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566章 金器秘典

    林语嫣这一出声,林宗带着狐疑的眼神望着她。

    声音有些熟悉……

    还不等她自动承认身份,林宗先问道:“你是林语嫣?”

    “呵,你倒是眼睛很毒!一眼就认出我了?”林语嫣原来有些生气的表情上带着一丝欣赏。

    林宗道:“你的声音并未像在金沙岛时做过刻意处理,何况我们之前刚通话不久,我能猜出来也不奇怪。”

    提到金沙岛,她诧异道:“你果然当时就认出了我!”

    “其实我是认出了你的手,毕竟你的手指能够戴上我的戒指,我自然是印象深刻……”

    “你刚才故意泼水在座椅上,是为了避免我们坐下吗?”林语嫣好奇道。

    林宗已经站起身,将两百元放在了桌上想结账走人,他语气平淡道:“我们边走边说吧。”

    四人开始往外走。

    不出五分钟就到了停车场,林宗回头对她道:“我本来等的就是你,不相干的人想坐在我的身边,我懒得拒绝,泼水是最直接的。”

    “切,如果来的不是我们,别人跟你当场吵起来怎么办?”天翼嘲笑他自以为是的聪明,语气有些不屑。

    林宗淡淡地看着他:“如果和我吵起来,大不了我走人就是。”

    说到底,林宗这人就是怕麻烦。

    “行了,不说这个了,快说说那件挖坟的事情!”林语嫣的眉宇间立刻严肃起来。

    “林语嫣,不是我想劳师动众,恐怕我们得亲自赶去崂山阻止我师父!如果你不想你外婆的坟墓被挖,我们最好现在就启程。你们开了什么车?”

    他的话让林语嫣蹙眉,她没多问,指了下前方不远处的一辆定制宝马车。

    林宗道:“我开了越野车,你的那辆宝马车开山路不行,开我的车走吧。”

    “林宗,你确定我们真的需要亲自去一趟崂山?”林语嫣还是问的很不确定。

    一脸面无表情的林宗就这样直视着她的目光,一言不。

    “好,我明白了。”

    林语嫣侧脸看了眼龙月道:“龙月,那我们去一趟崂山吧。”

    “太太,这件事要不要汇报给冷总?”龙月有点担忧,她看向林宗的眼神也很不友善。

    林宗的语气有些高冷:“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关于你们在金沙岛后面做的事情,我从我表妹那里听了一些。我才知道我表哥和他朋友做了什么。但我要声明强调的是,我和柳中庭没有任何关系。当初我去金沙岛完全是因为我舅舅柳渊的二姨太过生日。你们要是不信我,我也没办法,我也懒的管你们的闲事。”

    “还有,林语嫣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消息,我舅舅已经不再追究他三姨太丢失的事情,当初你们救走的女人和她的男朋友可以说是安全了。只要他们不再想着报警抓我舅舅,我舅舅也不会想要自找麻烦。他对你老公冷爵枭还是很忌惮的。”

    这个消息无疑是好的。

    他脸上的不屑和冷漠,让林语嫣在直觉上也觉得林宗和柳中庭不是一路人。

    她道:“谢谢你告诉这些,也谢谢你当初没有在餐厅当面揭穿我。”

    “不用谢我,我只是不爱管闲事。如果这次不是因为我不赞同师父的做法,我也不会来告诉你。挖坟这种事情,在我看来,至少对死者是大不敬。师父一直对我不错,他除了执着于寻找金器秘典这件事很疯狂外,我师父在大部分时间下其实挺正常的。”

    林语嫣沉默想了几秒后转眼问天翼:“天翼,怎么样,你愿意陪我们去一趟崂山吗?”

