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20章 唐言蹊回来了?

    郊外的别墅区里,苏妩躺在床上玩手机,一边听着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

    忽然手机里蹦出来一条短信,结束了她差点通关的游戏。

    唇角下压,美眸一挑,正想发个脾气,忽然就看到了短信内容。

    ……

    池慕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床上的女人已经换好衣服坐在那里了,他走过去,眉眼间有湛湛清寒,不悦地嘲弄,“东西都收拾好了?怎么,这么迫不及待要离开?”

    又不是昨晚在他床上销hún的时候了。

    苏妩一反常态没有绵里藏针地和他呛,反倒将他的手机递了过去,“有人给你发了条短信。”

    池慕垂眸低笑,攫住她的下巴,“什么短信能让你不高兴成这样?”

    苏妩皱眉,“池公子,正事。”

    男人高大身躯一下将她压在柔软的床铺里,“正事?”他嗤笑,“又到了该给你结工资的时候了?”

    否则还有什么是她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会关心的。

    苏妩听出了他的嘲讽,没理会,闭着眼睛将手机往他眼前送了送。

    谁知对方看也不看就扫开手机,埋头进她的颈窝,“别跟我谈正事。在这里,除了上你之外没有其他正事。”

    这是他专门为苏妩买下的联排别墅,方圆几百米渺无人烟,仿佛偌大的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

    谁也不会知道堂堂影后就被池慕养在这里。

    苏妩又睁开眼,“池慕,是唐大小姐给你发的短信。”

    唐大小姐?池慕在脑子迅速绕了一圈,他的确认识不少姓唐的女人,各个身家也都不错。

    但是在榕城,只要提到“唐大小姐”四个字,指的肯定是那一位——

    唐言蹊。

    池慕的眉心跳了跳,直觉有些不妙,在苏妩的唇上狠狠吻了下,到底还是将手机拿了过来。

    越看脸色越差劲。

    忍不住想咒骂,这个唐言蹊,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灾星!

    上次打电话给他是因为陆仰止住院了,这次竟然他妈的是……

    *

    陆相思坐在车上瑟瑟发抖,望着对面的男人,咬牙忍着不掉眼泪。

    她从小长在国外,虽然亲情单薄,但吃穿不愁,家里的保镖也将她护得很好,她才没受过这种委屈。

    “大哥。”开车的壮汉叼着烟,声音粗嘎地问,“你说陆仰止那家伙真的会拿自己的女人来换女儿吗?”

    陆相思身边的男人眼睛一眯,森寒道:“到时候剁这小丫头一根手指头给他送过去,不怕他不从!”

    陆相思惊呆了,刚要说话嘴里就被塞了条毛巾,男人阴鸷一笑,“小丫头,要怪就怪你爹妈不给你积德,报应只能降在你头上。”

    ……

    陆仰止半坐在病床上,一边输液一边看着股市走势图,突然宋秘书接了个电话,脸色骤变,“陆总,大小姐好像出事了。”

    男人冷峻的目光立即投了过去,其中的厉色仿佛能将人穿透人心,“什么意思?”

    一旁削苹果的庄清时闻言手一哆嗦,刀锋就这么擦着手指而过。

    她顾不得去打理,忙抬头问:“相思出事了?”

    病房门在这时被人急匆匆推开,池慕向来淡静的嗓音也破天荒的变得急切,“仰止,唐言蹊刚才联系我说,你女儿……”

    话音戛然而止,他看到了沙发上的庄清时。

    而庄清时亦是注意到了他话里提到的那个名字。

    怔怔地看了池慕一眼,又转向陆仰止,木然道:“仰止,他刚才说谁?唐言蹊?唐言蹊回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