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63章 你好大的胆子

    穿过花园,对面的建筑上雕梁画栋、风格十分精致考究,想来是温家主宅无疑了。

    唐言蹊关掉手电筒,轻手轻脚地开门进去。

    今晚温家举办宴会,来的都是大人物,家里帮佣的人手不够,连平日里在主宅伺候的佣人们都被临时调去了宴会厅,因此主宅里面安安静静的,没什么人。

    想到墨岚和顾况都在找她,唐言蹊自知不能在这里耽误太久,赶紧掏出追踪器,四处巡查起来。

    ……

    温宅的卧室里。

    兰斯洛特低着头,战战兢兢地瞧着地板上不属于他的影子,影子的尽头,是一双擦得乌黑锃亮的手工皮鞋。

    男人坐在单人沙发上,撑着头望着他,语气凉薄,“她这就把你逼得走投无路了?”

    兰斯洛特被他轻轻几个字震得肝胆俱裂,“你,你别忘了那可是老祖宗啊!她想查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瞒得……”

    “你手上戴的是什么?”男人没听他说完便打断他,眸子眯起,打量着兰斯洛特手腕上的表。

    “手表啊。”兰斯洛特不明所以,“这手表有什么问题吗?”

    他边说,边将表带解开。

    沙发上的男人伸手接过那只价值不菲的手表,端详片刻,冷笑,“你是太蠢了才没发现手表被人动过手脚,还是已经被她策反了,故意引她到温家来抓我的?”

    兰斯洛特眼波一震,震惊之余慌忙摇头,“我、我不敢。我真的不知道……”

    “量你也不敢。”男人冷哼。

    突然,卧室的门被打开。

    兰斯洛特一哆嗦,沙发上的男人也沉着眉眼看去。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西装、耳朵上嵌着一枚耀眼的耳钉的男人从外面走进来,脸上写满世家子弟独有的纨绔与轻狂,嗤笑,“你们两个大男人有多少悄悄话说不完?今天晚上不会还打算睡在我屋里吧?”

    兰斯洛特急忙行礼,“温少爷。”

    温子昂看也不看他,只盯着单人沙发上的男人。

    他英俊的额前,又几缕碎发在黑色的眼瞳里打下一片幽暗的阴影,整个人像是蛰伏在暗处的凶兽,危险又神秘。

    温子昂有一瞬间被他的眼神摄住,半晌才醒过闷来,不满道:“你让我给你找个说话的地方,可没让我给你找个睡觉的地方。这他妈是本少爷的卧室,聊完赶紧出去!本少爷还有正事要办!”

    男人不言不语地回望着他。

    过生日最是高兴的场合,温子昂大概是喝了不少酒,喝得耳朵根都有点泛红,浑身散发着一种急不可耐的冲劲儿。

    再想想他说的话……

    喝完酒之后要办的正事,也无非就是那一件。

    男人微不可察地翘了下唇角,双手一推沙发扶手,安然起身,淡淡开腔:“那就不打扰温少爷的好事了。”

    他顺手将已经被他捏成两半的手表扔进了卧室的垃圾桶里,面无表情对兰斯洛特道:“这地方呆不得了,跟我出去吧。”

    与温子昂擦身而过的时候,男人眉梢一动,眼尾划过沉峻之色,嗓音也低沉不少,“温少爷,今天是令尊的大日子,你是玩是闹都悠着点,千万谨慎,不要坏了他的事。”

    一看他这一脸磕了药的样子就忍不住感叹,杀伐决断、名震一方的温董怎么会有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

    这是什么日子,他还敢用药,万一被人发现了……

    “行了,你少来给我说教!”温子昂啐了一口,不屑道,“带着你的狗滚吧!”

