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05章 罪不可恕的杀人犯

    陆相思狐疑,抬起头,葡萄般的大眼睛里还带着模糊的湿意。

    她开口时,带着鼻音,显得比平时娇软许多,“你今天吃错药了吗?”

    原本温情脉脉的气氛,被陆小公主一句话打得烟消云散。

    唐言蹊“嘶”了一声,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手臂间的疼痛。

    于是她撤回手,在小姑娘的脸蛋上面捏了一把,“你属狗的?见人就咬?”

    傅靖笙下车时刚好听见这么一句,摘下墨镜,颇为无语地望着甬道上一大一小两个家伙。

    只一眼,傅靖笙就信了,那是唐言蹊的女儿。

    不仅因为相仿的侧颜,还因为相仿的气质——

    那种瞪大了眼睛彼此嫌弃,却又都攥着对方不肯撒手的感觉。

    傅靖笙突然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掌心处传来微热的触感。

    她撩起头发,接起了男人刚刚拨来的电话,低磁的嗓音透过无线电波,听得出沉稳背后的紧张,“去哪了?”

    慵懒妩媚地靠在车上一笑,卷了卷发梢,“你不是看得见我在哪?”

    那边沉默了下,“陆仰止又叫她回去?”

    除了这种可能性,江一言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让她们改道又去了市中心的别墅区。

    傅靖笙嗤笑,“你当我们都是傻的?他说让我们回去我们就得乖乖回去?”

    江一言顿了顿,确实,以傅大小姐的脾气,谁都拿她没辙。

    “那怎么到陆家去了?”

    女人握着电话,很长很长时间都没开口。

    江一言心里无声地揪紧,声音温和了许多,又叫她:“阿笙。”

    “有个孩子是挺好的。”女人突然说。

    江一言感觉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喉咙。

    虽然不懂她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但孩子,一直是他们之间最敏感的话题。

    他不敢提,甚至在每次她主动说起的时候,他也不知该如何搭话。

    “那我们也要一个孩子,好不好?”男人低低淡淡的声音灌进耳朵里,近得仿佛就在她身边。

    傅靖笙在秋风瑟瑟中拢紧了外套,不知轻声说了句什么,男人还没听清,电话就被她挂掉了。

    他温淡清贵的眉目间浮现出三分黯然,披上外套,又恢复平素那张不冷不热的脸,对秘书吩咐道:“马上去陆家把太太和我表妹接回来。”

    秘书点头,赶忙去了。

    挂掉电话的傅靖笙走进了别墅里,眼尾一挑,正见宋井掏出了手机。

    想是旁边那对母女情深的没空理会,她便走上去,按住了宋井要拨电话的手,“你干什么?”

    宋井不认识她,却被她身上的气场所震慑,“你是?”

    傅靖笙没回答他的问题,只平静道:“不必给陆仰止打电话了,我们只是来看看孩子,现在见面对谁都不好。”

    宋井没料到自己的目的被她一眼识破,皱眉,不悦道:“这里不是动物园,我们大小姐更不是谁随便想来看就能看的。”

    傅靖笙眸子轻眯,收回手,从善如流,“那你叫保安过来,把我们扔出去?”

    宋井噎住。

    旁的人扔也就扔了,关键是那边那位姑奶奶……

    他要是敢让人把唐言蹊扔出去,都轮不到陆总动手,大小姐就能卸了他的脑袋。

    那边,唐言蹊已经把小姑娘抱了起来。

    陆相思不停在她怀里蹬腿,“你今天什么毛病啊!动手动脚的!小心我告你绑架!”

    唐言蹊抱得也很吃力,闻言黑了半张脸,“别人家五岁的孩子有你这么沉吗?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我看你以后嫁的出去吗!”

    “唐、言、蹊!”

    “啪”的一声打在女孩屁股上,“叫谁呢!没大没小的!”

    陆相思憋了一口气,从小养成的欺善怕恶的习惯让她蔫了两秒钟,硬邦邦道:“唐阿姨。”

    “叫母后!”

    一句话,两个字,整个院子里只听得见秋风扫落叶的声响。

    宋井瞠目结舌,下巴快要掉在地上,“……”

    母……后?

    傅靖笙亦是扶额,为什么这对母女画风看起来不大一样?

