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61章 跟上言言,她怕黑

    庄清时也没想到一开门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幕——

    一个穿着考究的女人大大咧咧地坐在洗手池上,抱着一条腿的膝盖,另一条腿悬空着摇摇晃晃。

    藕色礼服与卫生间里柔和的光线衬得她的皮肤如同细腻饱满、色泽莹润的珍珠。不规则的裙边下垂坠着纱制裙摆,把她整个人的身形拉得更加窈窕纤长。

    层层叠叠的细纱包裹着她的小腿,曲线玲珑,若隐若现。

    她就简单地坐在那里,却宛如从深海中浮出来的海妖,追逐着天边的微风流云,妩媚、灵动,又有着盛开在海浪波涛间不可一世的轻狂。

    庄清时几乎被这场面震慑住,下一秒回过神来,脸色不善,“你为什么在这里?你身上的裙子是怎么回事?”

    她身上这条藕色的裙子,板式虽然与庄清时的不完全相同,可颜色与主题基本一样,不难看出是同一个系列的产品。

    而且,温家的晚宴岂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能进来的?

    连仰止都没有收到请柬,她怎么会……

    唐言蹊皱了皱眉,难怪说冤家路窄,上个厕所都能撞上,这是冤成什么样了?

    她从洗手池上跃下来,动作轻盈,褪掉高跟鞋的足尖一点地面,没发出一丁点声响。

    然后就这么漠然从庄清时面前经过,话都没说一句。

    “是谁请你来的?”庄清时跟在她身后,眸光犀利,“你是故意穿成这样的吗?”

    唐言蹊的脚步停在那一排平底鞋前面,伸脚试了试其中一双,“和我穿一个系列的裙子让你吓成这样吗?”

    她浅浅一笑,“也对,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你!”

    其实看到她的一瞬间,唐言蹊就已经在心里嫌弃了自己身上这条裙子一千一万遍。

    要是早知道她会和庄清时撞色撞系列,就算是出来裸奔,她也不会穿这件礼服的。

    庄清时收敛起表面上愤怒的神色,仪态大方地扬了扬下巴,“无所谓,反正你从小就喜欢和我抢东西,只要是我喜欢的,你都不会放过,区区一条裙子有什么可惊讶的,让给你又怎么样?”

    唐言蹊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手指,嗤笑一声,穿好鞋,准备往外走。

    边走边道:“庄清时,你是戏精大学毕业的吧?一天不给自己加戏心里就难受是不是?”

    她拉开门,最后看了庄清时一眼,冷笑,“跟你喜欢同样的东西,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败笔。”

    门被完全打开的一瞬间,庄清时补妆的手忽然就顿在唇边。

    透过镜子,她刚好看到卫生间门外一道高大的剪影,如巍峨玉山伫立在门前,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面无表情。

    当然,唐言蹊也看到了。

    并且一回头,正对上他那双幽暗深邃的黑眸。

    视线相接的一秒,唐言蹊的心脏猛地被他冷漠的眼神贯穿。

    她几乎惊得退后了一步,“你……”

    在女卫生间的门口干什么?

    话没问出口,她便懂了——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等他的女伴,庄清时。

    陆仰止脑海里不断交织闪现着她冷笑的声音,和那句“跟你喜欢同样的东西,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败笔”。

    每个字都那么清晰、坚定、毫不迟疑。

    呵。

    唐言蹊刚才还张扬跋扈的利爪一下子就收了个七七八八,她不太敢迎视陆仰止此刻的目光。更心虚的是,她答应过他会在家里等他,却在这里被抓了个正着。

    可陆仰止好似完全不想与她计较,甚至根本不认识她一般,视线仅仅在她花容失色的脸蛋上停留了片刻,便直接越过头顶望向镜子前补妆的女人。

    嗓音低沉,好听,“清时,抓紧时间,我们还要去见温少爷。”

    唐言蹊离他那么近,近到可以听清他的每个字,可以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平静与温和感知得一清二楚。

    没有想象中的生气质问,也没有想象中的冷嘲热讽,真正摆在眼前的,是他的视而不见。

    这比千百句挖苦更让她心慌,慌到她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抓住正在远离的他,“陆……”

    她还没叫出他的名字,就被另一道娇柔的声音打断:“我补完了,走吧,仰止。”

    男人“嗯”了一声,寂冷的眼神若有若无地掠到一旁女人苍白的脸上。

    她眼睑低垂,睫毛浓密纤细,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恰如她每一次做错事时,那副惹人怜爱的无辜模样。

    她总是这样欺骗着别人的可怜与心软,等到被原谅了以后,再笑嘻嘻地背后捅人一刀。

    这些把戏,他早就看透了。

    庄清时路过唐言蹊身边,与她擦肩而过,很自然地挎上男人的手臂。

    男人却轻轻推开她。

    她一怔,那边,唐言蹊也是一怔。

    骨节分明的手指擦着她的耳畔而过,男人低醇的笑意在走廊里沉沉回响,“头发都乱了,怎么见人?”

