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42章 我说过,不准撒谎

    唐言蹊面无表情地等着他笑完。

    宗祁果然不负众望,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祖宗,这话也就跟我说说。你要让别人听见,他们会以为你得了臆想症的。”

    唐言蹊斜睨他,“我说的是真话,你爱信不信。”

    说完就走,宗祁怕她恼了,还是追上去试图和她讲道理,“你要知道,酒神五年前就因为一场金融犯罪被抓进美国大狱了。”

    “嗯,放出来了。”上个月的事。

    宗祁汗颜,怎么跟她讲不清呢?

    “狄俄尼索斯是男人啊。”

    唐言蹊闻声轻笑,看也不看他,“你知道他是男的女的?”

    “绝对是男的。”宗祁举起手指对天发誓,“传闻他和我们陆总还有一段全城皆知的……”

    话音戛然而止。

    宗祁微微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逻辑误区——

    当年所有事都是谣传的!

    谣传的事情无从考证真假。陆总是个Gay的定论完全是建立在狄俄尼索斯是男人的假设的基础上!

    如果全盘推翻,狄俄尼索斯从一开始就是女人……

    那一切似乎变得更加合情合理了!

    他忍不住多看了身旁的女人一眼。

    所以她和陆总之间才总给人感觉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所以陆总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咄咄逼人地问她那些问题。

    所以她被一盘不存在的小炒肉“辣”出了眼泪。

    因为,当年所说的,酒神与陆三公子的传闻,是真的。

    只见她在他的审视中泰然自若地低着头,红唇微微嘟着,嘴里在哼不知名的小调。一缕头发从耳后垂落,点缀着她弧度美好的侧脸。

    她并不是一眼看上去让人觉得惊心动魄的女人,可眉眼间有股淡而无形的妩媚和灵气,越品越有味道,美得从容不迫、自成一脉。

    宗祁还是无法完全相信这件匪夷所思的事,他皱着眉头道:“退一万步讲,就算你是酒神,那你打算怎么把那‘好几本’书拿回来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女人忽然抬头看他,兴冲冲地拍了下手,肯定道,“我也不知道!”

    “……”

    宗祁在心里咬牙发誓他要是再信这个女人的鬼话他就是智障!

    ……

    研发小组被叫去陆总办公室开会,宗祁将近半个下午都不在。

    快下班的时候,他抱着电脑回来了,脸色不大好。

    唐言蹊叼着酸奶走到他旁边,捅了捅他的肩膀,“年轻人别老垂头丧气的,以后生的孩子都是苦瓜脸。”

    宗祁叹了口气,没答言。

    唐言蹊瞄着他,奇怪道:“怎么了?”

    他摇摇头,不愿将事情说出来给她添烦恼,可紧接着回来的David就没这么好心了,一进办公室就大声嘲笑,生怕别人听不见般,“新上任的组长下午开会被冯老训得那叫一个惨,陆总差点连他的工作都撤了。你们说这可怎么办才好?”

    宗祁抬头恨恨地瞪着他,“你别欺人太甚!”

    唐言蹊喝了口酸奶,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下,“别冲动,迟早有堵上他这张嘴的时候。”

    宗祁垂着头,想了很久,忽然低声道:“你真的能教我?”

    唐言蹊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反问:“你真的要学?”

    ……

    傍晚,陆相思一个人蹲在花园里揪花。

    管家远远看着她把一株一株价值连城的变色郁金香连根拔起,心疼得都哆嗦。

    “小祖宗。”管家试图劝她,“这边已经快要拔秃了。这样不对称,要不您去拔拔那边的?”

    陆相思理也不理,继续手上的动作。

    整个花园里就只有这片最值钱,她又不是智障,为什么要去对面花丛拔野草?

