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98章 你说你多可怜

    唐言蹊没动弹,淡淡笑开,“我谁带我离开都一样,重点是,我不会留下来。我……”

    话没说完,就被一股裹挟着暴戾与怒意的气息席卷,他猛地欺身而近,狠狠将她吻住。

    “那你就试试我会不会放你走!”

    唐言蹊挣扎不开,也很累,于是就这么任他上下其手,她静静地望着黑寂的屋顶,“陆仰止,我想走,你以为你拦得住吗?”

    这话没什么太大起伏,连声线都是清澈淡静的。

    可却蓦地让他的动作停住了。

    有山呼海啸般的情绪几乎淹没了他的神经,陆仰止不知道她这话背后到底蕴藏着怎样的深意,他只想起上一次,他想将她关在这里,她破解了运营商的无线讯号波段,硬是闯了出去。

    就算是那次,他也没有此刻这么强烈的感觉——

    他拦不住了。

    这是他头一回有这种感觉。

    他拦不住她了。

    以前哪怕她走得再远,他也没觉得真正失去过她。

    如今她就在他怀里,陆仰止却只能颤抖着将她抱紧,“言。”

    他的嗓音绷紧,低磁沙哑得厉害,“别走。”

    “再给我几个月的时间,我只求这几个月的时间。”

    周围环境漆黑一片,唐言蹊还是看清了他眼底的猩红和……微不可察的悲恸。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他,从未。

    这种类似妥协到低声下气的姿态,从来都不属于这个意气风发、高高在上的男人。

    心头莫名泛开几分她自己也不懂的别扭。

    而男人强有力的身躯贴得她那么近,她很轻易地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变化。

    皱眉,刻意忽视那不明所以的烦躁,“我想睡觉了,陆仰止,如果这件事谈不妥的话,你就出去……”

    话没说完,他的唇就凑近她,带着酒气吻了上来。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言?这个时候你想让我去哪?”他单手越过她的肩头撑在床垫上,把她整个人都箍在了他的胸前。

    唐言蹊身体僵住,望着他在昏暗的光线中不明朗的脸廓,直觉地感受到了阵阵危险,“你想干什么?”

    “呵。”男人的薄唇里溢出轻轻一个笑音,似嘲似讽,“你不是很了解我吗?看不出来我想干什么?”

    有什么坚硬滚烫如热铁般的东西隔着薄薄的衣料抵着她,唐言蹊立马慌了去推他,“你起来……”

    “别动。”他沙哑而果断地命令,脑袋里疼得仿佛要裂开,硬朗结实的身躯更如同浴了火般温度灼人。

    陆仰止在两种念头里来回徘徊——

    一方面无法抗拒她的誘惑,一方面又实在不愿在她最讨厌他的时候强要了她。

    毕竟,那不是君子所为。

    前几次不管是她有求于他还是达成了交易,他们总是两厢情愿的。

    “言。”那处涨得厉害,他将她抱紧,如沙漠里的旅人找到了绿洲源泉,细密的吻落在她的发根,“给我。”

    唐言蹊脸色发白,他这已经是不容置喙的口气了。

    “我不要。”她依旧推着他往外,“陆仰止,你别发疯,我不想和你做,我现在没心情和你……”

    “可是它难受。”男人的唇摩挲在她耳畔,耐性也在一点点崩塌,“它想要你,嗯?”

    “要你二大爷。”唐言蹊忍无可忍,气得颤抖,“滚开!”

    和别的女人把酒言欢起了兴致,回来拿她发洩慾望,她唐言蹊在他眼里就真的这么廉价?

    “倘若我不呢?”男人扣紧她精致小巧的下巴,在黑暗中,夤夜般的眸光精准地射进她的褐瞳,锋利至极,“只要是个男人就不会在这种时候退开,你懂吗?”

    陆仰止边说边抓住她的皓腕,引着她的手向下,“言,帮我解开。”

    唐言蹊挣脱不开,心中的屈辱感无限放大,“陆仰止!我说不要!”

