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38章 是我逼死他的

    “如果他还活着,我可以为他拼尽一切。”霍无舟的声音低沉得让人心悸,“但是他已经不在了,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只希望他入土为安,我不能让他死后还被人诟病,你明白吗?”

    唐言蹊垂着头,“明白。”

    就算把他们的感情大白于天下又如何,就算把“同性恋”三个字安在他的头上又如何。

    即无法让死去的人活过来,又会让活着的人对他的印象愈发扭曲。

    她若是霍格尔,也不会忍心让自己的爱人死后还要忍受外人的诟病、家人的唾弃。

    所以他现在,是求也求不得,爱也爱不得……

    连说,都说不得。

    唐言蹊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令人揪心的感情。

    甚至她以为她和陆仰止之间的九九八十一难就已经足够曲折。

    为什么她身边的人总是这样多灾多难呵。

    走廊里又陷入了长长久久的沉默,这次,终是没人再开口。

    ……

    容鸢走出审讯室时,陆仰止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方才他在监控里听到容鸢要出来时就在心里暗道不好。

    容鸢这小丫头为了一个霍无舟,胳膊肘往外拐得厉害,要是她出来没看到他、甚至知道他在监控室里“偷听”唐言蹊他们说话,估计想都不想就会把他卖掉。

    所以陆仰止无奈,只得暂时放下监控室里的事,前去接她,“怎么样?”

    不知是不是因为审讯得力度太大,她脸上挂着很不常见的憔悴和疲倦,“还好。”

    男人鹰隼般的黑眸深沉一片,轻易就笼罩住了她所有的勉强与不自然,“你这样子让人看不出来一点好。”

    容鸢闭了闭眼,想笑,笑不出。

    “受欺负了?”

    “没有。”她道,“我最近可能要去趟欧洲,公司的事情就暂时先放一放,等我回来再说吧。”

    陆仰止“嗯”了一声,“是该去放个假。”

    她是个要强的人,别人六年都毕不了业的课程她只用两年就修完了全部,甚至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从小就是所有圈子里的佼佼者。而她又不像唐言蹊,是个边玩就边做出惊世骇俗的成就的天才。

    她是真的一步一个脚印,把自己活活逼成了外人眼中的天才。

    陆仰止多嘴问了一句:“要带着霍无舟一起?”

    容鸢怔了怔,失笑,“带他干什么?我和家里给我找的相亲对象出去玩,还得带个男人全程看戏吗?”

    “相亲?”男人长眉一蹙,“没听你说过。”

    容鸢还是那张笑脸,“我年纪也不小了,就算不结婚,也该有个稳定的对象了。家里天天催,催得我头疼。”

    “而且我又不像你,你是个男人,早一天晚一天结婚都无所谓。我爸妈那种性子你知道的,好面子好得厉害。我只要嫁得不好、不如什么王家千金张家千金的,他们非活吃了我不可。”

    陆仰止对此不置可否,只道:“我以为会是霍无舟。”

    这下女人倒是不说话了。

    过了许久,她淡淡道:“我也曾经这样以为。”

    陆仰止揉了揉她的头发。

    容鸢是个骄傲的人,从来不会允许别人对她做这种亲昵的动作。

    可是这一次,她却只剩下满心悲凉和倦怠,连阻拦都不想阻拦了。

    “你从小到大都只做最好的,只要最好的。”陆仰止道,“为什么到了最重要的问题上,却想到妥协了?”

    “因为没有别的办法了。”容鸢耸了耸肩,“可能是我以前心想事成的次数太多,所以老天才在我面前摆了这么大个难题,什么锲而不舍什么水滴石穿,都是假的。在感情里没什么道理可讲,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的话,别说一天、两天,就是十年二十年也不会喜欢。”

    说完,她很恶劣地朝男人挤出笑容,“不然庄清时等了你这么多年,你不还是一头栽进唐言蹊的坑里出不来吗?”

    陆仰止被她噎得没话说,看着她强打精神笑语晏晏的样子,连他都觉得累。

    于是道:“回去歇着吧,我找人送你。”

    容鸢也不拒绝,也不像往常说要等霍无舟一起,只是很听话地点头,“好。”

    ……

    赫克托被放出来的时候,也像霜打了的茄子,骂道:“警局真不是人来的地方。”

    唐言蹊轻描淡写,“那是你还没去过监狱。”

    赫克托,“……”

    心里忽然止不住的有些难过。

    分分钟转移话题:“怎么样,你们有没有什么进展?”

    “没有。”唐言蹊看了眼霍无舟,很自觉地屏蔽了方才的话题,“想着等你出来一起说说呢,省得你又抱怨我们什么事都不和你商量。”

    赫克托笑道:“算你们有良心。行了,说吧,刚才说到哪?”

    “小兰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非要见我一面。”唐言蹊接过话,把话锋转向霍无舟,“然后呢?”

    对方答:“前两天,他说他被人跟踪了,让我尽快安排你们见面。”

    前两天,正是她和陆仰止分分合合最要命的时候。

    她大概可以理解为什么霍格尔没把消息递给她。

    恐怕就算真的递给她了,她也没心思去管吧。

    赫克托问:“梅花被人跟踪?被什么人?”

    “不知道。”霍无舟猜测,“也许是他背后的人。”

    唐言蹊也似有所悟,“你是说……因为他无意间撞破了五年前的秘密,所以……”

    霍无舟想得比她更全面,“也有可能是他背后的人察觉到了他有对我们示好的意思,所以先下手为强,斩草除根。”

    “他是知道自己可能有性命之忧,才会这么迫不及待来找你,让你安排我们见面的?”