    庄清时被他眼里明晃晃的温柔摄住,脸颊蓦地红了,“好啦,你少拿我打趣。”

    男人喉结滚动,愉悦地笑出声,而后长臂一展,把她带进怀里。

    唐言蹊忽然伸手虚扶了下门框。

    竟觉得这平底鞋也差点绊倒她。

    好在隔壁男洗手间的门在这时被人打开,顾况和墨岚二人相继走了出来。

    一下子,宽阔的走廊里变得莫名拥挤。

    墨岚仅仅看了陆仰止不到一秒,就大步走到唐言蹊身边,“换好鞋了?”

    庄清时哼笑出声,“我当是谁,原来是墨少带来的人。”

    墨岚眼中的万般柔情在看向旁人时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冷淡地皱了皱眉,“你是哪位?看着眼熟,想不起来了。”

    顾况赶忙搭腔,“这位是陆总的女伴,下届影后的热门人选。”

    墨岚哂笑,彬彬有礼道:“原来是苏妩、苏小姐。”

    庄清时闻言脸色难看,“你——”

    难道提到影后,所有人能想到的就只有苏妩那女人吗?

    她除了长得妖娆勾人,还有哪里好?整个娱乐圈都知道她上了池慕的床,从龙套角色一跃变成了大陆第一经纪公司的当家花旦!这种靠出卖色相上位的人,凭什么能得到那么多人的赞赏和青睐?!

    “墨少,你和唐言蹊从小青梅竹马,不会连我都不记得了吧?”庄清时这么问道。

    她与唐言蹊相识十几年,与墨岚亦是同窗几载。

    他是用这种方式告诉旁人说,他眼里没有其他人的位置吗?

    唐言蹊没吭声,好像没听见一般,目不斜视地往外走。

    她真是讨厌透了这地方阴阳怪气的压抑。

    却不防听到男人机锋暗藏的言语:“墨少久居国外,又要忙于躲避各种国际刑警的盘查,脑子里的事情一多,难免容易忘记,想必不是有意的。清时,你也不要失了礼数才好。”

    庄清时这才喜笑颜开,“是我冲动了。我只是看见墨少带着女伴过来,想多嘴问问二位,是不是好事将近了?”

    唐言蹊的脚步停了停,回眸看向墨岚和顾况,“聊上瘾了?”

    顾况秒秒钟跑到她身边,“没有没有,我跟着你呢,老大。”

    而墨岚却没动,唇梢噙着一抹笑,凉薄得不大明显,“何出此言?”

    “今天这是什么场合,来的都是什么人,墨少肯定清楚。”庄清时落落大方地一撩发尾,“各大世家的长子嫡孙、明媒正娶的夫人太太,我和仰止也是以未婚夫妻的名义出席的。毕竟,没名没分的女人不可能被带到这里来。”

    她的每个字都如同在谁心上洒下了一粒滚烫的砂。

    陆仰止微微眯起眼眸,凤目狭长,幽暗的视线不知落在面前何处。

    只听背对着他们不肯回头的女人突然开口,不耐烦道:“你们到底走不走?不走我自己走。”

    顾况不懂她突如其来的脾气,吓得一阵冒虚汗,“走走走,你说去哪?”

    庄清时笑得更开心了,故意提高了声音,继续道:“我和唐言蹊从小就认识,也算是老相识了。她的终身大事,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关心一句。”

    背对着他们的女人终究没有听完她说话,径直离开了。

    墨岚冷冷淡淡地扫她一眼,“借你吉言,我也希望能和她早日修成正果。到时候会记得请你和陆总一起来喝杯喜酒的,二位可千万要赏光。”

    说完,视线不经意擦过庄清时身旁的男人的眼瞳。

    空气里顷刻间就炸开了无声无形的火花,杀气四溢。

    他轻嗤,单手抄袋转身便走,一边吩咐低声顾况,“跟上言言,她怕黑。”

    顾况会意道:“那你……”

    “我随后去找她。”

    “好。”

    顾况追出走廊时,夜幕中已经不见了女人的背影。

    他暗骂一声糟糕,赶忙四下寻找起来。

    老大的夜盲症很重,一到暗处甚至有时会出现轻度的臆想症。虽然她不会对人提起,但顾况和墨岚早在小时候就见识过了,因此决计是不敢怠慢的。

    花园中唯一亮着灯的地方便是一座巨大的的喷泉,他跑过去,四周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心里“咯噔”一声,眉头蹙得更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