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75章 他有点累了

    唐言蹊怔了怔,扬手把手里的袋子拎起来给他看。

    “买菜。”她嘴里还嚼着糖,吐字不怎么清楚。

    想起陆仰止以前就总教育她这个吃着东西说话的毛病,唐言蹊又放下袋子,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字正腔圆地回了句:“刚从超市回来,碰上大减价,所以买了点菜回来给你做饭。”

    她以为陆仰止听她这样说,也许不会太过喜形于色,但至少心情会好一点,认识到她是为了昨天忤逆了他的意思而赔礼道歉。

    结果男人听后,反而大步走上前来,冷凝的视线如绳索,紧紧扼住她的咽喉,“一整天,你就在超市呆着,哪里也没去?”

    “去了呀。”唐言蹊颇为奇怪地瞥他一眼,理所当然道,“去分部报了个到,本来想等你师妹过来帮她一起做项目的,结果她溜达了一圈又走了。”

    她眨眨眼,想通了什么,突然问:“你怎么了?她不会是知道我去了,专程躲着我,回去找你吵架的吧?”

    陆仰止黑眸一敛,眸间流淌的墨色就这么凝滞住,深如无光的海底,将她周围的氧气席卷一空。

    “你去了分部。”他嗓音沉霭,字字不动如山,“做了什么?”

    唐言蹊心里一突。

    今天她和孟文山的事,应该不会这么快就传到他耳朵里吧……

    她特意观察过资料室的监控摄像,让孟文山去监控室里把视频删干净了,而且电脑里也没留下一丝一毫的更改痕迹。

    只要孟文山还没把手里的“料”爆出去,陆仰止绝无可能知道这件事。

    “说话。”陆仰止提高了声音,目光将她绞死,冷寂的眸里蕴着机锋暗藏的粼粼波光,“我问你做了什么,需要考虑多久?”

    唐言蹊放下手里的东西,缠上去挽住他的手臂,脸上绽开灿烂的笑,“仰止,今晚你在家吃饭吗?我下厨,你把相思也叫过来,我们……”

    “家”这一个字重重撩拨了男人心底的哪根弦,他眉宇间压抑的戾气几乎喷薄而出,“这里不是你家,也不是我家,唐言蹊。”

    陆仰止抬手捏住她的下颌,凌厉的眼风一瞬间扫走了她脸上小心翼翼的期待与讨好。

    也清楚的看到,女人褐色的瞳孔里有什么晶晶亮的东西骤然破碎了。

    他不着痕迹地深呼吸,把怒意沉淀下去,以令人捉摸不透的、深沉淡漠的语气叙述道:“今天公司里出了一件大事,你想听听吗?”

    虽是疑问句,可是唐言蹊对这个男人再了解不过,他通常问出这种问题都不是为了征询对方意见。

    自然,她也没有拒绝的可能。

    于是黯然道:“你说。”

    “公司存在中枢资料库的源代码被人偷了。”他道。

    边说,边紧盯着她的眼睛,气势摧枯拉朽,不给她留一丁点退路。

    唐言蹊似是难以置信地抬头望向他,“你说什么?”

    “你需要这么惊讶?”他冷笑。

    女人皱着眉拨开他的手,“中枢资料库在哪里?丢的东西多吗?能不能查到操作记录?”

    说了一半,她又想起,陆仰止何许人也,她能想出的应对策略,这一天的时间里,他肯定早就做过了。

    陆仰止望着她挑不出半点差错的反应,淡远的眉峰打成死结。

    有上次在温家的事作为前车之鉴,他不愿再误会她一次。

    所以哪怕容鸢把所有证据拍在他办公桌上,他还是决定先问问她的说法。

    “唐言蹊,你告诉我,这件事不是你做的。”男人薄唇翕动,吐出这句话。

    女人茫然看了他几秒,扑哧一声竟然笑出来,“当然不是我做的啊,我还能害你不成?”

    ——我还能害你不成?

    陆仰止呼吸一窒,总觉得心里舒畅了些,又似乎沉得更深。

    “言言,你这样说,我就信了。”

    他深邃的眼光里蓄着搅不动的墨色,嗓音低沉了好几度,“如果被我发现你骗我,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事关公司上上下下几千号人的生计,这并非他一人的损失。

    而且,竞选在即,他父亲就是想借着子公司上市的东风拼一把,如果公司在这时候出了任何意外……

    唐言蹊提起手边的袋子,笑得一贯的厚脸皮,“你放心啦,如果这个世界上还剩下最后一个……”她顿了顿,眨眼,“好人,那肯定是我了。”

    其实她想说,如果这世界上还剩下最后一个不会害你的人。

    可是想了想,又底气不足地咽了回去。

    唐言蹊把几个大塑料袋拎进了厨房,抱怨道:“今天回来的时候没看见刘姨,估计是家里有什么事,你就凑合一下吃我做的饭吧。”

    刘姨。男人眉梢轻动,不动声色道:“她以后也不会过来了,宋井请了新的阿姨。”

    唐言蹊一愣,倒也不问为什么,只是笑着打开水龙头洗手,“是吗?”

