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24章 正合我意

    小男孩僵硬地转过头。

    正对上女人那张美艳而不可方物的脸。

    她笑得那么明媚动人,可却偏偏在无形之间给人一种莫大的压力,让他觉得腰都快要被压弯了。

    “小兔崽子,不是厉害得很吗?”女人用枪口戳了戳他的太阳穴,褐瞳里结着一层薄薄的冰霜,“怎么不说了?”

    小男孩哑口无言。

    陆相思还愣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仿佛从天而降的女人,眼底的可怜与无措丝毫不加掩饰。

    唐言蹊只稍微碰上那眼神一秒,就觉得与心脏相连的根根血脉都要被人拧断了。

    “你给我滚开!”小男孩握紧拳头,知道她手里拿的是玩具枪,所以动作也大胆了些,一拳就朝着她的小腹打去,“多管闲事的女人!”

    陆相思大惊失色,捂着嘴惊呼:“唐言蹊——”

    唐言蹊眸色陡然一厉,反手就攥住了男孩的拳头。

    男孩在他的钳制下几次挣扎未果,恼羞成怒,“你放开我!我爸妈就在那边,你信不信我告诉他们!”

    “我还怕你不告诉他们!”唐言蹊冷声道,“口口声声自称自己有爹有妈,这就是你爹妈给你的家教?欺负女孩子,还敢对人动手,你告诉他们,看看他们会不会因为你的所作所为脸上增光!”

    男孩涨红了脸,说不过她,也听不进去她说什么,便大吼道:“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你给我放开,放开!”

    “你也知道以大欺小不算本事?”唐言蹊蹲下身子,手仍旧裹着他的拳头不放,面不改色道,“你欺负我女儿的时候怎么不好好想想,自己也有落入人手的一天?”

    她……女儿?

    男孩怔了下,余光正好看到那边咬着唇的女孩。

    虽然这一大一小两个人的表情不大相似,可是眉眼间却藏着同出一脉的冷艳与桀骜。

    这女人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若非她亲口说出来,几乎没人能联想到她已经是个孩子的母亲了。

    “相思。”唐言蹊淡淡唤了女孩的名字。

    女孩的小拳头握紧了些,绷着脸蛋,没答话。

    “把你手里的东西还给人家。”

    陆相思低头看了眼手里还抓着的毛绒玩具。

    正是方才那骄傲自负的臭小子丢在她怀里的。

    她也觉得十分厌恶,想也不想就扔回对方脸上,“收好你的兔子,我不稀罕!”

    毛绒兔子砸在男孩脸上,又掉在了地上。

    唐言蹊懒洋洋地冲着摊位后面呆若木鸡的老板吹了个口哨,扬了扬尖细的下巴,“上面挂着的老虎,我要了。”

    老板回过神,被女人身上张扬凌厉的气场慑得说话都有些不自在,“这里挂的奖品都是非卖品,您得……”

    唐言蹊不耐烦地皱了下眉,“让开。”

    “啊?”

    “我叫你让开,听不懂?”

    老板慌不择路地往旁边错开两步,因为女人手里的枪已经对准了他。

    就在他闪开的一刹那,女人漫不经心地“啪啪啪”连发三枪。

    间隔短促,不到三秒的时间,她就已经将剩下的七发子弹和玩具枪一起扔回了柜台上,看都不去看靶子,好像对成绩漠不关心,“把我要的东西拿下来,给我闺女。”

    老板回头望向靶心,双眼瞪得像铜铃——

    她这随随便便蹲在地上打的三枪,分别命中了9环、9.5环和10环的边缘!

    简直不可思议。

    而这最大的礼品虎,正是命中9环以内的奖品。

    按照店外贴的规则,这一轮,她能拿走三个。

    老板内心复杂地登上梯子,取了三只足足有半个陆相思那么高的毛绒玩具,堆到了女孩面前。

    陆相思也颦起了细软的小眉毛,气鼓鼓地看着唐言蹊,“你有毛病啊?这么多让我怎么拿?”

    唐言蹊松开了男孩的手——这么半天,包括她在开枪的时候,右手都一直攥着那个不怀好意想要偷袭她的臭小子。

    她走到女孩面前,捏了下她软软的脸蛋,理所当然道:“没人让你拿走,妈就是打来给你扔着玩的。这种粗制滥造的东西配不上你,带回去还要麻烦家里的阿姨洗上三四遍才能给你过手,折腾人不说,万一洗脱了线更麻烦。”

    陆相思,“……”

    老板,“……”

    被无视的男孩低头看了眼脚底下巴掌大小的毛绒兔子。

    和女孩身边的三只巨大的老虎比起来,实在丢人现眼到姥姥家了。

    好死不死的,那女孩还抓住这个空档往他这边瞧了一眼。

    那一个眼神该怎么形容?