    兰斯洛特皱眉,男人亦是薄唇一抿,眼底深处泛开彻骨的阴寒,“告辞。”

    说完,他与兰斯洛特便出了卧室的门。

    路过走廊时,男人多看了一眼走廊角落地板上那道绰约的女人影子。

    “满脑子风花雪月的废物。”他冷冷斥道。

    兰斯洛特也不敢出声,就跟在他身边,一起离开。

    ……

    温子昂心情极好,待二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才走到拐角处把女人拉了出来,“清时,来,那帮人走了,我带你去我的卧室看看。”

    庄清时对他动手动脚的行为有些不悦,但还是顾忌着他是今天的寿星,没有发作。

    “温少爷,我只是来给你送生日礼物的。仰止还在外面等我,我……”

    一提到陆仰止的名字,温子昂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至极。

    “那个陆仰止有什么好的?放着偌大的一个陆氏不管,天天泡在一家小公司里,他的志气也就只有我一只手指头那么大!你为什么从小到大满脑子都是他!”

    他抓住她的手,道:“清时,你听我说,温家以后所有的家产都是我的,只要我爸爸当上省长,只要你跟了我,我……”

    庄清时揉了揉太阳穴,打断他:“温少爷,你喝多了。”

    “本少爷没喝多!”

    他更用力地拽着庄清时往屋里去,不小心碰到了墙壁上的开关,最亮的水晶灯忽然就灭掉了,只剩下几盏颜色温暖的壁灯还亮着。

    温子昂心里涌上奇怪的冲动,几乎贪婪地望着庄清时那张漂亮的脸,高大的身躯压了过去。

    “清时,清时。”他喘着粗气叫她的名字,“你今天晚上好美,你这件裙子好漂亮。我爱你,清时,你跟了我吧,好不好,好不好?”

    庄清时再傻也发觉出他的意图了,暗骂自己太傻,怎么就怕仰止和他会发生冲突,所以硬是让仰止留在主宅外面等自己?

    “温子昂,你清醒一点!”她高声道,将礼物推到他怀里转身就要走。

    可没走出一步就被身后满身酒气的男人狠狠禁锢住,他语调里戾气很重,“不准走!”

    顺手还将门锁上了,大掌摸上她光滑的脊背,惹得庄清时颤栗到恶心,“温子昂!你再敢放肆我就要喊人了!”

    “呵。”温子昂阴恻恻地冷笑,“你以为这栋别墅里还有别人吗?就算有,谁敢来坏本少爷的好事?”

    说着,他伸手用力去撕她的礼服。

    庄清时吓得花容失色,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拦住了他的手,“子昂,你冷静一点,你……你先……”

    她在对方猩红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慾望,令人心惊的欲望。

    视线一扫亮着灯的浴室,她赶快抱住他,安抚道:“子昂,你先去洗个澡,好不好?你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行吗?”

    温子昂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得脑海里混沌糊涂得很,睁眼闭眼想的全是那事。

    听到她说“洗澡”,他根本来不及想太多,只以为她顺从了,低头在她的唇上用力吻了下,“好,我去洗澡,你等我,你在这等我,不许偷偷走。”

    庄清时被他吻得想吐,可危急关头也只能连连保证:“我不走,我不走,你快去。”

    温子昂晕乎乎地走向浴室,庄清时深深吸了口气,惊魂未定,加之心底的委屈,催得她掉了几滴眼泪。

    她几下拧开了锁住的门,暗道,温子昂这个色欲熏心的蠢蛋!也不晓得是喝了多少,醉成这样。从屋里锁住的门能困住一个大活人么?

    然后她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跑了。

    ……

    花园里,一道颀长的身影始终伫立在夜幕下,像一尊精雕细琢的石像,俊脸上半点温度也无。

    他的双眼完全与夜色的漆黑融为一体,宋井光是在旁边看着就觉得冷汗涔涔,“陆总,庄小姐好像出来了。”

    “嗯,我去前门接她,这边你自己看着办。”

    “是。”宋井掏出手机,先后联系了早就安排好的女人和记者们。

    庄清时从大门跑出来,一见到陆仰止就扑了上去,“仰止……”

    她脸色发白,陆仰止心下也不忍,嗓音低磁,温和道:“怎么了?”

