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41章 也有人叫我酒神

    这声音熟悉得让唐言蹊当时就握紧了筷子。

    她起身,怏怏地想,果然不能背后说人是非——说自己的都不行,看,报应来了吧。

    “陆总好。”她的声音小得快要听不见。

    男人的黑眸中慢慢结出冰霜,铺满整个眼底,“我不好。”

    唐言蹊一怔,挤出笑,“那……”

    “回答我的问题。”陆仰止仿佛对那个问题特别执着,嘴角弯着似有若无的一丝弧度,“你觉得我的前妻为什么要做出那种事?因为她不喜欢程序员?”

    在他的目光下,唐言蹊的皮肤都有些发麻,这种麻意顺着血管渗透到心里,“我不知道。”

    “呵。”男人淡淡笑了声,“那你大概也不知道,她说她一开始之所以喜欢我,就是因为我是个程序员。而她又自称是个一天如此、一辈子都如此的人,你说,她这两句话里,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

    宋井和冯总工程师都有些没反应过来,为什么陆总突然抓住了一个人的小辫子就开始没完没了地问一些稀奇古怪、别有深意的问题。

    而冯老是看到她的脸才忽然想起,这不是前几天那个两分钟破译了酒神病毒代码的女人吗?

    她和陆总……是什么关系?

    周围越来越多的人投来目光,宋井干咳了一声,打了个圆场:“陆总,咱们该回去了。”

    陆仰止收回目光前的最后一秒,看到她垂着眼帘,一副万分受惊样子,哪还有方才半点嚣张。

    可他对她的脾性了若指掌,自然清楚,她脸上无论是惊慌失措还是乖巧恬然,都是装出来的。

    就像几年前,她追着他满世界跑的时候——

    唐言蹊是出了名的街霸王,一是家里无人约束,二是身边天天跟着顾况墨岚之流,她也学不着什么好。

    后来为了追他,硬是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歪歪扭扭地走到西餐厅,温声细语地和他打了个招呼,转脸就小声骂了句:“格老子的,这双鞋再穿两天老子就离不开轮椅了。”

    很长时间里,陆仰止都在想,最后导致她离开的究竟是什么。

    明明是她主动跑过来,蛮不讲理地把她作为的爱情全都塞给他。

    他沉默也好,抗拒也罢,她始终锲而不舍地往他心里钻。

    当他终于肯接纳的时候,她又一阵风似的挂走了,毫不留恋。

    于是他心上只剩下一个被她亲手凿出来的洞。

    为什么。

    是因为她对他的喜欢,一开始就建立在伪装和做作之上吗?

    天知道他有多咬牙切齿地想掏出她的心脏看看究竟是什么颜色。

    然后他就听到一个过道之隔的另一张桌子上,她嘻嘻哈哈地对别人说:“听故事不要只听一半,你怎么不看看陆仰止后来怎么样了?”

    挖空他的心不够,却还要当成笑柄般展示给旁人看。她很得意吧,她很开心吧。

    “陆总。”宋井又小声提示催促了一句。

    陆仰止这才迈开步子往外走。

    阴影从唐言蹊的头顶撤开,那股压力却久久不散。

    “你怎么哭了?”身边有人低声问。

    唐言蹊悻然落座,怒道:“这小炒肉太他妈辣了,差评。”

    宗祁目瞪口呆,“……”憋了好半天才道,“你没点小炒肉。”

    唐言蹊想也不想抓起一把筷子就往他身上掷过去。

    筷子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正好掩盖了一滴水珠落在桌子上的声音。

    宗祁抿了下唇,试探道:“你心情不好啊?”

    “差极了。”

    “因为陆总?”

    “因为馋。”唐言蹊扒着饭,“一会儿去看看哪有卖干果的,老子惦记一上午了。”

    工程部又没有多少女人,也不能直接抓一把抢来吃。

    宗祁叹息,“是,祖宗。”

    唐言蹊满意地点点头,“好好跟着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虽然这厮远不如顾况机灵会来事,也比不上顾况伺候她这么多年累积下来的默契,但好歹踏实勤奋,倒也聊胜于无。

    宗祁被她逗笑,“都是为别人打工的,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唐言蹊随手从水果区拈了串葡萄,放在手里掂量着,答非所问:“冯老还有几年退休?”

    宗祁愣了好一会儿才道:“听说早该退了,是因为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接班人,所以退不下……”他说着说着自己先感到几分狐疑,“你问这个干什么?”

    唐言蹊往嘴里塞了个葡萄,漫不经心道:“你想不想替了他?”

    宗祁如遭雷击,张着嘴巴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唐言蹊摘了个葡萄扔进他嘴里,“回神。”

    他差点被葡萄噎死,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

    “孩子傻了。”唐言蹊摸了摸他的头,默哀,“人话都听不懂了。”

    妈的你说的那是人话吗祖宗!!宗祁泪目,30岁就当总工程师,想都不敢想好吗!!