    男人却已然无法自控了,身体里一波一波的冲动快要把他灭顶。

    他的呼吸粗重了许多,“有时候我总是在想,既然你已经讨厌我了,那我何不再得寸进尺一些,做点让你更讨厌的、我自己至少能开心的事情。”

    唐言蹊被他身上的酒气恶心得不行,一字一字道:“你别逼我恨你。”

    “恨”之一字,让男人的动作猛然间停滞了。

    他的身体一点点硬起来,连胳膊上的肌肉都似乎化成了石头。

    两种念头在脑海里冲撞得更加急遽。

    难受得连神经都在燃烧。

    而她柔软的身体就在他目光所及之处。

    陆仰止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他手里力道不自觉地加重,“恨我?恨我也好,倘若你真的恨我,那就留在我身边折磨我一辈子,报复我一辈子!就算让你恨我,也好过看你和别的男人离开!”

    他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戾气冲破了最后一层理智的束缚,完全被释放开。

    一瞬间,唐言蹊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他向来是个渊渟岳峙的正人君子。

    可是当君子发狂的时候,往往比小人还可怕。

    没有任何事情能再阻止他。

    他疯了。

    唐言蹊闭上眼睛,白天的记忆冲进脑海。

    庄清时的耳光,邻居同情而嘲弄的眼神,还有他见到陆远菱就迫不及待把她赶上楼藏起来的紧张……

    忍不住又问了自己一次,这么多年来,她的爱情,究竟满目全非成了何种模样?

    被撕碎,被践踏。

    被日复一日地当成笑柄……

    而陆仰止还埋头在她的脖颈间亲吻。

    比之平时急躁许多,连节奏都显得凌厉冒进。

    忽然,整个人猝不及防地僵住。

    月色入户,清冷得仿佛山间的溪涧。

    他动了动手背,看到了一滴晶莹的水光。

    紧接着,水滴接二连三地落了下来,如数砸在他的手背上。

    女人颤抖的身体和呜咽的声音击穿了他的心脏。

    黑眸中发狂的猩红如潮水般迅速褪去,他低头望着她,喉结滚动,“言……”

    她还在哭。

    无声无息地哭。

    男人忍着体内快要爆掉的痛楚,撑着床垫退开,却连站都站不稳,高大的身形踉跄了下,扶住了衣柜。

    他忍不住自嘲。

    这算什么。

    哪怕背负着她的恨,都无法让他停下。

    可是她的眼泪却让他瞬间原形毕露。

    是,他不怕被她恨着。

    却怕再让她受一丝半点的委屈。

    陆仰止走上前,想伸手摸她的头发。

    女人受惊地躲开,拉高了被子。

    他的手不尴不尬地停在半空中,握成拳,又收了回来。

    “对不起。”男人的嗓音极尽暗哑,吐息紊乱,“我这就离开,你好好休息。今天是陆仰止混蛋,言言,对不起。”

    见女人并不想和他说话,陆仰止弯腰,捡起地上的西装,从兜里掏出烟盒与打火机,就这么头昏脑涨地走了出去。

    关上门的一刹那,他几乎快要倒在地上。

    尼古丁不能纾解他浑身上下乱窜的冲动,陆仰止觉得自己的慾望快要克制不住。

    刚走下楼,却看到客厅里亭亭玉立的女人。

    他怔了下,对方也怔了下。

    那药起效很慢,慢到自然而然,让人难以察觉,不过真的起效以后,药效却非常猛烈,如山洪暴发,收势不住。

    庄清时只想着尾随他到家里,在他最忍不住的时候出现,上去便拥抱亲吻,这样他根本没时间思考她是怎么出现在这的,就能被她一举拿下。

    可是她没想到,他没回相思那边的家,也没回陆家老宅,却回了这里——

    这个圈养着唐言蹊的地方。

    她匆匆停车跟了进来,正看到他进了那女人卧室的样子。

    庄清时顷刻间感受到了绝望二字。

    竟仿佛她先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然而,没过多久,他又叼着一根烟走了出来,神情隐忍而落寞。

    她破碎的眸光中生出些许欣喜和希冀,也许是那女人睡了,也许是他们在吵架,或者……

    不,不论如何,他们什么都没发生,她也没有为人作嫁。

    看到他额间隐隐跳动的青筋她就知道,他血液的流速有多快,精神有多亢奋,有多想……要。

    庄清时方才也喝了些酒,不愿在矜持什么,尤其是在自己爱人面前,只觉得他连一根头发丝都对她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你是怎么进来的?”陆仰止揉着眉心,还不忘冷静地问她。

