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36章 五年前发生了什么

    唐言蹊茫然地望着他,似是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番话。

    明明不久之前,在游乐园的时候,他才——

    “言言。”他抱紧她,用一种要把她揉进骨子里的力道,俊脸蹭着她的皮肤,“说话,跟我说句话。”

    唐言蹊努力地牵了下唇角,结果眼泪就这么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他看到她一言不发、只是空洞落泪的表情,心里更是绞紧得厉害。

    唐言蹊反手拥住他,把头埋进他怀里,再也抑制不住地痛哭出声。

    “怎么办。”她也不说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只是一直重复着这三个字,“怎么办,陆仰止,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他清楚地感觉到女人身上,有一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绝望。

    陆仰止把她从车里抱下来,低声问:“怎么了,告诉我怎么了?”

    唐言蹊说不出一个字,只是抓着他衬衫的领子,越攥越紧,“我要去警局,带我去警局。”

    陆仰止看了她两秒,也不问为什么,俯身在她额头上吻了下,喉结滚动,哑声道:“好,去警局。”

    他抱着她走到自己的车旁,宋井很有眼力价地拉开车门,还没说话,后门陆相思就扑了出来。

    “唐言蹊!”她扯着女人的袖子,大眼睛瞪着她,“你……”

    “相思。”男人呵斥,“回车上去。”

    唐言蹊垂着头,朝陆相思笑了笑,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反应。

    陆相思被呵斥了,很是不开心,但是看到女人脸上显而易见的疲倦,还是抿了抿唇,乖乖上了车。

    唐言蹊被陆仰止放在后座上,抬头见男人单手扶着车门,黑眸如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四面八方不留空隙地锁着她,“我去去就来,你在这里等我。让相思陪你说说话,有事就叫宋井。”

    唐言蹊点头。

    他关上车门。

    动作轻缓得仿佛怕惊了车里的谁。

    可是一转身,眉眼间的温情秒秒钟散得一干二净。

    厉东庭隔着老远都察觉到了那席卷而来的沉沉煞气。

    皮笑肉不笑地迎上那人的视线,“还有事?”

    陆仰止实在想一拳头砸在他那张英气逼人的脸上。

    他定定地看了他许久,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攥。

    到最后厉东庭都看不下去了,不耐道:“要打就打,婆婆妈妈的。”

    陆仰止冷笑,“你他妈以为我不敢?”

    语毕,一脚踹在他旁边一棵被烧焦的老树上,焦黑脆弱的树干从中断裂,轰然倾塌。

    厉东庭被他眼中阴鸷沉笃的郑重吓了一跳,也知道是自己开玩笑过火了,没吭声。

    陆仰止漆黑如泽的眸子盯着他,其中流露出的寒意令人不寒而栗,“这儿,什么情况?”

    厉东庭单手抄袋,目眺远方,“有人蓄意纵火。”

    又或者,不只是纵火。

    爆破小组在这附近至少找出了十枚炸弹、地雷。

    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袭击。

    但不知道对象是谁。

    如果是针对当局,那么地点设置在人多的地方不是更有杀伤力?

    更蹊跷的是,公园里当时有不下50人。

    19人或轻或重的受了伤,但都无性命之虞。

    只有一个人,被烧得浑身焦黑,若非唐言蹊和她手底下的人到了现场,根本都无法辨认那人的身份和性别。

    “死的是谁?”陆仰止似有所觉,问完,回头看了眼车里的人。

    厉东庭颔首,“是她认识的人,容鸢说,还是很亲密的人。”

    陆仰止面无表情吐出两个字,“墨岚?”

    厉东庭冷笑,“你倒是做梦都想让他死无全尸。”

    “死无全尸?呵,没这么便宜。”

    厉东庭听出他语调里那抹尖锐凌厉的戾气还没消,很自觉地避其锋芒,道:“不是墨岚,也不是他身边的小跟班,听说是姓兰。”语毕,他又皱眉,“你怎么不去问你女人?她对那人的底细比我清楚得多。”

    “算你还有点用。”陆仰止冷冷甩出这句话,看也不再看他,转身往回走。

    从厉东庭的角度看,他的容色平静沉稳,没有太大波澜。

    但只有陆仰止自己心里知道,这个消息给他带来了多大的震撼。

    姓兰。

    ES那位兰总。

    她的兰斯洛特。

    那天他在监控里听到的、她和宗祁的对话,犹在耳畔。

    “我认识他们那年,我才13岁。”

    “那时候他们大多都是毕业以后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要么就是家里没钱、连大学都上不起的人。”

    “后来,学校里的同学都知道,我每天和一群无业游民厮混,非说我是混社会的。还有个喜欢墨岚的姑娘,追不到墨岚她就欺负老子啊!当时的情况那叫一个危险,要不是有人赶来救老子……”

    陆仰止的脚步陡然顿住,声音顺着凉薄的秋风飘回厉东庭的耳中,“尸体呢。”

    “警局。”厉东庭答得言简意赅,“法医检查过后才会送还给亲属。”

    男人的长眉微拧,“需要出示亲属关系证明?”

    厉东庭嘴角一翘,露出一个“这不是废话吗”的嘲笑。

    陆仰止有条不紊地冷静吩咐道:“帮我打点一下,尸体我要带走。”

    厉东庭恶寒,“干什么?”

    人都烧焦了,他光看上一眼都觉得反胃。

    “行,还是不行。”陆仰止回身望着他。

    明明是个问句,厉东庭却觉得他其实只给了他一个选择,啐道:“就他妈你陆三公子谱大,滚!”

    次次拿他当枪使就算了,这回是连干什么都不打算告诉他了?

