是更高兴?”

    一听他这竭力忍耐着什么的声音,唐言蹊就知道一定是有事了。

    她一边伸手去搀他,一边面无表情道:“是,没捅死你我挺遗憾的,所以回来补一刀。”

    男人低沉的声线漫开冰凉的笑,“想捅死我,根本用不着拿刀,刚才那一下做得就挺好。”

    再来一下,她就彻底自由了。

    唐言蹊被他说得有些不自在。

    果然是她挣扎的动作碰伤他了?

    “你的手机……”她话说了一半便意识到他的手机没电了。

    刚才她若是没折回来,就这么把他丢在这,明天大概就能给他收尸了吧。

    唐言蹊认命地去掏自己的手机。

    在兜里摸了很久,眉头越蹙越紧,她的手机不在身上。

    估计是刚才停电停得太让她猝不及防,慌乱中掉在客厅或者什么地方了。

    一想到客厅,她就有点头皮发麻。

    “你还撑得住吗?”唐言蹊问。

    男人换了个姿势躺在床上,眸里裹着清冷的肃霜,与周围的漆黑一脉相承,“怎么,还想接着做?”

    他一句话低喘了三次,嗓音紧绷沙哑得厉害,看来病得不轻。

    “陆先生,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身体不舒服的是你,我受到了你的侵犯还肯回来帮你,你可以夸我善良,也可以说我负责。”女人的神色和语气一样,带着丝丝入扣的凉薄,“退一万步讲,就算你不准备感谢我,闭嘴安静如鸡会不会?”

    不想再和他纠缠,她说完便故作不耐烦地起身往外走,心里的紧张仿佛这才能舒缓一些。

    陆仰止的胃是老毛病了,五年前医生就说过,他再不注意身体,以后死在胃病上都有可能。

    原本故意夸大是为了吓吓陆仰止,却没想到那厮一脸泰然自若,被吓到的反而是五年前爱他爱得惨烈的唐言蹊。

    那一个“死”字,隔着五年的岁月,仍旧牢牢盘踞在唐言蹊的脑海里,一想到这个字,她就仿佛魔怔了一样——

    她得想办法把手机找回来。

    否则,他可能会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