    “我饿了。”陆相思站起来,扔下最后一根郁金香,拍了拍手上的土,“去把晚饭端出来。”

    管家赶紧领命去了。

    陆相思又皱眉看了眼手上的泥,对保镖道:“去拿点消毒纸巾,再端盆水。”

    于是保镖也走了。

    陆相思左右看了眼,趁着四下无人,将别墅后花园的大门打开了。

    后门处,一个帽檐压得很低的人正抱臂等在那里,陆相思对那人招招手,见那人没反应,插着腰不悦道:“你到底进不进来?不进我关门了。”

    那人脑袋一点,帽子直接掉了下来,帽檐重重戳在脚上。

    她这才眉头一跳睁开了眼,哀嚎,“格老子的,疼疼疼疼。”

    陆相思扶了下额头,嫌弃道:“你这人怎么站着都能睡着?”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嗜睡如命的唐言蹊。

    唐言蹊从地上捡起帽子,匆匆跟着她混了进去。

    保镖和管家分别拿着东西回来后,却发现公园里空无一人。

    双方都吓了一大跳,连忙去找。

    最后在二楼的楼梯上找了满脸不开心的陆相思,她冷着脸,娇叱:“你们还能再慢点吗?都拿回去,我不吃了!我要睡觉!没事别来吵我!”

    管家十分无奈,“是,大小姐。”

    大小姐任性刁蛮也不是第一天了,做下人的除了多担待着,也没别的法子。

    陆相思回到卧室的时候就看见唐言蹊百无禁忌地坐在她的单人沙发上,隔着笼子揪着她养的兔子的耳朵。

    可怜的兔子被拽得整张脸贴在笼子上,形容狼狈至极。

    陆相思从没觉得自己有和动物交流的能力,可她还是一眼就读懂了兔子脸上生无可恋的表情。

    “唐!言!蹊!”

    唐言蹊立马放弃了兔子耳朵,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你真是跟你爸一模一样,属喇叭的。”

    陆相思把兔子笼子从她的魔爪下挪开三丈远,坐在她对面的床上,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来找我干什么?”

    事情要从下午说起——

    四点左右,她正百无聊赖地用电脑刷着微博,突然,页面上跳出一个对话框。

    陆相思愣了愣,还以为是电脑中病毒了,一番查证后发现,果然是电脑中病毒了……

    什么小毛贼敢黑到她家里来?陆大小姐当即就不高兴了,正想给对方点颜色看看,忽见对话框上出现了她的名字:“陆相思?”

    陆相思冷眼旁观。

    唐言蹊坐在电脑前,继续打字:“听说你爸今天晚上加班,你妈还在住院没回来,要不要我陪你玩呀?”

    活脱脱一副诱拐儿童的口气。

    陆相思沉了眉目,仍旧不吭声。

    唐言蹊觉得这个小女孩实在太高冷了,又写道:“好不好,你说句话嘛。”

    无人回复。

    半分钟后,唐言蹊看到陆相思的微博更新了状态——我说你建立聊天窗口的时候倒是给我留个打字框啊!单向聊天界面你让我说什么啊!!还有,你是谁啊!!!

    唐言蹊:……

    失误,失误。

    又过了不到两分钟,聊天窗口增加回复功能。

    陆相思气冲冲地打了两个字:“你谁?”

    “唐言蹊。”

    陆相思愣了愣,回道:“我爸不让我出门。”

    唐言蹊开心得差点拍手叫好了:“那我去你家找你呀!”

    陆相思看着电脑屏幕上对方贱兮兮的粉色字体,心里隐约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不过……

    她隔着落地窗望向花园里争奇斗艳的百花,眼底有微微的黯淡。

    爸爸又要加班吗?

    “你来吧。”

    最后唐言蹊收到了这三个字。

    她忙和陆大小姐确认了时间地点,一下班就打车赶了过来。

    眼下两个人坐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旁边一只兔子红着眼睛委屈得要哭,陆相思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还不如不让这个冤家过来。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当初怎么破译你的代码的?”唐言蹊玩着手上的红绳,笑眯眯地问。

    陆相思狐疑地盯着她,“你要教我?”

    “我来和你做交易。”唐言蹊开门见山道,“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就教你。”

    陆相思心念一动,从床上跳下来走到她面前,“什么要求?”

    女人脸上笑容和煦如春风,莫名却给人一种大尾巴狼的错觉,“你说你爸爸手里有几本酒神的书,真的假的?”

