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9章 我要的是血债血偿

    唐言蹊举着手机,许多事情走马灯似的在眼前闪过。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庄清时仿佛察觉到不对劲,忽然问:“你是哪位?”

    唐言蹊左右一思索,立刻打开了手机的变声器——为了此次回来要完成的目的,她早就将自己的手机打造成了追踪和反追踪的“神兵利器”,这也就是顾况和墨岚他们一直都没能查到她位置的原因。

    “你是陆相思的母亲?”她问。

    庄清时心里隐约对她的身份有了一分猜测,所以仔细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声音。

    可是这么一听,却又觉得不太像了。

    她皱着眉头道:“是我。”

    唐言蹊冷笑一声,“你知道她在哪?”

    庄清时微微怔住,“她应该在……”话没说完立刻警觉起来,“你要干什么?你是谁?”

    唐言蹊没回答她的问题,径自道:“马上把电话给陆仰止,否则她就危险了。”

    “你什么意思?”

    正在争论着,门外护士已经推着英俊冷漠的男人走了进来。

    陆仰止黑眸一扫,看到庄清时脸色不善地握着他的手机,好像在和谁打电话的样子。

    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男人的脸廓倏地沉峻下来,“清时,你在和谁打电话?”

    庄清时一惊,马上掐断电话,挤出一丝笑意,“没谁,推销保险的。”

    唐言蹊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心里骂了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又一次将电话拨过去。

    可是那边却已经将她加入了黑名单,连拨都拨不通了。

    出租司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姑娘,出事了吗?要不要报警?”

    唐言蹊撂下手机,略一思索发了条短信出去,而后道:“不要报警,千万不要报警,跟上前面那辆车,不要被发现。”

    司机应了声,刚要说话,只听身边的女人又问:“依您看,他们走这条路是要去哪?”

    “这条路怕是要进山了。”司机眉头紧锁,将自己的顾虑说出来,“再往前走车流会越来越少,我们很容易被发现。”

    榕城东面紧邻着一座山脉,几十年前,山上有种满了庄稼,还有林林总总的工厂,不过后来因为运输不方便、信号也差,所以陆续迁出了山区,只剩一些废弃的厂房。

    最近十年,有算命的路过这里,说这是龙脉,是风水宝地,不少信命的富商合资在半山腰的地方建了一座陵园。

    一片紧张中,司机突然道:“糟了,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

    “何以见得?”

    “他们一直在绕路,估计是想甩掉我们。”

    唐言蹊当机立断,“前面路口右转。”

    司机会意,“绕路直接去废弃厂房吗?”

    “嗯。”唐言蹊目光冷凝,又拨了一次陆仰止的电话,依旧占线。

    前面的车上,陆相思已经被人严严实实地绑了起来。

    她坐在后座上,眼睛里藏着细密的恐惧,“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跟我爸爸要钱?”

    后座上骗她上车的男人脱掉了碍手碍脚的西装,嗤笑,“钱?”他的声音阴冷入骨,“不,我要的是血债血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