    “来都来了,出国我都陪你。”天翼一脸奉陪到底的表情。

    “那好!我们出吧。龙月,这件事先不告诉爵枭,等我在车上知道更多细节后,我会再告诉他。”

    林宗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向他的越野车了,林语嫣也及时跟上。

    天翼和龙月也往前走去.    四个人一辆越野车,天翼主动要求开车,说他不信任陌生人开车。

    龙月坐在副驾驶位,后座是林宗和林语嫣,他们开始在谈论事情的来龙去脉。

    “林语嫣,你外公的真名叫王玄,我没说错吧?”林宗问道。

    林语嫣在脑中过了下这个名字,小时候听母亲讲起过两次,她点了下头承认了。

    林宗正色道:“我师父查到你外公王玄和他都是古时候有名饰匠人王全福的后代,当时王全福有两个关门弟子,但那本金器秘典,王全福在临死前偷偷交给了你外公的祖父,而我师父的祖父在得知后自然是很不满。在你外公的祖父消失后,我师父的祖父一直在寻找这本金器秘典。”

    “那本金器秘典到底是什么?”

    面对她眼中的疑问,林宗娓娓道来:“金器秘典里面记载的都是做金银饰的独家技法,相传是位民间大师用毕生的心血写成,这位民间大师正是王全福的爷爷。但金器秘典当初被写出来,里面设计出的饰是为了刺杀当朝的皇帝。这其实是前朝和当朝之间的政治仇恨,那时有不少被秘密培训出来的女人被送进宫里当秀女,能够接近到皇上身边的女人,她们就用饰里的机关刺杀皇帝,他们想改朝换代,不过听过都没有成功……”

    林语嫣冷飕飕地飘出两个字:“宫斗?”

    “差不多吧,这种跟我们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不提也罢。我要说的是,我师父为什么要得到这本金器秘典,是因为他想造出这些独一无二的饰暗器,好高价卖给不同国家的间谍组织。我师父除了做饰很痴迷外,对金钱也很痴迷……”

    林宗脸上难得出现一丝羞愧的神态。

    林语嫣觉得新鲜,她接着问道:“你的手艺都是你师父传授的?”

    “不全是,但他确实教会我不少。”

    她轻笑一声:“所以你现在要大义灭师?”

    他拧眉不满道:“你瞎说什么?谁要大义灭师!我不过就是想拉着你去阻止我师父,免得他的名节不保,当一个盗墓贼真的很不光彩。我也怕当盗墓贼会遭报应。我大师兄刚正不阿,人非常好,他到现在都还没娶老婆呢,我不希望他被我师父给影响了。”

    “刚正不阿?那他为什么不阻止你师父?”

    林语嫣的提问一下子问到了要点上,林宗叹气道:“但他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孝顺!可以说是愚孝了……他不会反对我师父做出的任何决定。”

    “我去!现在居然还有这样的人?你大师兄是老爹控?他多大了?”

    她眼中的嘲讽令林宗顿感不舒适,他不悦道:“你别这样调侃我大师兄,他能这么听我师父的话,完全是因为出于感恩之心。我师母在我大师兄满月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我师父终生未再娶,一个大男人独自将我大师兄带大,所以我大师兄说这辈子都要好好孝顺师父不会忤逆他。”

    “抱歉,你这么说我就能够理解了……”

    车厢里安静了大概一分多钟,林宗忽然问道:“林语嫣,你要不要给你妈打给电话?问问她关于金器秘典的事情,如果金器秘典根本不在你外婆的墓地里,我师父他们也不用去盗墓了!可以避免惊扰了你外婆的遗体。”

    他的话在理,外婆白小河死了快三十年了,那时候国家还没奉行火葬,老一辈人的都还是土葬,下葬的棺木里放的可是真遗体。

    林语嫣没犹豫立刻拿出手机给母亲王彩霞的电话拨了过去。

    在s市的王彩霞正在儿子刘光明的公寓里包饺子,她拿起桌上的湿毛巾擦了擦手,按了接听键。

    “语嫣,你现在在哪呢?你们回来后休息好了吧?妈今天在家包饺子,晚上你和亚撒都过来吃……”

    还不等她说完,林语嫣就打断道:“妈,我不在s市,饺子就下回吃吧。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什么事?”

    林语嫣硬着头皮问出口:“你知不知道外婆当年下葬时,她陪葬的东西里有没有一本叫金器秘典的古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