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27章 你至于吗?

    唐言蹊心里陡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这五年来的经验告诉她,每次陆仰止露出这样的表情,后果往往都是让她追悔莫及的。

    不过事关自己的宝贝女儿,也容不得她犹豫什么。

    毕竟,她清楚的很,自己是付出了多大代价才求得这宝贵的24小时的。

    唐言蹊握紧了手指,故作镇定地问:“你想怎么样?”

    “不是我想怎么样。”男人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你应该问,你女儿想怎么样。”

    看她那一脸防备和嫌弃,恨不得把“你又要搞什么鬼”几个大字贴在脑门上,陆仰止不屑地嗤笑。

    不待唐言蹊接话,他便截断她:“既然这么担心,我劝你放弃。”

    唐言蹊亦步亦趋地跟在男人身后,“我的字典里就没有放弃两个字。”

    “是吗?”他脚下步伐一顿。

    唐言蹊心中的预感更浓了,男人没回头,她都感觉到一股冷冷的杀机,不禁退后一步,破口大骂:“日你仙人板板的,故弄玄虚!有话不能直说吗?”

    只见男人线条倨傲的下颔微微一抬。

    唐言蹊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两条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只见不远处一座色调阴沉的建筑立在广场旁边,藤蔓爬了满墙,墙壁上有着掉了漆的划痕、隐约透出淡淡的血色。房屋虽然有故意做旧的痕迹,但是当秋日的寒风吹过时,给人带来的恐怖的视觉效果却分毫不差。

    茂密尖锐的枝丫中间,有两个变了形的血红色大字若隐若现:鬼屋。

    陆仰止半天没听到身后的动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女人不知何时已经退了十几步,快要退出他的视线之外了。

    他俊脸一沉,大步上前拽住她,眉头紧蹙,“去哪。”

    唐言蹊苦着脸,“……厕所。”

    声音都在抖。

    陆仰止居高临下地睨了她两秒,淡淡转过头,对保镖吩咐道:“去把大小姐叫回来,告诉她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家了。”

    保镖愣了下,欲言又止地看向唐言蹊。

    也不能说唐言蹊这人有多擅长察言观色,可就那一秒钟的时间,她突然福灵心至,觉得自己看懂了保镖眼里的复杂。

    那分明是在说:大小姐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怎么能就这样回去呢?

    唐言蹊抬起另一只手盖在了男人握着她胳膊的手上,咬牙道:“陆仰止,我们进去试试吧。”

    “试试怎么被吓得哭着跑出来?”男人睐着她,想也不想就冷讽出声。

    女人的眉目间浮现出短暂的犹豫。

    他温淡无物的目光扫向一侧的保镖,加重语气,“把大小姐带回来,立刻。”

    “别!”唐言蹊忙拦住他,“不就是鬼屋吗?相思一个小孩子都不怕,我有什么可怕的?”

    “不是怕不怕这么简单的事。”男人驳回她的问题,语调深不可测道,“你可能会被她玩死。”

    唐言蹊不清楚,但陆仰止却心知肚明。

    陆相思的眼睛夜视能力虽然差,可她不怕黑。

    鬼屋这种地方光线昏暗,对她来说基本上就和走在夜间的大马路上没什么区别,反正什么鬼怪都看不见,只是偶尔能听到一些吓人的声音罢了。

    这种地方本来应该毫无乐趣,陆相思却执意要去,意图再明显不过——

    她是想进去吓唬唐言蹊的。

    陆仰止之所以选择告诉她,也就是想让她自己知难而退,没有打算真的让她进去“送死”。

    谁知这女人竟然这么爱逞强,摆出一副非去不可的架势。

    也不知道当初是谁怕黑怕得要死要活,家里停个电就抱着他在阁楼里哭得泪流满面。

    一个怕黑的胆小鬼带着一个夜视能力差到瞎子一般的混世魔王,她真的不会一进去先被自己吓个半死吗?

    唐言蹊根本不给他说下去的机会,甩开他的手就自己往鬼屋门口去。

    陆仰止俊朗深邃的眉眼微微一寒,也迈步跟上,“你想清楚。”

    “我想的很清楚。”唐言蹊苦笑,而后握住他的手,“再说,不是还有你吗?”

    她轻声道:“我是怕黑,但我相信你。”

    ……

    鬼屋门前,一大一小两个人正举着冰淇淋等在那里。

    宋井叹了口气,问她:“大小姐,您真的要进去吗?”

    陆相思睨着他,“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

    “那两个说去买票的怎么这么久还不过来?”陆相思百无聊赖地踢着脚下的石子,一边往远处看,“不会是胆子太小不敢来吧?”

    “说谁胆子小呢!”身后传来女人的晏晏笑音。

    陆相思的脑袋上猝不及防挨了她一掌,恼怒道:“唐言蹊!你又动手!”