    她认识的母女……比如段姨和她的小女儿江一诺,比如她和她母亲米蓝,说话从来都温声细语,没事就恨不得黏在对方身上蹭一蹭。

    陆相思只当她是在开玩笑,撇嘴,“你这张脸大得跟我家窗户有一比。”

    唐言蹊自然晓得她说的是哪扇窗户——

    别墅角落向阳的房间五年前被她改造成了巨大的花厅,整个顶子和两侧的墙壁全都是巨大的玻璃。

    这样说她,她就很不开心了。

    “你不是缺个妈?”唐言蹊掂了掂她,把她抱得稳了些,嬉皮笑脸道,“你看我怎么样?”

    陆相思的小爪子按在她脸上,不让她往前凑,白眼快翻上天了,“我是菜市场卖菜的吗?还带讨价还价的?上次说的时候你干嘛去了?我告诉你,全城只要是个女人就想给我当妈,我干嘛非要选你?”

    唐言蹊把她抱到秋千旁边坐下,路过宋井时看都没多看一眼。

    好像整个世界里就只剩下怀里的小姑娘。

    “那我比她们长得好看。”

    “……我家窗户跟你的脸比还是差远了。”

    “那我比她们会疼人。”

    陆相思“呵呵”一声干笑,“我长这么大还没人打过我屁股。”

    唐言蹊挠了挠头发,烦躁道:“那你说吧,怎么着你才肯管我叫妈。”

    陆相思忽然就安静下来。

    一双眼睛,在盘旋于天地间的秋风暖阳中,点点渗出褐色的光辉。

    唐言蹊捕捉到了那一丁点色泽,将她的小手握得更紧了。

    心跳就这么蓦然乱了一拍。

    这是她的孩子。

    是从她肚子里孕育出来的宝宝。

    哪怕错失了五年,十年,二十年,这种悸动和亲切,也不会减少丝毫。

    “你为什么想当我妈妈?”陆相思托腮看着她。

    唐言蹊同样回望着她,目光温柔、表情和蔼地笑着答上一句:“因为你欠揍。”

    “……”宋井差点栽倒在草坪上。

    傅靖笙却秒秒钟懂了她的弦外之音。

    因为陆相思的成长,缺少了来自母亲的教导。

    父亲大多对女儿是溺爱的,就像她父亲,同样也把她捧在掌心里当个宝贝,反倒是母亲,同为女人,才最清楚如何应对女儿撒泼无理时的眼泪。

    说白了,唐言蹊不过就是觉得,若是她一直跟在小姑娘身边,不会把她养成一个性格这么尖锐放肆的小公主。

    所以说,她欠揍。

    也欠了来自母亲五年的爱。

    陆相思“哼”了一声,“你要是再敢对我动手,我就要还击了!”

    唐言蹊失笑,仍然望着她,眼里的温柔在深秋的夕阳里无所遁形,“可以的,女孩子要学会怎么保护自己,不能吃亏,我打了你,你就要打回来。但是你不能主动招惹欺负别人,不能做有违伦理道德的事情,不能——”

    “你今天好烦啊。”陆相思捂着耳朵瞪着她,“干什么啦?”

    唐言蹊重重按了她的脑袋一下,“是,我跟你讲这些干什么,以后你做的不对,我直接动手就行了,简单。”

    陆相思从她的话里拼出了点别的含义。

    她怔怔地扬起小脸,盯着她。

    “你不会真的想来给我当后妈吧?”

    唐言蹊站起身,整张白皙精致的脸都融在了万丈余晖中,莫名的,动人心魄。

    她不答反问:“相思,你为什么叫相思?”

    这是唐言蹊第一次叫女孩的名字。

    女孩心里柔软了些许,大眼睛望向别处,“爸爸起的名字。”

    这是连宋井都未曾听说过的事情。

    他支起了耳朵,屏住呼吸,听着女孩渐渐轻渺下去的嗓音——

    “因为爸爸说,相思如桃李,无言自成蹊。”

    傅靖笙倒吸一口凉气,捂住了嘴。

    宋井亦是如鲠在喉。

    二人的目光慢慢挪到了立在余晖中的女人身上。

    她的脸廓逆着光,隐匿在阴影中,却有水滴“啪嗒”一下子滴在了她的衣襟上。

    “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陆相思晃荡着两条小腿,没注意到女人的泪水,自豪得意地卖弄起了自己肚子里的墨水,“不知道吧?那我告诉你!就是说,桃子树和李子树虽然都不会说话,但是当它们结出果实的时候,树下会被前来采果子的人踩出一条蹊径。”

