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85章 悬梁、刺骨

    火势越来越大,直升机降落在楼顶平台时,唐言蹊一打开舱门就有种身在笼屉、快要被热气蒸熟了的感觉。

    机舱里的消防员随她一起下了飞机,动作极快地将保证安全的绳索系在她腰间。

    “火已经烧到将近45层的位置了。”对讲机里传来消防指挥的声音,“你们没有多少时间,拿完东西要尽快出来,遇到一切情况,都要先保证人身安全。”

    消防员对着手里的对讲机利索应答:“是!”

    而后担忧地望着唐言蹊,“你确定不需要人跟着?”

    唐言蹊睨他一眼,“确定。”

    陆仰止都肯以身犯险去拿的东西,可想而知有多重要。

    若能让旁人轻易接触,他大可以一开始就让消防员进去取。

    楼顶上的空气愈发灼热,唐言蹊却觉得灵台中前所未有的清明冷静,她攀着绳索,一点点下到49层。

    楼道的窗户开着,她身量瘦小,动作又灵活,很容易就钻了进去。

    空气无法大面积流通的楼道里,显然比外面更像个蒸笼。

    脚尖刚落到地面,唐言蹊就感到胸口无比憋闷。

    但她没有时间犹豫,迅速拆掉了身上的安全防护索,往总裁办跑去。

    楼下,所有人都忧心忡忡地盯着不停往上卷的火舌。

    陆仰止只觉得那火苗仿佛舔在他心上,烫得整颗心都蜷缩在了一起,五指紧握成拳,沉声道:“再调一辆直升机过来。”

    宋井诧异,“陆总!您可千万别冲动,火还没烧到总裁办,唐小姐肯定会安然无恙的。”

    其实他想说,就算火真的烧到了总裁办,多一个陆总上去,又能如何呢。

    在这巨大的灾害面前,谁能做的都太有限了。

    孟文山还跪在地上,庄清时气极,骂道:“你怎么这么不争气!自己值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没数吗?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仰止留下你,你居然敢出去赌博欠债,还胆大包天打起了陆氏的主意,真是不可救药!”

    容鸢就在一旁看着她训斥孟文山,冷笑着补了一句:“这有什么新鲜的?老话说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庄清时的脸色顿时就垮了,奈何确实是自己家亲戚有错在先,她也只能忍着,“容总,念在他是初犯,又没给公司造成太大损失,这次能不能……就饶他一回?”

    “能不能不是我说了算的。”容鸢还是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瞥了眼身旁被大火吞噬的大厦,“如果那里面的女人没事,一切都好说;如果她出个什么三长两短……”

    她顿了顿,收起笑容,眉心间霎时如霜降,“别说是你庄家一个小小的表亲,就连我,也难逃师哥的责难。”

    庄清时咬牙。

    她是希望唐言蹊死在里面的。

    可是,在看到身边瑟瑟发抖、面如土色的孟文山……

    十指紧扣掌心,忍不住又踹了他一脚,“你个蠢货!自求多福吧!”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天地间猛地起了一阵风。

    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眼睁睁看着才烧到46层左右的火苗倏忽间被风吹得窜上了顶楼。

    容鸢瞪大了眼睛,心里“咯噔”一声,连最是冷淡的霍无舟都难得紧蹙了眉头。

    那边,深沉冷峻的男人已然夺过消防指挥手中的对讲机,嗓音如怒不可遏的惊雷:“下来!带她下来!立刻,马上!”

    可对讲机那头却传来滋滋啦啦的电流声,伴随着消防员无奈的言语:“陆总,她已经进去了。”

    男人手指蓦地一攥,手背上青筋突起,对讲机的外壳就这么被他生生攥裂了。

    碎片扎进他的手心,他却浑然未觉。

    因为,一种难以言喻的慌张瞬间,已经席卷了他的整片神经。

    从小到大,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宋井愕然瞧着男人一步步往火海里走去,仿佛对周围灼人皮肤的火焰毫无感知。

    他顾不上那么许多,扑上去就死死将男人往外拽,脸上挂着未擦去的脏污灰尘,“陆总,陆总您不能进去!您不能进去!”

    “滚开!”陆仰止拔高了声音,疾言厉色,“都给我滚开!”

    没人见过这样的他,就连容鸢都被吓得呆了两秒。

    而后迅速反应过来,咬着唇道:“师哥,切莫冲动!你就算不为家人考虑,也想想你女儿!况且,公司机密被盗的事还需要彻查!万一她真有什么闪失……”

    容鸢说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明显感觉到男人的黑眸中戾气大涨,骇人至极。

    她却只能硬着头皮迎上他的目光,心一横,道:“万一她真有什么闪失,你也好替她报仇。”

    场面随着她的话陡然寂静下来。

    男人阖了下狭长的凤眸,再睁眼时,眼底泄露出湛湛寒凛的锋芒,薄唇上下一碰,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查!”

    宋井肃然应道:“是!陆总!我这就派人去查!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漏网之鱼!”

    ……

    楼上,女人刚从陆仰止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一个文件袋,楼道里就有滚滚浓烟涌来。

    紧接着火焰汹汹而至,卷着夜幕下的狂风,像爆炸般冲破了办公室的门。

    沙发、百叶窗、衣架上的衣服等等可燃物在一瞬间就被燎上火苗烧了起来。

    唐言蹊被浓烟呛得咳嗽不止。

    待她再睁眼时,周围已然是一片火海。

    她顺手抄起办公桌上的几只水杯,里面还有他今天喝剩下的茶水、咖啡,应有尽有。

    唐言蹊想也不想就全部浇在了自己身上,准备带着文件一起冲出去。

    可是——

    纸质的文件,她要如何从火海里带出去?