    “温子昂那个畜生!”她咬牙,“你都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你绝对想象不到他要对我做什么!早知道应该让你陪我进去……不,早知道我就根本不该来参加他的生日宴会!”

    男人静静听着她发脾气,寒眸中有一缕幽暗的光芒,似深海暗潮,悄然流淌而过,“他要对你做什么?”

    “他……”庄清时一回忆起方才的事,眼眶就红了,“他要……他要对我用强……”

    然后她就看到男人脸色倏地冷了,薄唇吐出两个字:“找死。”

    庄清时抓住他的手臂,不管三七二十一,“仰止,你一定要替我讨回公道。”

    陆仰止微微蹙眉,她抓的正是他受过伤的右臂,力道之大,伤口都仿佛要裂开。

    忽然想起那天在卧室里将那个小骗子抓个正着的时候。

    她也想拦着他去报警,去查是谁将她放进来的。

    可是哪怕再危机的时候,她还是没有伸手去拽他的右臂。

    ——情急之下,那小骗子的第一反应,不是不择手段地拦他,而是,避过他的伤口。

    是真情还是假意,陆仰止也懒得再去探究。

    他忍着胳膊上传来的疼痛,什么都没说,以指腹拭过庄清时脸上的泪水,低低道:“好,我保证。”

    宋井还站在侧面的窗户下,远远瞧见一抹藕粉色的身影走到卧室门外,这才到前门处与陆仰止汇合。

    “陆总,我们安排的人已经到了。”宋井道。

    陆仰止“嗯”了一声,怀里的女人抬起头,不解地瞧着他,“仰止,怎么了?你们安排了什么人?”

    “没什么。”男人波澜不兴地回答,“只要你没出意外就好。其他的都是男人的事,不必太操心,嗯?”

    庄清时笑开,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却还是依偎在他怀里,“好。”

    ……

    唐言蹊顺着追踪器微弱的信号找到了赫克托说的那间卧室。

    也不知是不是手表没电了,信号越来越弱。

    所幸她动作快。

    卧室里的灯并不亮,只有几盏壁灯散发着幽幽的光。

    她的眼睛在这样的环境里不大好使,又不敢贸然开灯,怕惊动屋里的人——虽然,她连屋里有没有人都不能确定。

    只有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不消片刻,水声停了,一个男人裹着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

    唐言蹊皱眉,难道兰斯洛特是来见这个人的?

    正思考着,门却蓦地被人打开。

    温子昂先是走出浴室,发现卧室里空荡荡的,以为自己被耍了,面色铁青地走到门口便要去追。

    可是一开门,却瞧见了一道藕粉色的身影。

    他的举动远远在唐言蹊的预料之外,甚至连逃都没来得及逃开,就被逮了个正着。

    温子昂皱眉,逆着光,看不清脸,他自然而然以为是庄清时,毕竟她也穿着同样颜色的礼服。

    他一把攥住女人的胳膊,不由分说地将她扯进卧室,恨恨道:“小妖精,想跑?”

    边说边大力撕着她的衣裙,喃喃道:“你不要骗我,清时,我这么爱你,你不能骗我……”

    唐言蹊被他一下扯得晕头转向,听声音才听出来——这不是庄清时十几年来的头号追求者,那位以痴情著称的温家少爷温子昂么?

    他为什么在这里?那兰斯洛特……

    “滚开。”唐言蹊一巴掌甩过去,“你他妈眼睛瞎了吧?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你分不清楚谁是谁?”

    温子昂吃了她一巴掌,愣了两秒,居然笑着握住她的手,“你发脾气也这么好看。”

    唐言蹊再怎么灵活也终究只是花架子,在一个精虫上脑的男人面前,力气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更何况,他这一只手握住的,是她还没康复的左手手心。

    疼得唐言蹊呲牙咧嘴,“温子昂,你睁大了眼睛好好看看我是谁!我是唐言蹊!你再敢动老子一下,老子打爆你的狗头!”