    “爸爸还说,很多事情是不必挂在嘴边的,最沉默的,才是最有力的。”

    “就像爸爸从来都没亲口讲过他想我妈妈。”陆相思低声道,“但是他对我妈妈的感情大概也就像桃子树和李子树一样,是没有声音的。

    没有声音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独自开花、结果。”

    不必宣之于口,不必给任何人知道。

    只是默默在岁月中,愈发浓烈,深沉。

    唐言蹊猛地想起很久以前,小姑娘第一次问起她的名字时,她说她叫唐言蹊。

    然后小姑娘无端端地愣了下,说:“这么巧吗?”

    言蹊——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

    女孩也似乎想起了这件事,笑道:“所以我刚知道你叫唐言蹊的时候,觉得好巧呀。”

    一旁宋井转过身,抹了抹眼睛。

    连傅靖笙都抬起头,望着夕阳磅礴的光阵,觉得那些光线刺眼得让人想流泪。

    巧吗。

    这怎么是巧呢。

    这是一个男人在无尽的岁月里心如死灰的执拗等待。

    若用“巧合”二字简单蔽之,岂不是太看轻这份感情的重量了?

    “相思。”唐言蹊蹲下身子,酝酿了好几遍,才艰难吐出后半句话,声线微微颤抖,“我是妈妈,我是你妈妈。”

    饶是宋井方才就猜了个大概,此刻真正听她说出这句话时,仍旧觉得心脏在剧烈的震颤。

    陆相思却僵住,“你说什么?”

    她不可置信地望着对方。

    唐言蹊流着泪将手伸出来,想去抱她,却被女孩挥手打落,“你是我妈妈?”

    陆相思的情绪蓦地激动起来,她从秋千上跳下来,“你在胡说什么!”

    唐言蹊手足无措地望着女儿,心疼得厉害,又不敢上前。

    傅靖笙却沉了眉眼,抓住了要跑调的女孩的胳膊,“相思,她真的是你妈妈。”

    陆相思眼里盈满泪水,看向宋井,宋井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可光是听见这些,倒也懂了。

    于是,他点点头。

    其实陆相思心里也隐约明白,这件事的可信度有多高。

    例如唐言蹊上次带她出去玩的时候,在她自己都从未去过的阁楼里找到了一条绳梯。

    例如唐言蹊在没被人指引过的情况下就摸到了床边隐蔽的电灯开关。

    她住过这里,她是这里的女主人,她手上还有一款戒指,和爸爸收在书桌里的那一枚,一模一样。

    陆相思咬牙,想离开,却被傅靖笙拉着,只好回过头,瞪着唐言蹊。

    “你是我妈妈?你是我妈妈你五年从来没看过我,你凭什么当我妈妈?”

    “我没有妈妈,我不需要妈妈,你给我出去,滚出去!”

    唐言蹊心中大恸,被她短短一句话刺中咽喉,几乎不能呼吸。

    她知道,陆相思虽然几次说过想让她来当她妈妈,可那毕竟只是说说而已。

    再加上,小姑娘那么讨厌庄清时,反正都是后妈,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比找一个自己讨厌的强太多了。

    然而,孩子对母亲和后妈的期待,是大不相同的。

    也许身为朋友、身为后妈,唐言蹊为陆相思做得足够多了。

    但是身为母亲,她还差得太远。

    她错过了她五年的成长,没给她来自母亲的关怀,甚至导致她这一副残缺、尖锐的性格。

    无论这五年的错失是不是出自唐言蹊的本意,她都无法把这份责任推卸给别人。

    因为那是来自她女儿的指责。

    那是全天下最该被她放进心坎里的宝贝,也是她亏欠最多的人。

    她除了窒息、心痛、不停地流泪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宋井哪里见过唐小姐这副样子,连忙蹲下,抱起陆相思,“大小姐,你别这样。”

    “你也骗我!”陆相思这次是用了狠劲儿挣扎,直接从宋井怀里跳了出来。

    唐言蹊大惊失色,连忙扑过去接住女孩。

    手肘擦在草坪上,被树枝狠狠划伤,她却抱紧怀里的人儿,“你没事吧?你还好吗?相思?”