    陆相思一听“酒神”二字,戒心就更重了,退后两步和她拉开距离,“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呀,如果你能把那几本书借给我用用……”

    “不行。”陆相思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她,“让我爸爸知道了,他饶不了我。”

    唐言蹊转了转眼珠,“不让他知道就好了,我用完马上就还你。”

    见女孩的小脸上有些犹豫之色,唐言蹊乘胜追击道:“明天,明天就还你。除了上次在展览会场的操作之外,我还另外教你些别的,你看怎么样?”

    条件太诱人,陆相思一时间有些无力拒绝了,“可是,爸爸说那几本书不能外传……”

    唐言蹊蹲下身子,平视女孩的眼睛。

    不知是不是傍晚的余晖太浓烈,她竟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了一丝丝漂亮的棕褐色。

    唐言蹊怔然。她记得庄清时和陆仰止的瞳仁都是黑色的,是因为夕阳吗?

    她敛起心思,非常郑重地发誓道:“不外传,放心,我以我的人格担保,绝对不会拿出去卖钱!”

    于是陆相思看着她的眼神就更鄙夷了,“你没发誓之前我都没想到还能拿出去卖钱。”

    “……”唐言蹊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小祖宗,你就应了我吧。”

    女人就这么蹲在她面前,夕阳从她背后的落地窗一点点压进来,刺眼得让陆相思有那么一瞬间竟然回忆起第一次遇见她的那个傍晚。

    她也是这样蹲着,低着头,认认真真地解开她鞋上的杂草。

    陆相思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终究没有逃过唐言蹊的视线,她垂下眼帘思索片刻,低声道:“这样,你告诉我书放在那里,我自己去取。若是被你爸爸发现了,也和你没关系。这件事办成以后,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仿佛一点灵犀划过心上,陆相思抬头惊讶地望向她,嘴巴动了动,刚要说话,蓦地又想起什么,重重撇过头,“谁要跟你出去玩,我家佣人天天带我出去玩。”

    逆着光,看不清女人的表情,只能听到她轻笑了一声。

    而后陆相思的脑袋就被她的魔爪扣住,用力揉了揉。

    在女孩不服气的眼神中,唐言蹊笑着说:“有些机会不是错过一次还有第二次的,大小姐你想清楚再告诉我答案。”

    陆相思的小拳头慢慢收紧,最后掰开她的手,扔到一边,“爸爸知道你带我出去,肯定不会放过你。”

    之前那几个保镖就因为她失了工作。

    唐言蹊琢磨了一下,确实是这么回事,如今她大事未成,若是冒然得罪了陆仰止……

    “那好吧。”唐言蹊站直身体,潇洒地拍拍屁股往外走,“当我今天没来过。”

    刚迈出一步,就听身后传来弱弱的声音:“喂……”

    唐言蹊满脸堆笑地转过身,动作顺畅得如同她早就料到陆相思会叫住她,“书房还是阁楼?”

    陆相思听她一问,涨红了脸,“都不在。”她伸手指了个方向,“书在他卧室里,卧室在左手第四间。”

    女人细软的眉毛微颦,眸光有些怔然。

    这间别墅是她几年前和陆仰止共同生活过的地方,正门、后门、卧室、阁楼,包括这里的一草一木,她都再了解不过。

    只是她不懂,为什么他要把那几本书放在卧室里。

    ——正常人会在枕头旁边放一大堆代码的吗?睡不着的时候看两眼,难道有助睡眠吗?

    唐言蹊弯着腰微笑,“谢啦。”

    “那……”

    “等我拿完书就回来教你写代码。”唐言蹊打了个响指,“放心,我这个人说话算话。”

    陆相思脸还是很红,又红又僵硬,羞于开口一般,“我不是说这个……”

    唐言蹊勾唇,“那你是说什么?”

    “你答应我……”陆相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都咽在了嗓子里,“带我出去玩的……”

    女人“扑哧”一声笑出来,伸手揪着她的耳朵,“知道啦,小毛丫头,等我办完事,我们再约个时间出去。”

    陆相思觉得自己大概能体会兔子眼神里那种想咬死人的恼怒是怎么来的了。

    这女人到底是对揪别人耳朵有什么迷之执着啊?