    正好,反正那种心思太多的人,她不喜欢。

    就像兰斯洛特。

    认识这么多年了,他眼睛转一转她便能看出他在打什么主意,只是先有救她于水火的恩情、后有陪她风里雨里的亲情,若不是他自掘坟墓到如此境地,唐言蹊也不想对他赶尽杀绝。

    想到兰斯洛特,她手里的动作变慢了些,任水“哗哗”地流,一时也想不起要关上。

    陆仰止就单手插着西装口袋,眉宇沉静而隐隐盖着阴霾地望着她,似是审视。

    打感情牌是唐言蹊最弱的地方。

    他是亲眼见过她如何大义灭亲的,或许她会难过,会掉一两滴眼泪,但什么都无法阻挡她对一件事势在必得的决心。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所以,如果她回来,真的是为了报复他,大概他对她那些微末的好,也根本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晚上喝什么汤呢?”亏她此刻也能认真为了晚饭打算,满脸苦恼道,“莲藕排骨汤还是山药豆腐汤?煲汤需要很久的,我要先炖上才好,仰止,你喝什么汤?”

    一转头,看到他脸色沉峻地站在门边。

    她被他的眼神摄住,轻微地愣了一会儿,又道:“仰止?”

    “嗯。”

    相对无言。

    气氛有些冷。

    唐言蹊抿了下唇,“你要是还有工作的话,就先去书房处理吧,源代码被盗了,善后是不是挺麻烦的?”

    她也决口不提相思的事了,看样子他今天是没什么心情把女儿接来和她一起吃饭。

    况且——

    “这里不是你家,也不是我家,唐言蹊。”

    女人毫不意外地安静垂眸,浅笑,“我做好饭叫你。”

    陆仰止却道:“没什么需要善后的。”

    她怔。

    “目前还不知道对方的目的。”陆仰止漆黑的眼睛深邃高远,辽阔如夤夜的天幕,看不清,也看不透,“他也暂时没有任何行动,我们只能等。”

    “这么被动?”唐言蹊洗着菜,也不看他,随口像是敷衍地说道,“不像是你的作风。”

    “你说,他会把这些东西放出去吗?”他把玩着口袋里的钥匙扣,敛眉,眼里闪过一丝凛冽,“如果会,又打算等到什么时候?”

    唐言蹊切着菜,没抬头,“如果是我的话,也不会这么草率就把自己逼进死胡同里。”

    男人浓眉略略一扬,“哦?”

    “得罪你是最后一条路,若非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选择这条路的人大概都是脑子进水了。”女人边说边打开了炉灶,盛了清水、料酒将排骨浸进去,“假设他脑子没问题,也和你无冤无仇的,那么单纯为了利益,他应该选择把那些源代码拿回来卖给你才对。”

    陆仰止眸色深沉,不置可否。

    “毕竟陆三公子人傻钱多——不是,我是说,”唐言蹊嘴一瓢,趁他没做出什么反应,赶紧正了脸色补救,“嗯,有钱有势,挥金如土,也不在乎这点钱。”

    男人勾唇,笑意不达眼底,“那倘若那人和我有仇,就恨极了我呢?”

    唐言蹊鄙夷地觑了他一眼,“你到底做了多少亏心事,哪来那么多仇家?”

    “我是做过不少亏心事。”他走到她身边,视线定定地望进她眼底,一字一顿道,“但是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我不曾辜负过她一次。”

    唐言蹊手里的刀一滑,切葱的锋刃险些就切过她的手指。

    “不论她今天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什么。”陆仰止继续道,“在公司没有切实损失之前,我也不会把她怎么样。”

    他说完,转身欲上楼。

    唐言蹊闭了下眼睛,听着那边锅里“咕嘟咕嘟”的沸水翻滚。

    陆仰止还没迈出几步,身后就传来女人轻渺沙哑的声音:“陆仰止,把第二册书给我吧。”

    他唇线轻压,眼里碾过重重的阴沉,下一秒恢复无形无色,“第二册,你准备拿什么来换?”

    回过头正好看到她垂着眼帘,睫毛纤长,脸上表情很淡,“和上次一样,可以吗?”

    她失了一个兰斯洛特,多了几个不知身份的敌人。

    如今,再培养臂膀的计划,迫在眉睫。

    陆仰止却眯着眼睛回忆,曾几何时,她说过她并非为了一册书而情愿委身于他。

    不过他已经懒得去思索这话里的真假。

    他有点累了。

    “可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