    庄清时早有准备,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红着脸走近,“大姐让我给你老宅新配的钥匙,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忘记了,所以给你送过来。”

    她说这话时,娇躯快要贴在他身上。

    陆仰止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所有焦点都在女人半露的香肩和细腻的皮肤上。

    视线重重一震,他拧着眉心撇开头,接过她手里的钥匙,“谢谢,很晚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肌肤相碰的刹那,似有微小的电流划过。

    庄清时的手没有马上撤开,反而就这么顺势攥紧了他的手掌,“仰止,你也知道很晚了,还要赶我回去吗?”

    她娇妍的脸蛋泛开红晕,神情含羞带怯的,举止却又那么大胆,直接上前一步拥住了他,“你不觉得很可惜吗?”

    话音很小,很低,只能听见气息暧昧地流动。

    庄清时踮着脚尖凑近。

    男人紧紧闭着眼,推开她,“清时,别胡闹。”

    “我胡闹?”她轻轻一笑,歪头看着他,“你现在很想要我,是不是?”

    说完,还意有所指地垂了下眼帘,目光往什么地方飘去。

    陆仰止总算觉出了些不对劲,在车上就一直累积着慢慢等待爆发的冲动一下子化作了凛然的刀锋。

    他眯着眸子,猛地攥住她胡来的手,冷声道:“你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庄清时有条不紊地脱掉外套,优雅地笑着,嘴里说着与笑容完全不符的有辱斯文的话,“娱乐圈里多的是这种交易,自然也有不少好玩的东西,前两天有人送了我一小瓶,我刚才不小心兑进了酒里。”

    “庄清时,你不想要命了?”陆仰止手里的力道蓦然加大,语调也沉冷如霜。

    该死,他竟然半点没有察觉。

    是他太笃信唐言蹊那女人对他的誘惑吗?

    无论对她有多么排山倒海般汹涌的情潮和慾望,他都不觉得夸张、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吗?

    庄清时漂亮的五官紧紧皱着,手腕快要被他用力捏碎了,可还是笑出声,“这药不会马上见效,但是只要见效了,就没有别的法子可解。”

    “谁给你的胆子。”陆仰止黑眸间结了一层冰,忽然想到什么,“大姐?”

    庄清时一向对他又爱又畏惧,是决计无法单独下定决心做出这种事的。

    “和大姐没关系。”她仰着头,眉眼忍着痛,绽开妩媚的弧度,“仰止,你是真心想要和我结婚的吗?是吗?”

    “我和你订了婚又怎么样,收到那些人的祝福又怎么样,是陆家唯一承认的儿媳妇又怎么样。”庄清时自嘲地笑,“你心里始终都有另一个人,那人不是我。我以为我足够爱你,足够大度,可以忍受我未来的丈夫不爱我,但是,人总是贪心不足。”

    她说着、说着,眼泪流了出来,“你不爱我也罢,对我好一点不行吗?”

    “你今天和我说了这许多,无非就是告诉我你放不下她。”

    “那你又何苦对我这么残忍,逼我一定要放下你?”庄清时睁大了眼睛,美眸间落下的眼泪楚楚可怜。

    陆仰止一个晃神,眼前交叠而过的竟是另一张脸。

    同样的,泪流满面,让他肝胆俱裂。

    鬼使神差地,男人伸出手,在这相似的眉眼上,轻轻拭去泪痕。

    “别哭。”他压低了嗓音,道。

    庄清时诧异,却又很欣喜,趁他不备紧紧拥住他。

    她如水般娇柔的身子就这么毫无保留、严丝合缝地黏在他身上。

    男人蓬勃的慾望一霎涨得更高,他深呼吸,每个字都吐得艰难,“离开这里。”

    庄清时微笑,“我不要。”

    “我为什么和你订婚你明白。”

    笑容僵在女人脸上,缓缓渗出苦涩,“是,我明白。但你也该明白,婚姻不是一纸结婚证的事。难道要我嫁给你以后,天天和我的丈夫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守一辈子活寡吗?”