    她面无表情拍掉唐言蹊的手,径自往门口走去,“我去给你望风。”

    唐言蹊就跟在她后面,见她打开门,在走廊里转悠了一圈,又朝自己招了招手,连忙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一推开卧室的门,唐言蹊就呆住了。

    心脏犹如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攥紧,遽烈的疼痛袭来,让她短时间内的窒息了片刻。

    这间屋子……

    女人的鞋踩上地面柔软的毯子。

    却又受惊般缩回了脚。

    她盯着地毯,耳畔又是男人严厉不悦的训教声:“唐言蹊,我说过多少次!快当妈妈的人了,不准每天光着脚跑来跑去!”

    那时她一掐大腿,假模假样地挤出两滴眼泪来,可怜巴巴地瞧着他。

    男人见状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生生将冷淡的语气拧成温和,“好了,不闹。明天我让人在你常去的地方铺上地毯。图案就选你喜欢的,嗯?”

    唐言蹊扶着手边的衣柜,指甲几乎在上面划出一道痕。

    是谁说过,爱情最折磨人的不是别离,而是那些感动的回忆。

    它们将人牢牢困在原地,总让她以为,那些日子,还回得去。

    “唐言蹊!”门外的女孩轻声叫她,“你干什么呢?快进去找呀,一会儿被人发现了有你好看的!”

    说完,陆相思一把将她推了进去。

    唐言蹊哑着嗓音问:“在哪?”

    陆相思亦是摇头,“我也不清楚爸爸放哪了,每次我需要看的时候都会直接找他要,不如你在床头柜里找找看。”

    唐言蹊没吭声,走向床头柜那一侧。

    拉开,里面全都是胃药和安眠药。

    不过,安眠药?

    唐言蹊将药瓶拾起来,陆仰止,吃安眠药吗?

    生产日期还是最近半年的,她随手一拧就拧开了,里面还剩下不到四分之一。

    唐言蹊眸光一黯。

    阖上了柜子,又打开第二层。

    里面是一些充电器、银行卡之类常规的东西。

    她叹了口气,又阖上。

    太阳逐渐落山,屋里的光线昏暗下来。

    唐言蹊作为一个敏感的感光生物,稍稍有些暗,她的眼睛就开始疼。

    “怎么了?”陆相思也发现她有些不对劲,在门外轻声问。

    “没事。”唐言蹊轻车熟路地摸到床边,将床头的灯拧亮了。

    陆相思一愣,这灯的开关位置很隐蔽,当初是为了在床上开着方便,干脆就嵌在了床沿上。

    她竟然问都不问,就找到了?

    卧室里点亮了一台小小的床头灯,唐言蹊没注意到身后女孩探究的眼神,还在继续埋头找书。

    忽然,楼下别墅的大门开了,男人平静低沉的嗓音传来:“不用准备,我吃过了,大小姐呢?”

    管家据实回答:“大小姐应该还在屋里睡着,玩了一下午,累了不轻,连晚饭都没吃。”

    陆相思辩清这道声音的主人,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浑身的寒毛都炸起来了,压低了分贝对屋里喊:“唐言蹊,唐言蹊!你快出来,我爸爸回来了!”

    唐言蹊一听也吓得不轻,扶着床就要起身,可是蹲的太久,一时间血液循环不畅,刚站起来又跌回了地上。

    男人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陆相思情急之下将卧室的门重重关上。

    这一声似乎惊到了谁,只听一道压抑而冷淡的声音从门外很近的地方传来,“相思,管家说你在房间里睡觉,你在这里做什么?”

    陆相思从来没在爸爸面前说过谎,那两道含威不露的目光像是裹着冰霜的箭,轻而易举看穿了她脸上的欲言又止。

    “陆相思,我在问你话。”

    女孩哆哆嗦嗦道:“我,我房间的厕所坏了,我过来上个厕所。”

    陆仰止就这么静静审视着她,慢条斯理的开腔,偏偏每个字都压在人心头,“我说过,不准撒谎。”

    陆相思快被他漆黑无物的眸光吓哭了,“我没有……”

    男人又看了她一眼,“让开。”

    陆相思下意识想说“不”,嘴巴动了动,终究还是乖乖地退到一边。

    陆仰止修长的手指扣在门把手上,眸光沉暗地落在木门上,半晌,缓缓推开了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