    女孩看了一眼她渗出血色的手臂,愣住,而后又甩开,“苦肉计吗!你以为我傻吗?书上说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你抛弃过我一次,就只剩下当后妈的资格了!想给我当母亲,行啊,你去跟庄清时争啊!谁赢了谁来给我当后妈啊!你们在我眼里没区别,你比她更恶劣!说扔就扔,说回来就回来,你当我是什么!你当我爸爸是什么!”

    唐言蹊紧拧着眉头,闭上眼,同样觉得四肢百骸痛的痉挛。

    那痛楚锥心蚀骨,比每一次与陆仰止吵架都来得更加强烈。

    “陆相思!”

    男人沉冷威严的嗓音从门外传来。

    喝止住了这满庭的慌乱嘈杂。

    秋意渐浓,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大步迈进枫色如火的院子。

    “车都还没停下就听见你在喊,要疯是不是?女孩子家一点礼节都没有?”

    枝叶茂密的树丛挡住了男人的视野,一转身,却看到了院子里的人。

    他深邃俊美的眉眼似有片刻凝滞,但也仅仅片刻,又恢复如常。

    就这么,面无表情地擦过谁身边,走到女孩面前,拉起了她的手。

    见到女孩满脸是泪,男人修长冷淡的双眉蓦地拢紧,沉声道:“哭什么?”

    “没什么。”陆相思已经哭得快要喘不上气,连爸爸都不想理了,“我想回房间。”

    陆仰止的视线掠过院子里的两位不速之客,不动声色,触目生寒。

    他将女孩单手抱起,漠然冷峻地对宋井道:“半个小时之内,门口的保镖都给我换掉,再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随便往家里放,你和他们一样卷铺盖走人!”

    唐言蹊撑在草坪上的手突然攥拳,指甲嵌进了泥土里。

    她说不清心口这一团堵塞的感觉是什么。

    只听女孩伏在男人结实伟岸的肩上,抽噎着问:“爸爸,我没有妈妈,她才不是我妈妈,对不对?”

    男人挺拔颀长的背影骤然顿在门口。

    唐言蹊亦是抬头泪眼婆娑地望过去。

    看不见他的脸和表情,只能听到他无动于衷地开腔:“你妈妈早就去世了,不要听不相干的人胡言乱语。”

    唐言蹊心绞痛,喃喃唤他:“陆仰止……”

    她也不知在早晨那场诀别以后,她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

    而反观男人的身影,八风不动、稳如泰山,仿佛天地间再也没有什么能使这冷硬的轮廓动容。

    陆仰止背对着她,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唐小姐,我不管你是从谁那里听到了什么谣言,都希望你保持理智,不要当真。”

    “这世界上想给相思当后妈的人比比皆是,冒认她生母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既然我们把该谈的都谈完了,我放过你,也请你放过我和我的家人,别来蹚这趟浑水。”

    “否则,别怪陆仰止不念旧情,心狠手辣。”

    傅靖笙把玩着墨镜的手指一顿,站在她的角度,能刚好看到男人俊朗倨傲的侧脸。

    没有丝毫的起伏波澜,和他的语气一样。

    她犹豫片刻,还是上前先把唐言蹊扶了起来。

    唐言蹊深吸一口气,轻声道:“陆仰止,孰真孰假、孰是孰非,你我心里都有数。我的决定既然已经做完了,就不会轻易更改。至于孩子的事,你我过后再谈。”

    “没什么可谈的。”男人很冷漠,也很坚决,没有丝毫转换的余地,“我早就告诉过你,离相思远一点。”

    “她是我女儿,你凭什么让我离她远一点?”唐言蹊荒唐地笑出声,“我还没有怪你藏了我女儿五年,害我们母女分离,生分至此,你倒是警告起我了?”

    陆仰止眉眼一沉,把相思交给了佣人带走,而后转过身,目光冷冽地盯着她。

    “我藏了你女儿五年,害你们母女分离、生分至此?”他薄唇微勾,笑得嘲弄,“且不说她根本和你没半点关系,就算相思真的是你女儿,五年前我也没藏她,你有这个能力照顾她、保护她、给她关怀呵护?”

    “还是说你打算告诉她,她的母亲是个罪不可恕的杀人犯?坐牢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