    唐言蹊不理会她的埋怨,蹲下身,把两张成人票和一张儿童票交到她手上,“满意了吧,小公主?”

    陆相思眄了眼,眼珠一转,“三张票?”

    唐言蹊皱眉,看向宋井,“要给你宋井叔叔也买出一张吗?”

    陆相思笑得十分甜美,嘴角一咧,露出小虎牙,“不,我不是说你买少了。我是说……你买多了。”

    唐言蹊愣了几秒,抬头望向身后表情冷冽沉郁的男人,在他紧蹙的眉宇间也没得到什么答案。

    “就我们两个进去,好不好呀?”她眨眨眼,“让爸爸在外面等。”

    唐言蹊胸口一窒。

    只听身后的男人沉声道:“不行。”

    陆相思深谙撒娇女孩最好命的道理,也明白这时候该跟谁撒娇,于是凑到唐言蹊耳边道:“你不是想当我妈妈吗?我从小就特别想和妈妈一起去鬼屋玩,我害怕的时候妈妈就可以抱着我啦。可惜……”

    女人褐色的瞳光晃了晃,已然开始动摇。

    “唐言蹊,我说,不准!”男人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动摇,眉心温度骤降,猛地伸臂将她拉了起来,鹰眸冷漠而威严地锁住女孩天真无邪的脸,“要么我陪你们进去,要么现在就回家。”

    宋井意识到了什么,机灵地接话道:“大小姐,我也一直想进鬼屋瞧瞧呢,听说这鬼屋是美国迪士尼的大师亲手设计的,里面的尸体和鬼怪都特别逼真,我可想进去了,不如您就给我个机会,让我陪您进去玩?”

    陆相思眼里冷光一闪,瞪着他,“有你什么事,让开!”

    宋井无奈地向自家老板求助。

    唐言蹊就被男人的手臂紧紧困在怀里,动弹不得。

    她正出神,忽然衣角被一只柔软的小手拽住,女孩愁眉苦脸、楚楚可怜地望着她,“唐言蹊,圆我一个愿望这么难吗?我想单独和你待一会儿,不可以吗?”

    ——我想单独和你待一会儿,不可以吗?

    这几个字不偏不倚地击中她的心房,撼动了她整颗心。

    她几乎再无片刻的思考,直接推开了男人的禁锢,出声道:“我陪你进去。”

    说完,立马回头一个噤声的手势堵住了男人接下来要说的话,“陆仰止,我想吃爆米花了,刚才在摩天轮那边看到有卖的,你能不能去帮我买点?”

    男人的脸色迅速沉暗下去,黑得仿佛能滴出墨水来,视线绞着她的脸,密不透风,“你疯了?”

    陆相思笑嘻嘻地站在一旁,闻言故作惊讶道:“不是吧?唐言蹊,你难道怕鬼?”

    指甲扣入掌心,她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勉强笑道:“当然不是,鬼有什么可怕的。”

    鬼怪哪有人心可怕。

    她怕的不是鬼,而是……

    陆仰止反手握住女人的柔荑,力道大得恨不得攥碎她一般,五官如刀砍斧劈,凌厉非常,“想吃爆米花就跟我去买,让宋井带她进去。”

    谁料唐言蹊却第三次甩开了他的手,抬眼,无比郑重地盯着他,“我是认真的,我要陪相思进去。”

    男人冷笑,掐着她的下巴,压到她眼前,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低沉冷峻的嗓音道:“唐言蹊,她不知道你怕黑,就算你现在告诉她,她也只会得寸进尺,绝不会因为你怕黑就对你手下留情!你知道陆相思这孩子玩起来没轻没重的,就为了让她叫你一声妈,你至于吗?”

    “还是说,”男人话锋一转,犀利如刀,“你以前口口声声告诉我你怕黑,都是装的?”

    一大片尖锐的疼痛在神经中掀起,唐言蹊点点头,冷静又诚恳道:“没错,我以前告诉你我怕黑,都是装的。”

    她无所谓地笑开,“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还不清楚我的尿性?说怕黑只是为了让你心疼我一下,毕竟人家都说娇柔可爱的女孩子比较招人喜欢。”

    男人的眸间袭上凛然可怖的暗色,一字一字念着她的名字,似什么东西崩塌的前兆,“唐、言、蹊。”

    被叫了名字的女人双臂环住他的脖子,踮着脚尖吻住他的唇,笑得娇俏,“去帮我买爆米花吧。”

    她放开他,转过身,牵着陆相思走出两步,忽然低低道:“至于。”

    ——就为了让她叫你一声妈,你至于吗?

    陆仰止在她身后,重重一震。

    大掌紧握成拳,面无表情道:“随你,到时候别哭着跑出来怪我没提醒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