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569章 只有对错

    林宗的话让本来就已经尴尬的车厢里更加尴尬和诡异了……

    就连林语嫣都拧着眉心望着他。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没有胡说,我师父确实是这么告诉我的。”

    林宗的一本正经让天翼已经失了声,没有因为好奇而再去问。

    龙月自然是不高兴,她觉得这个林宗太不相识了!

    居然编出这种荒诞的理由来接近太太!

    “林先生,我不管你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我以后都不想再听到这种荒谬迷信的论调,这只会让我对你这个人更加的不信任。”

    林语嫣的话言尽于此,说的颇为认真严肃。

    这让林宗这才意识到,他本来没有用意的话却真的引起了误会!

    他眸色有些微冷,因为林语嫣的刻意强调而显得有些不悦。

    “林语嫣,你不要以为我刚才这么说是因为我对你真的感兴趣。我要郑重其事的说明一点,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哪怕你不是已婚的身份,我也不会真的娶你为妻。”

    林宗的眼眸中流转着的傲气和清冷,让前座的龙月听不下去了!

    她回过头立刻嘲笑道:“我说林先生,你还真是好笑。我们太太哪里有说你对她感兴趣?你何必急着否认!再说了,刚才是你自己好端端的说出什么‘命中姻缘’这种无聊的玩笑!现在你又把自己端那么高装什么贵人!!”

    龙月当面怼他,林宗没有忍着装绅士,他当即回道:“无聊的玩笑?你怎么敢说这是无聊的玩笑?你凭什么敢下这样的断言!”

    眼见着自己的女保镖和林宗快互骂起来,林语嫣赶紧出声掐架:“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吵了。”

    “本来就是一句玩笑话,林宗,你也别生气了……”

    林宗火了,还较真起来了:“什么叫玩笑话?我没有开玩笑!我师父也不会拿这种事情寻我开心!如果不是因为你能够戴下我独家设计的戒指,我也不会相信师父说的是真的!”

    这话题牵扯出来后,突然有点没玩没了的趋势。

    天翼是扯出这个话题的当事人,他觉得有点对不起林语嫣。

    他主动问道:“林先生,不知道你能不能解释下戒指的事情?为什么林小姐能够戴下你设计的戒指?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玄机吗?”

    林宗的师父要偷林语嫣外婆墓地里的金器秘典,且不说能不能找到,但光是不惜挖坟都要得到的架势,这金器秘典就不是寻常物。

    而且天翼之前在车里也听到林宗说了过去的事情。

    那金器秘典的创始人过去拿着这本东西,设计出独一无二的饰是为了去杀当朝的皇帝!

    这饰就不是一般的东西了。

    天翼的问话让龙月和林语嫣都有了兴趣,她们选择沉默,等着林宗来回答这个问题。

    林宗余气未消,他有些心情不爽地望向了车窗外。

    车厢里的气氛又陷入了沉寂。

    倒也没人再逼他说话了。

    免得再次吵起来闹不愉快,毕竟他们现在是同路人,闹僵了不好。就当林语嫣他们放弃听到解释时,林宗自己说了出来:“按照我师父的说法,其实往远了说,我和林语嫣是同门同宗的师姐和师弟,这要是在古时候,如果男方设计出的戒指,女方能够戴下,他们就应该成亲。当然,这只是过去的一种说法,我现在并未有这种思想。”

    最后一句,他撒谎了。

    他怎么会忘记,当他知道林语嫣第二次能够戴上他独家设计的戒指时,他那种震撼心情!

    林语嫣是第一人。

    他震撼的不是她能够戴上的第一次,而是戴上的第二次,因为戒指的尺寸完全不同!

    这绝对不是巧合这么简单了。

    林宗当时在办公室马上给他师父打电话,就是因为满心的失落,还有对金器秘典真实存在的深信不疑。

    他独家设计的戒指不仅提炼出了师父对他的技艺亲授,还有他自我研究后的宝贵精粹。

    那两枚林语嫣都能戴上的戒指,他运用了独特的戒托设计和材质。

    如果真是对的那个人,对方在戴上戒指的那一刻,戒托会自行收缩尺寸为对方服务。

    在林宗这个专一痴迷的设计师眼里,每一件出自他独家设计的饰都带有灵性。

    虽然那些饰不会成精变成人,但他把那些饰都看成是有生命的特殊存在。

    林语嫣想了很久,说出了一句她认为还算得体的话:“古时候的预言确实很浪漫。”

    她没有再诋毁林宗所说的理由,她没说相信了,但也没再说是玩笑。

    从林宗态度的反应上看,林语嫣明白了林宗是个带点迷信的匠人或者艺术家。

    这跟他的背景也有关系,他的师父是一个重要影响因素。

    为了避免挑起事端让林语嫣不高兴,龙月心里其实还有些对林宗嗤之以鼻,但也不敢再妄加评论了。

    天翼的身份更为自由些,他倒是评价了一句:“不难否认,古时候有很多事情用科学也至今无法解释,说不定世界上真的存在很多神奇的巧合,又或者说真的是命中注定。”

    “呵,命中注定算不上。在我看来,人和人之间只不过就是缘深缘浅的关系罢了,我和林语嫣的关系就是缘浅,注定了只能当个普通朋友,但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任何事情,如果去强求都是在违背自然规律。我林宗活到现在,信奉的是顺其自然。生命并没有什么意义,何必去寻找答案追求所谓的意义,追求意义的本身就没有意义。我的心里,只有对错之分。”

    林宗此刻的语气已经颇为平静,仿佛刚才差点恼羞成怒的人根本不是他。

    “所以,在你眼中,你师父要挖我外婆坟墓的事情就是错,你宁可得罪你师父也要帮我?”林语嫣眸色沉静地问道。

    他轻点了下头:“不错,就是这么简单。”

    “谢谢你能够遵循你的原则和底线。林先生,我想你这个朋友还是值得交的。”她微微一笑伸出右手想与他化解隐形的隔阂。

    林宗望着她的手,犹豫了几秒后也伸出了右手。

    他叹息道:“成为你朋友的代价就是得罪我师父,希望我师父不会将我逐出师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