    往上浇茶水、浇咖啡,就更不可能了。

    犹豫了不到两秒,她一咬牙,直接拆开了牛皮带外的装订线。

    十三页纸,上面密密麻麻全是一些她看不懂的字母、数字,最后一页签着男人龙飞凤舞、笔力虬劲的名字——陆仰止。

    那三个字仿佛戳中了她心里的什么。

    唐言蹊手腕颤抖地将这十三张纸贴在了胸口上,微微闭了下眼。

    那三个字,不偏不倚地贴着她的心门。

    片刻,她深吸一口气,借着火光,重新翻开了文件。

    这四周环境昏暗,只有殷红的火苗和浓浓的烟尘,刺得她睁不开眼。

    唐言蹊只好用手,强制性地撑开眼皮。

    烟熏着她的瞳孔,诡异的光线更让她角膜生疼。

    她一边流泪一边擦泪,到最后,是真正变成了无助地哭泣——

    记不住……

    记不住!

    她记不住这些东西!

    这环境太过危险,有关金融的东西她又一窍不通。

    再加上近些日子对大脑的超强度损耗,她已经,头疼了好几天了。

    “怎么办,怎么办……”

    唐言蹊不知所措地瘫坐在地上。

    仍然盯着那些她看不懂的文字。

    背着背着又哭出声来。

    她抄起杯子砸在自己的脑袋上,哑声咆哮:“记啊!你倒是往里记啊!”

    文件被她的手指猛地捏成一团。

    女人泪流满面,五官里是肆意的绝望。

    “为什么记不住,怎么办,陆仰止,我帮不上你了,怎么办……”

    有那一瞬间,她简直想死在这熊熊烈火里。

    可是下一秒,却又抓着地毯的边缘,紧咬牙关将文件重新摊开。

    她能听到神经断裂的声音,能感觉到自己在如何耗费着自己的心血,甚至觉得脑子里空荡荡的,在浓烟火海中,愈发昏沉。

    大火逐渐烧到了顶层。

    飞行员摘下头盔,对着外面的消防员喊道:“火已经烧上来了,再不起飞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消防员下定决心,“我马上下去把她带出来!”

    ……

    几分钟后,顶楼传来直升机机翼旋转的剧大声响。

    所有人都抬头望过去,陆仰止更是紧握着拳头,死死盯着直升机降落。

    气流还未散开,他就不管不顾地大步上前,拉开舱门。

    机舱里,女人安静地倒在消防员怀里,面容青苍、浑身湿透,胳膊上更是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她的眉心再也不复往日的骄纵活力,而是死气沉沉的,如同——

    一个锋利到可怖的念头擦过脑海,陆仰止好像被人重重捶了下后脑,呆立在原地。

    心脏一寸一寸地收紧,心头的血液被挤了个干干净净。

    忽然,在他震愕无措的目光中,女人苍白没有血色的菱唇开阖了一下,不知在念着什么。

    陆仰止眸光一颤,被挤出的血液瞬间逆流回心脏,陡然将心房撑破,痛得几乎痉挛。

    他想伸手把她抱起来,又怕指尖的锋芒摧毁她脆弱的生命力,于是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望着她。

    那份文件,究竟还是没能拿下来。

    早知如此,你又何必涉险?

    他微微阖了下眼,手指抚过她的脸。

    喉结滚动,低低笑出声。

    就只为了证明给我看,你是无辜的吗?

    其实,是与不是,又如何。

    别说是区区一个陆氏。

    就算是你荡平这整座城。

    我除了恨得咬牙切齿,又还能拿你怎么样。

    男人幽深的黑眸倒映着天边清冷的月光,无喜无悲,却又有很多情绪,点点滴滴地渗透到空气里,缭绕于方寸之中。

    还是容鸢最先冷静下来,吩咐道:“救护车,救护车呢?”

    赫克托猛地回神,一旁救护车里的医生护士纷纷跑上去,忙得人仰马翻。

    消防员长舒一口气,靠在直升机的机舱座椅上,心有余悸地捏着眉心。

    脑海里回想的还是方才,他破窗而入、到总裁办公室里救她时,看到的那一幕。

    女人跪在烈烈火海中,泪水爬了满脸,一边喘不上气地恸哭,一边视线不肯离开地上的纸张片刻。

    然后,她抄起水杯,猛地砸在地上。

    拾起最为锋利的碎片,往胳膊上狠狠一划。

    血流如注,她混沌的目光却清明许多,苍白着脸蛋,将面前看过的纸随手一扬,扔进身后的熊熊大火里。

    她不停重复着这个动作,机械得让人心底发冷,最后左臂上划满了伤口,她又去划右臂。

    消防员不清楚她到底在做什么。

    只是脑海里莫名浮现出那四个字——

    悬梁、刺股。

    古人是为了以这种自残的极端方法来保持清醒、好刻苦读书考取功名。

    而她,却是为了什么?

    ……

    昏暗中,眼皮像是被什么黏住,唐言蹊费了很大力气,才缓缓睁开。

    面前的景物忽近忽远,模模糊糊,只能隐约看清是白色的背景。

    嗓子干得快要裂开,她说不出一个字。

    五脏六腑无一不痛,痛得她深吸了一口气。

    可就连气管,都仿佛被人切断过一次再接上的,这一吸气,又停不住地咳嗽起来。

    病房里的咳嗽声惊了外面的人,护士忙推门而入,将她上下检查了一番,却发现她的瞳孔没有焦距似的睁着。

    护士一愣,在她耳边一个字一个字很清晰很大声地问:“您醒了吗?唐小姐,听得见我说话吗?”

    唐言蹊想给出一点反应,却抬不起手,只是动了动僵硬的手指,以示自己听见了她的话。

    “醒了,确实是醒了!”护士惊喜道,“您终于醒了!我马上去叫医生,您等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