    男孩不知道。

    他只觉得被这样看上一眼,让他有种挖心挠肝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去揍瞎了她的冲动。

    两个人视线相接,陆相思读出了他眼里的不甘心和怨恨。

    当然,这都归功于陆小公主眼里先流露出来的挑衅与得意。

    堆积的愤怒在无力还击的情况下全都转化成了委屈,小男孩觑了下不远处正赶来的父母,“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唐言蹊被身后冷不丁的哭声吓了一跳,回过头就看到刚才那个不可一世的小兔崽子哭得七零八落。

    她面露鄙夷,陆相思也面露鄙夷,两个人此时的神情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屁大点事,至于吗?”唐言蹊摊手。

    陆相思冷哼,翻了个白眼,“活该。”

    唐言蹊转了转眼珠,“你不去安慰他一下?”

    陆相思愣了两秒,斜着眼睛抬头看向她,皱眉,“你太坏了吧。”

    唐言蹊谦逊地莞尔微笑,“一般一般。”

    “不过。”陆相思收回视线,唇角也咧开一道缝,“正合我意。”

    说完,她就抱起身边的一只巨型毛绒玩具。

    走到男孩身边,非常温柔端庄地开腔问道:“这位小哥哥,你这么伤心的话,不如我把这个老虎送给你呀?反正也是我要扔掉的东西,别浪费了,你收着吧。”

    唐言蹊缩了缩脖子,望天。

    不愧是陆仰止和陆远菱养出来的姑娘啊,三两句话就能气得人五脏六腑齐齐爆血。

    论腹黑,是真的没人比他们老陆家更登峰造极、炉火纯青了。

    男孩再次受到了精神上的暴击,哀嚎的更加凄惨。

    陆相思眼里闪过一瞬冷意。

    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字道:“现在你还觉得我没爹没妈?”

    男孩抽噎了两下,继续嚎啕大哭。

    “宝贝儿,怎么了怎么了?哭什么?”有女人疾步奔来,一把就推开了陆相思,把男孩抱进怀里,“这是怎么回事?!”

    她面带怒容地看向陆相思,身后紧跟而来的男人却拉住她,“你冷静点,对方只是个小女孩,能把你儿子怎么样?”

    说着,他也蹲下身,“告诉爸爸,出什么事了?”

    陆相思一个趔趄差点没站住,唐言蹊眸光一紧,伸手就把她拉回怀里。

    男孩哭得喘不上气,伸手就指着陆相思的方向。

    男孩的母亲转过头,狠狠道:“果然就是她!”边说边抬头瞪向揽着陆相思、低头为她整理衣襟的女人,“你是她妈妈?你女儿欺负我儿子,你也不管管?”

    女人的手一顿,褐色的瞳孔里燃起一簇灼人的火焰,却又冷冰冰的,如同月下寒江,机锋暗藏。

    “哦?”她掀起眼皮,眼里的雨雪风霜就这么不动声色地扫荡过去,“我也正想请教一下,你上来就不由分说地对我女儿动手,莫非……也是你妈没管好?”

    “你!”女人猛地站起身与她对视,“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唐言蹊面无表情。

    陆相思离着她最近,明显看到了女人脸上的霜色比方才浓重了不知多少倍。

    相比之下,对那小男孩说话时,反而还有嬉笑和几句不痛不痒的教导。

    她怔了好半天,忽然轻轻咬住了唇——

    是因为男孩再怎么不懂事,却也没真伤到自己,而男孩的母亲刚来就对她动手,害得她差点跌倒么。

    陆相思低着头。

    一贯嚣张跋扈的陆大小姐,这次却突然窝在女人怀里,不想说话,也不想开口了。

    被人维护的感觉……

    其实不赖。

    “你女儿先欺负我儿子,把我好好的儿子都欺负哭了,你倒还有理了?”女人气得火冒三丈。

    唐言蹊薄凉的唇畔浮现出几丝轻笑,笑意不达眼底。

    她眉眼一反常态的温静妩媚,言语中的讽刺之意却比平时来得更有侵略性,“刚才我还惊讶是什么样的父母才教得出你儿子这样的孩子,现在见了你,果然不教我失望。出了事不先调查前因后果,先是对我女儿动手,后又开始搬弄是非,说是我女儿把他欺负哭了。”

    “敢问。”唐言蹊脸上的笑容蓦地一敛,眼神冷艳入骨,给人带来无与伦比的压迫与震慑,“我女儿从小金枝玉叶手无缚鸡之力,何德何能,能把比她高出一头还大上两三岁的男孩欺负得——”

    说到这,嘴角突然又露出些许古怪的笑容,“大庭广众之下掉眼泪?”

    女人说不过她,拿脚踢了下自家老公,“你倒是说句话呀!”