    “你心里是谁,我不再问了。”她道,“我只求你给我一个孩子,好吗?就算你不爱我,至少我还有孩子。这样也算我完成了答应大姐的事,她以后也不会怪我没能给你添下一儿半女。”

    庄清时的手撩动着他,“我都妥协到了这一步,你还是要阻拦我吗……”

    男人不动了。

    她一怔。

    心里很快盈满喜悦,再也不犹豫,立马踮脚尖,闭着眼去吻他。

    两个人的嘴唇还没碰上,却听到男人平静沙哑的嗓音,“清时,我的女儿只有相思。”

    庄清时又一次怔住。

    “你觉得大姐让你嫁给我,对你是件好事,我却不这么认为。”他道,“你家教好,长得漂亮,追求者无数,没必要把自己的未来葬在这样一场婚姻里。我也从小就听说过你了,圈子里的人,长辈还是同辈,对你从来没有过一句负面评价。”

    “可是你所谓的爱我,给你带来的都是些什么变化?”他问。

    庄清时咬着唇,险些哭出来。

    “你开始学着陷害别人,学着背地里搬弄是非,甚至因为妒忌而做出黑白颠倒的事情来。这五年来,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男人那处仍旧挺立着,女人衣衫半褪,本该是旖旎香艳的场景,却被他一番话将气氛打的烟消云散。

    “东庭和池慕都说过,做陆家的女主人,手腕要够狠够果断。可是我不这么认为。”

    陆仰止将她推开,嗓音依然没多大起伏波澜,平淡得过分,“我不需要我的女人是什么心机深重的人,她可以是养在温室里的娇花,只负责开心就够了。至于阳光以外的阴影,她不必懂得,更无须去碰。”

    庄清时心里陡然慌了,她抓住他的袖子,直觉告诉她,她马上要失去什么了。

    “仰止,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做那些事了,你别这样……”

    她不由分说地凑上去,流着泪亲吻他的脸颊,“仰止,我们不说这些了。”

    “你不难受吗?”她的柔荑直接伸向他血液汇聚最多的地方,“这世界上不是只有一见钟情的,你会慢慢发现我比她更好,比她更适合你——”

    “我爱她。”

    男人冷静平缓地说出这三个字。

    庄清时如遭雷击。

    愣了下,整个人都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

    她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你,说什么?”

    陆仰止道:“我爱她。”

    庄清时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从陆仰止这般高傲冷漠的人嘴里,听到一个“爱”字。

    她踉跄着退后一步,不能承受这沉甸甸的一个字,“你爱她……呵……你爱她?”

    她的眼泪终于崩了,“陆仰止,你爱她?你爱那个给你带过绿帽子的女人?你爱那个处心积虑想要离开你的女人?你爱那个根本不把你的付出放在眼里每天没心没肺的女人?”

    药效更劲,男人只觉得脑海里碾过一大片令他头昏的冲动。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去,“她也是爱我的。只是我伤她太深,但是我会想办法弥补。倘若我今天和你发生了什么,她更加不会原谅我。”

    庄清时亦被药效所迫,不比他好受多少,轻嘲着勾起嘴角,“你可真是自信啊。”

    她抹了下眼角的泪,“你知道她跟我说过什么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下药吗?”

    男人皱眉,似有所觉。

    “你男人不肯睡你?那你去求求他呀,求求他,他说不定就肯了。若是还不肯,你还不会下药吗?”

    庄清时慢条斯理地将那句话重复出来。

    眼见着陆仰止瞳孔一缩,脸上的起了暴戾压抑的怒,“你说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当年她也是靠这种手段爬上你的床的吧?”庄清时低低一笑。

    男人眼中震愕的色泽更深。

    “果然……怪不得她会给我这样的建议。”庄清时喃喃。

    怪不得啊,因为唐言蹊自己最清楚,这个法子,对陆仰止是有效果的。

    她笑出了泪,心底突然疲惫不堪,笑意更是扭曲到了诡异。

    “陆仰止,你说你多可怜。”

    “你苦心孤诣地为了她做了多少事,五年前五年后都是如此!而你爱的人呢?”

    “你爱的人居然教唆我给你下药,希望我和你滚床单,为什么?”

    陆仰止心脏蓦地揪紧,一瞬间痛得几乎站立不住。

    “不可能……”他低哑地说完,复又抬高分贝,冷峻地盯着她,厉声道,“我和她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挑拨!自己滚出去,别等我叫人来抬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