    “有可能。”霍无舟道,“之前他只说有重要的事情,但今天中午我接到他的电话,口吻明显比前几次都要焦急,他直言不讳告诉我说他所谓重要的事情就是五年前老祖宗含冤入狱的真相,让我务必想办法把你带过去。”

    “含冤入狱”四个字在唐言蹊心上掀起一大片风浪。

    她不动声色地将指甲扣入掌心,向来漫不经心的脸蛋此刻凝聚起一团冷冰冰的煞气。

    霍无舟把她的紧张收入眼底,叹道:“我给你打电话,你的手机关机。”

    女人漂亮的月眉紧紧蹙在一起。

    那时候她和相思在鬼屋里,一直开着手机的手电筒,把手机耗得没电了。

    “所以我想自己先过去看看。”霍无舟道,“但是我赶到时,公园就已经起火了。”

    兰斯洛特就这样葬身火海。

    带着所有的秘密一起。

    突然中断的线索让唐言蹊感觉十分焦虑,她急匆匆问:“他就没有留下什么别的信息吗?”

    “他警惕性很高,说在电话里不方便讲,怕电话被人窃听。”

    赫克托扶额,“梅花不去当特务真是大材小用了。”

    “不过。”霍无舟突然想起什么,皱眉道,“有一次他和我通电话,暗示我他可能被监视了,还说——‘就算我死了,我的尸体也会道出真相’。”

    尸体。

    唐言蹊只觉得有人在她的后脑勺上打了一闷棍,疼得她半天手脚麻木。

    也许就是这句话,被幕后黑手听见,才选择了极致残忍的方法,用火烧死他。

    她单手撑着墙壁,心里那种委屈和痛悔交织的情感无处发泄,堵在那里,难受得想吐。

    倘若她没把这么多时间浪费在儿女情长上,倘若陆仰止早点放了她,倘若霍无舟想办法把消息递到她手里,倘若相思没有非要拽着她进鬼屋。

    这之间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关节可以阻止这场悲剧!

    可是这些人,都不是她能埋怨的人。

    说到底,谁都没有故意想害死兰斯洛特,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

    她不甘心,不甘心啊!

    “老祖宗。”霍无舟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俯下身,视线与她齐平,“你想没想过,为什么梅花明知道有人窃听他的电话,还故意说自己的尸体上有线索?”

    唐言蹊愣住。

    “因为他那句话,有可能是故意说给幕后黑手听的。”霍无舟继续吐着字,薄唇一张一合,在唐言蹊眼前几乎形成令人眩晕的幻影,“他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了线索,为了让幕后黑手选择用火烧死他的方式抹杀这些线索,暂时安心、不会再继续追究。而真正的线索,说不定还在。”

    赫克托震惊地抬头,“你的意思是……”

    霍无舟点头,“他势必还留了一手,以一种没办法被火烧掉的方式。”

    就在这时,隔壁尸检的实验室被人打开,法医拿着一个密封的塑料袋子,里面装着一枚小小的金属片,像个钥匙扣。

    他道:“在死者身上发现了一枚纯金做的钥匙扣,上面好像有字,不过是一串只有1和0的数字,好像没什么用。”

    唐言蹊整个人都哆嗦起来了。

    1和0,二进制。

    所谓,真金不怕火炼。

    他让幕后黑手以为烧了他的尸体就万事大吉了,却一步步设下这个圈套,以自己的性命为饵,为了,留给她这个真正的线索!

    霍无舟越过发抖的唐言蹊,平静地伸手接过,“既然和案子没关系,那我们就带走了,我们是死者生前的朋友,想拿他最后的遗物做个念想,想必没有问题吧?”

    法医点点头,“拿去吧。”

    霍无舟收进口袋里,走回唐言蹊身边,低声道:“老祖宗,拿回来了。”

    好似有一把利刃穿过了唐言蹊的喉咙。

    她每说一个字,都被那尖利的锋芒刺得血流成河,“所以,他早知道自己的会死,才选择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把线索留给我?”

    一番话,声音轻渺得没有重量,几乎落不到地。

    赫克托却被这寥寥数语惊得头皮发麻,他瞪大了眼睛,也停不住地开始哆嗦,“梅花他……”

    唐言蹊蓦地伸手,重重砸在墙上,一下一下的,双眸猩红如血,像崩溃了一般,“他明明向我求助过,霍格尔,他向我求助过!”

    “他是因为得不到我的帮助和回应才不得不选择了牺牲自己,是我逼死他的,是我!!我明明可以救他的!!”

    在死亡的威胁下等待一丝生还的希望是种多么恐怖的感觉。

    她的兰斯洛特。

    是个连身上一道浅浅的伤口都能疼得哀嚎的“矫情病”。

    他是怎么有勇气下定决心,让自己死在大火之中的?

    皮肤一寸一寸被焚毁,化为灰烬,倘若不痛苦,又怎会有“凤凰涅槃”这样的词语?

    霍无舟亦是十分触动,但他咬着牙冷静下来,紧握着唐言蹊的胳膊,“老祖宗,梅花已经死了!就算你当时回应了他的求救,也不见得就能把他带出那片火海,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为他报仇!找出真凶,为他报仇!”

    走廊里的动静终于引来了外面人的注意。

    陆仰止一脚踹开了紧闭的门,黑眸里倒映着女人靠着墙壁泪流满面的模样。

    他心里一紧,走上前去,挥开霍无舟的手,牢牢把她拥进怀里,“言言,怎么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