    顾九歌在旁边听了个一清二楚,待陆仰止走后,她才伸手戳戳厉东庭的胳膊,笑眯眯道:“你基友不要你了。”

    “……”

    “没关系啊,我要你。”

    厉东庭忽然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出得更厉害了。

    他沉着眉眼,嗓音如雷霆,如霜降:“你再动手动脚,记大过!”

    顾九歌怒道:“你就只会用这种老掉牙的招数威胁我了吗?”

    他冷漠地回望她,不为所动,“招数不在新老,管用就好。”

    顾九歌气结。

    ……

    陆仰止让宋井开车把陆相思送回了家里,又马不停蹄地带着唐言蹊去了警局。

    容鸢、霍格尔和赫克托三个人还在轮流录口供。

    唐言蹊走进去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感官麻木退化得厉害,周围的一切对她而言都无比陌生可怕。

    身边的男人不动声色地将她揽紧。

    唐言蹊却伸出冰凉的指尖按住了他的手臂,“你在这里等我,我有话要问霍格尔。”

    陆仰止淡淡望着她,没有一点松手的意思,“有什么话叫他出来说,我陪你一起。”

    唐言蹊欲言又止,半天才放弃了解释,给出两个字:“……不好。”

    男人眸色一深,“这就是你想和我在一起的诚意?”

    他的俊脸逼近,鼻尖贴上她的额头,低笑,“你知道,我不喜欢秘密。”

    唐言蹊低着头,道:“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告诉你,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先把这件事情搞清楚。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有事情瞒着你,但是……”

    她顿了顿,抬头看向他,眉眼温凉,“你应该更不喜欢我骗你吧。”

    男人身子一僵。

    有一瞬,下意识把她箍得更紧。

    下一秒却又不置可否地放开她,嗓音温漠而低沉,“抱歉,忘了我刚才说的话。”

    唐言蹊困惑。

    他的手掌在她细腻白皙的脸上抚过,语调还维持在一贯的平淡中,“我没想在你心情最不好的时候用方才那句话逼你什么。我只是不想让你一个人面对这些,言言,以后你有我了。你可以像任何女孩一样任性,也可以比她们更任性,我不怕你把所有事情都丢给我,懂吗?”

    唐言蹊心里一触,差点又落泪。

    她点头,难得的温驯却更让人心疼。

    “不过。”他的语气陡然一冷,修长的手指攫着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狠狠吻了一下,道,“你要是敢骗我,就等着后悔吧。”

    唐言蹊反手抱住他,在男人的胸前埋头轻笑,笑容里却还是苦涩的,“不骗你,我肯定不骗你。以后也都不骗你。”

    男人低眉瞧着她,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深沉,“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唐言蹊点头。

    他又亲了亲她的额角,放了手,“去吧。”

    唐言蹊往审讯室的方向走出两步,忽然又止住步子,“陆仰止,我能不能麻烦你两件事?”

    男人大步跟上她,“兰斯洛特的遗体还需要法医解剖察验,等他们给出结果,我会让东庭把他带回给你。如果你不相信法医给出的结论,我会再安排专人调查。”

    唐言蹊鼻头一酸,“好。”

    她还什么都没说。

    他却已然都替她安排好了。

    她想说的两件事正是——要回兰斯洛特的尸身,以及,将这件事追查到底。

    陆仰止揉了揉她的头发,抬眼,静中含威的目光如寒风过境,扫过四周的人。

    小警察们立刻会意,对唐言蹊的态度都比方才恭敬了许多,“唐小姐,您里面请吧。”

    待唐言蹊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门边,陆仰止才收回视线,看向一旁的警员。

    “陆公子,您还有什么吩咐?”对方一眼就看出了他有话说。

    陆仰止眸光幽深无底,叠着腿坐在沙发上,手指在腿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了敲,启唇,冷淡而条理分明地说道:“把审讯室的监控打开,我要知道她们在里面说了什么。”

    她何时告诉他,是她的决定。

    但是唐言蹊是他的女人,他如何能放任自己对惹她伤心的事一无所知?

    那,岂不显得太无能了?

    倘若她暂时不愿告诉他,那么他就装作不知,也不会插手。

    不过,了解情况,是必须的。

    知己知彼,才能在她说不定又要逞强的时候,给予她最合适的帮助。

    警员忙为他引路,“我带您去监控室。”

    ……

    一排审讯室里,容鸢正在其中一间被询问着。

    霍格尔和赫克托二人并排站在过道里,见到唐言蹊,同时愣了下,“老祖宗。”

    赫克托更是迎上去,把她从上到下看了一遍,“没事吧?您怎么也被带过来了?”

    唐言蹊是案发之后接到霍格尔电话才到现场的,按理说这件事和她半点关系都没有,再加上有刚才那位姓厉的军官护着,应当……

    “是我自己要过来的。”唐言蹊答了他的问题,褐瞳看向霍无舟俊美而淡漠的脸,“霍格尔,这里没有外人,你可以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了。”

    霍无舟原本靠在墙上,闻言单腿蹬了下身后的墙壁,站直了身体,俊透的五官中覆上难得一见的迟疑和复杂,“老祖宗,这件事一言难尽。”

    “那你就回答我的问题,我问什么你说什么。”

    “好。”

    “你为什么会在那里,还刚好碰上了小兰,和那场大火?”

    “我不是刚好碰见他。”霍无舟道,“是梅花约我过去的。”

    兰斯洛特约他?!

    赫克托也怔住了,“他约你干什么?”

    霍无舟眯着眸子,吐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他说,他知道五年前在老祖宗身上发生了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