    她家老公也很无奈,只能劝道:“事情还没搞清楚,你脾气太急了。”

    “事情,什么事情!还有什么可搞清楚的!”女人尖叫。

    男人皱眉,不理她,“儿子,告诉爸爸,到底出什么事了?”

    男孩哭哭啼啼,不吭声。

    女人道:“儿子,有妈妈给你撑腰,不要不敢说!”

    男孩怯生生地看了唐言蹊一眼。

    唐言蹊自然也瞧见了他的眼神,一笑接过话:“对,不要不敢说,好好告诉你妈妈你是怎么轻薄我女儿让她亲你脸、又怎么骂她是没爹没娘的野丫头、最后是怎么动了偷袭的念头,对女人动手的。有话都说清楚,看看你妈妈准备怎么给你撑腰,嗯?”

    她三言两语说得极为平淡,对面的女人却在她无波无澜的口吻里愣在原地。

    “啊,对了。”唐言蹊想起什么,补充道,“我女儿看他只打到一只兔子怪可怜的,所以想把这个老虎送给他。”

    她耸了耸肩,拎着一只毛绒老虎扔在了女人脚下,“然后你儿子就哭成这样了。”

    女人脸色铁青,男人却极其不好意思地拉过儿子的手,教育道:“你怎么因为这点事就哭成这样?赶快把眼泪擦擦,别丢人了。”

    说完,扔给老板一张纸钞,“不就是想要玩具吗?爸爸给你打!”

    他举起枪,瞄准、发射一气呵成。

    那动作熟练得竟是连唐言蹊也不禁眯起眼睛打量,心中暗觉不如。

    老板今天大出血,又不得不摘了个老虎下来,递给男孩的父亲。

    “行了,可以走了吧。”

    “什么就可以走了!”女人恼火,“你儿子老婆都被别人欺负到这个地步了,你居然还想着息事宁人,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那你还想怎么样?是你儿子无礼在先!”

    女人被他一吼,掉出了眼泪,“行,你行!回去就离婚!你不敢替我们出头,我自己去!”

    她一把甩开男人的手,气势汹汹地走到唐言蹊面前。

    唐言蹊勾唇,“姑娘,道歉的话,表情应该再温柔点。”

    “谁要给你道歉?”女人恨恨地盯着她,“我儿子就算再不讲理,他也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宝贝,你觉得我会像那个窝囊男人一样任人欺负他?”

    唐言蹊饶有兴趣地瞧着她,“不错,你这个观点我倒是认同。”

    语毕,眼神却冷淡了三分,“同理,我也讨厌透了有人在我面前欺负我女儿。我这个人最是不可理喻,你别想着跟我讲什么大道理,不是只有你家儿子是你的宝贝疙瘩。”

    “你应该庆幸他那一拳头是想打我而不是想打我女儿。”唐言蹊道,“倘若他碰了我女儿一根头发,你看我饶不饶你!”

    女人气急败坏,扬起手就往她脸上扇去,“你给我住口!我儿子才不是——啊——”

    她的手在半空中被人截住。

    那力道之大,速度之快,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唐言蹊茫然望着面前突然出现、背影宛若神祇的男人。

    “你好大的胆子!”他开口,声音若霜降,“你儿子浑天浑地的毛病,恐怕就是从你身上学的吧?”

    陆相思瞪大了眼睛,开口叫了句:“爸爸!”

    女人被他攥得腕骨快要裂开,疼得直叫。

    男孩急得冲上前来,不停地扯着陆仰止的腿,“你放开我妈妈,放开!”

    场面一时间乱得无法控制。

    陆仰止却浑然未觉地抬眼看了下那边呆滞的男人,冷嗤,“做男人无能成你这样,被老婆儿子牵着鼻子走,你不如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男人经他这么一提醒才幡然醒悟过来,冲上前拦住了自己儿子,又抱住哭哭啼啼的老婆。

    唐言蹊蹙眉看了下陆相思脸上隐隐的雀跃和兴奋,突然上前拦住了满身阴鸷怒意的男人,“算了。”

    陆仰止上下将她审视了一番,蓦地伸手去捉她的手。

    唐言蹊下意识就把右手往后一撤。

    却不如他的动作快。

    下一秒就被连着胳膊一起拽到了他的眼皮底下。

    看清她掌心的伤痕,男人眉目冷厉如刀锋,淬了凛然杀机,“唐言蹊,你这手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一回事,她抿了抿唇,不想多说。

    方才那小男孩要偷袭她,她便握住了他的手,结果他在她掌心里挣扎,用指甲在她手心的皮肤里抠弄。

    他严厉的注视下她倒是像个做错事的人,抱怨都不敢大声:“刚才不是说让你别过来、给我个出风头的机会么。”

    “出风头出了满手的伤还差点被人扇一巴掌?”陆仰止冷冷盯着她,目光恨不得把她戳出一个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