    温子昂果然定睛瞧了她一会儿,嗤嗤地笑,“唐言蹊?谁不知道唐言蹊五年前就被赶出榕城了?清时,你就算是装成她的样子我也不会放了你的。”

    他在她颈间一嗅,还伸出舌尖舔了舔,“不过,你还别说,这样看你们两个真有点像。”

    唐言蹊一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抬起右手就往他后颈切去,却被男人及时拦住,一把抱起来扔在床上。

    “别反抗了,没用的。”他压上去,冷漠的警告里带着某种热血沸腾的跃跃欲试,形成极其病态强烈的反差,“你知道为了追你,我从小就在学格斗。你不是喜欢陆仰止吗?没关系,只要是他会的,我温子昂一样不差的都学给你看!”

    唐言蹊被摔得眼冒金星,还没爬起来就又被面前的阴影罩住。

    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流连,裙子被撕裂的瞬间,唐言蹊感觉到一股凉气从皮肤钻进心底。

    她一下子就怕了,“温子昂,我真的不是……”

    温子昂没给她说完话的机会,充满酒气的嘴就这么压了下来。

    唐言蹊使劲偏过头,却也躲不开被他亲在了脸上。

    “想玩点情趣吗?”温子昂低笑,长臂一展,从床头柜上拿来了一瓶红酒。

    他一手按着她,一边咬着塞子将红酒瓶打开,轻轻地倒在她身上。

    唐言蹊大惊失色,她看不清他在做什么,可身上黏腻的触感让她的神经掀起一大片尖锐的痛楚。

    她忍不住尖叫起来——

    那仓库很黑,有很多很多的虫子。

    那看不清脸的男人在不停地摸她。

    任她如何叫喊,也无济于事。

    她听到那些虫子蠕动爬行、磨蹭着地板的声音。

    记忆中的漩涡与眼前的情景重叠,让她整个人都开始剧烈的颤抖。

    温子昂大笑,“这就抖起来了?小妖精,看不出来平时端庄贤惠的大小姐原来……敏感得要命啊。你和陆仰止做过了吧,他是怎么疼你的?看他那副冷淡自持一脸功能障碍的模样,他是不是满足不了你?我比他会玩多了,小妖精……”

    在监狱里,她没掉过眼泪。

    山体爆炸时,她没掉过眼泪。

    在酒店握住那把尖锐的刀锋、骨肉分离时,她痛得头皮发麻,却也没掉过眼泪。

    可是张狂自大的唐言蹊到底有害怕的时候。

    到底有忍不住想要哭出声的时候。

    泪水一大滴一大滴地滚落,她的嗓音已然喊到嘶哑了。

    这一次,再没有一个兰斯洛特冲进仓库里救她。

    她伸手摸向周围可以摸到的一切东西。

    心底只有一个念头清晰无比——

    大不了,就同归于尽。

    ……

    媒体记者们陆陆续续被引到了温家主宅。

    宋井带着人到了卧室门口,宴会厅那边也听见了动静,一群无所事事的达官贵人们纷纷赶来看热闹。

    墨岚和顾况也在其列,但二人显然都没有什么看热闹的兴致。

    唐言蹊不见了。

    他们找了将近二十分钟也没看到人。

    “我让你跟着她,人呢!”墨岚怒声质问。

    顾况苦着脸,“我确实是寸步不离地跟着老大,可是一进花园她人就不见了……”

    “你知不知道言言晚上看不见路,万一她在这里出点什么事,我看你拿几条命来还!”

    对面,陆仰止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他深寂如海的眸子定定攫着宋井,冷声问:“怎么回事?”

    宋井身边站着另一个穿着藕色衣裙的女人,身形与庄清时相似,化着浓妆,也看不出本来容貌。

    那女人被这深沉威严的男人一眼看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慌慌张张地压低了声音道:“陆、陆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是按照宋秘书的意思,等庄小姐出门,我就准备进去。可是我到的时候,门已经从里面锁上了……”

    男人眉目阴沉,如同铺开了一层冷落的秋霜,让人不寒而栗,“门锁上了?”