    “我帮你坐上总工程师的位置。”唐言蹊径自往前走去,也不顾后面的人是否跟上,语调微微沉了些,无端显得端庄郑重,“事成之后,你也要帮我做一件事。”

    ……

    回到工程部就听说冯老组织开会的消息,想是要选拔几个参与研发杀毒软件的人。

    但是实力出众的那几个都被其他项目拉走了,现在最重要的项目,反倒没有可用之材了。

    冯老很心塞,开着开着会忽然听见耗子啃食一样的动静,他眯着眼睛朝声源的方向望去,居然是个女人坐在那里嗑瓜子!

    冯老气得不行,简直不想理她,“有没有人自告奋勇,想来挑战一下。这个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由我和陆总一起负责的项目,你们也可以学到不少经验。”

    David一听陆总也在,立刻坐不住,起身便道:“我!”

    唐言蹊吧唧吧唧地磕完半盘瓜子,一见David起身,褐瞳里微光一闪,一脚就把旁边的宗祁给踹了出去,“他!”

    宗祁,“……”

    冯老,“……”

    众人,“……”

    冯老到底是讲道理的,不悦地盯着宗祁,“你是自愿的吗?”

    宗祁泪流满面,“是。”

    散会以后,宗祁要留下来收拾唐言蹊吃完的一地瓜子皮。

    唐言蹊也就很“体贴”地留下来等他。

    David靠着门框,阴测测道:“宗祁,你以为你在陆总面前侥幸出一次风头能说明什么?”

    宗祁丝毫没有还嘴的余地,他本来就不擅长口舌之争。

    唐言蹊笑出声,托腮瞧着他,那一双眼睛出奇的妩媚,仿佛是秋雨过后的潋滟微凉,“说明你先前赢他八百次,这一回就输光了?”

    “你少猖狂!”David恨声道,“你一个只会躲在背后说风凉话的女人懂什么?有本事比试比试!”

    唐言蹊双脚搭在桌子上,坐没坐相,懒洋洋道:“不比。”

    “哼,怕了?”

    宗祁一边扫瓜子皮,她一边继续磕,“跟我比是要交学费的,你当我谁的战都应?”

    饶是宗祁知道她不简单,还是觉得她这话有些太不着边际了。

    “不过你要是真的这么想自取其辱。”女人慢条斯理地开口,分毫不顾及每个字都狂妄到踩在对方的底线上,“那我让我徒弟跟你比比呀。”

    “徒弟?”宗祁疑惑,“你还有徒弟?”

    “有有有。”唐言蹊拍了拍手上的瓜子皮,笑得有点欠揍,“你不就是吗?”

    宗祁有点想扔下扫帚走人了。

    David眼中尽是鄙夷,又对宗祁比了个中指,冷笑而去。

    待他走后,唐言蹊才坐直了些,瞧着宗祁,“你真的不打算拜我为师?”

    这还是她第一个名正言顺的徒弟呢。

    宗祁擦了擦冷汗,“你能教我什么?”

    唐言蹊竟然真的想了一会儿,茫然,“我也不知道我会什么。”太多了,数不清。

    宗祁不仅想扔下扫帚走人,还想把扫帚扔她身上。

    “不过,”她褐瞳一转,神采飞扬,“据说有人把我写过的代码总结成书了,要不然你借来看看?”

    宗祁大惊,“你还出过书?”

    “没。”唐言蹊叹息,她哪敢出书,出了大概也会被禁,“别人整理的。”

    “在哪?”宗祁半信半疑。

    唐言蹊严肃地回答:“陆总家里。”

    “……”

    宗祁面无表情地把扫帚扔她身上走人了。

    唐言蹊赶紧去追,“哎哎哎,你别走呀,我说真的,他家真的有好几本我的书,只要我们想办法拿过来……”

    “你知道陆总是什么人吗?”宗祁看着她,平铺直叙道,“ACM国际比赛的连续三年的优胜,世界最恐怖的黑客组织花了重金年年都想打败、年年都惨败而归的人!你呢?你是谁?他为什么要偷偷收藏你的书?”

    陆仰止只得过ACM三次冠军是因为那是大学生范围内的顶级赛事,而他大学只上了三年就提前毕业了。

    至于黑客组织总是盯紧陆仰止不放这件事……

    是因为墨岚和陆仰止从来都是冤家。

    这五年,墨岚或许没少为她打抱不平。

    唐言蹊犹豫良久,抬眼,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我五年前用的ID叫Dionysus,也有人叫我……酒神。”

    冗长的寂静。

    楼道里爆发出宗祁剧烈到惨烈的笑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