    他看向宋井,“你刚才是怎么跟我说的?”

    宋井不知所措道:“陆总,我是真的看到刚才有个穿藕粉色衣服的女人站在门口,后来好像还被温少爷拉进去了……”

    如果不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这位、拿来替换庄清时给温少爷睡的女人,那屋里那个人,是谁?

    记者们聚在门口,就等着谁一声令下将门打开,冲进去拍个大新闻。

    毕竟有人提前爆料说,今晚温小少爷居然嗑了药,还叫了外面不三不四的陪酒女来家里乱搞。

    墨岚握紧了拳,脸上纹丝不动,所有情绪都收敛起来,看向身侧匆匆行来、面色凝重的老人,“温董。”

    “这是怎么回事?”温董事长疾言厉色道,“都聚在犬子门前是干什么?这里有什么可拍的?”

    “门外是没有,温老不妨把门打开,让我们瞧瞧里面?”人群中有人笑道。

    温总气得用拐杖敲了敲地板,可是事已至此,不打开门又堵不住悠悠众口,他只好咬牙道:“管家,开门!”

    门打开的刹那,一股红酒的气息扑面而来。

    男人的低吼和女人尖叫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别提有多刺耳了。

    温董事长气得差点背过气去,猛地伸手将灯打开,“温子昂,你个孽障,还不快穿上衣服给我起来!”

    随着卧室里亮起的灯,一群记者冲进去,闪光灯亮成了一片海。

    床上有个衣衫狼藉的女人,无力地被绑在那里,垂着头,看不清她的脸。

    她白皙的皮肤上沾满了红酒的酒渍,晚礼服还没完全褪去。

    看得出来温子昂也是个会玩的,估计是想从上到下,慢慢将酒舔舐干净,这才没一下子扒光了她。

    可,这画面也足够冲击视觉了。

    唐言蹊被突然亮起的灯光闪了眼,缓缓抬起头,从形形色色的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萧疏轩举、湛然若神的男人。

    陆仰止也看到了她。

    无波无澜的黑眸里,猛地掀起一阵遽烈的风暴。

    那风暴之下,是无人能懂的怒火滔滔。

    “温子昂。”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来,如同夺命的阎罗,“你好大的胆子。”

    他说话的节奏没有变过,自始至终维持在同一个幅度,可言语中的张力与穿透力却渗透到了空气中的每个角落,让人胆寒。

    温子昂也清醒了不少,呆呆地看了看床上的女人,又呆呆地望着门口一群人。

    身子一颤,他赶紧裹着毯子起身,“不、不是的,怎么是你?”

    他头痛欲裂,扶着额头,“不对,我明明是和清时……”

    “你还想对我们陆总的未婚妻下手?”宋井眉毛一竖,冷声道,“你真是无药可救!”

    他这么一说,旁人才回想起来,庄清时才是陆仰止的未婚妻,而床上的女人,并不是庄清时。

    为什么,方才那男人看到如此画面的反应之大,怒意之盛,竟比此刻听到庄清时的名字还要深刻许多。

    “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是被人陷害的!”温子昂“嚯”地伸手指向陆仰止,“是不是你!”

    而陆仰止的黑眸冷冽,寒气四溢,“温少爷,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无情地望着那狼狈可笑的男人,如同看待一个将死之人。

    宋井眼皮一跳,有种奇怪的直觉——

    原本,陆总对温子昂下手,只是暂时打压温家,为董事长的竞选保驾护航,并没打算一举将其消灭。

    毕竟温少爷无论用药还是嫖女人,都不算是能彻底击垮整个温家的罪名。陆总行事向来沉稳妥当、不急不躁,他若想除掉根大势大的温家,必会从长计议。

    可是此刻,男人一举一动中扑面而来的凛凛杀机异常明显。

    竟仿佛,是要将温子昂这个人,置于死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