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570章 另有其人

    到了晚上十点,林语嫣他们到了崂山。

    鉴于林宗说他师父可能会在半夜动手挖坟,林语嫣他们是马不停蹄的先赶到了白小河的墓地。

    白小河的墓地葬在村庄的后山腰,那一大块地原本都属于白小河,只不过现在都被王彩霞包给了其他村民种植茶叶。

    但种植茶叶的地方离白小河的墓地还是有一段距离。

    路上,龙月一直搀扶着林语嫣,就怕夜路黑林语嫣要是摔跤了,她几个脑袋也不够顶。

    林语嫣现在怀着孕呢。

    天翼拿着手电筒在前方探路,林语嫣和龙月并排走在中间,林宗拿着手电筒压后,都是有意识的保护林语嫣。

    “太太,小心那块尖石头!”

    “我看到了,谢谢提醒。”林语嫣将手改为和龙月手拉手,更方便两人一起上山路。

    “林小姐,距离你外婆的墓地大概还有多久能到?”天翼随口一提。

    林语嫣回道:“快了,走过前面那条山路,越过一片茶园,再走个十几分钟就好了。”

    “林语嫣,等我们到了那里后,你想今天开棺还是等改天?”

    林宗这话问的让她一时间愣神了片刻,该来的问题始终要来。

    她道:“现在太晚了!真要开棺,也等改天吧,我还是遵照这里人的习俗,挑个黄道吉日再做这件事……”

    语气里的排斥和无奈让林宗也表示理解。

    “这个我可以看看,有时候客户预定饰也会讲究个黄道吉日,我们国人还是信这些。”

    林语嫣忽然想到了一直想问的问题,趁着现在干脆当场问了。

    她停住脚步回头看了身后的林宗一眼:“林宗,我问你个问题。”

    “哦,问什么?”

    “如果你师父和大师兄不听劝告,硬是要挖我外婆的墓地,你说该怎么办?”

    林宗望着她那看不真切的眼神,但语气里还是很严肃的。

    他轻笑一声:“你不该问我这个问题,我既然能将他们的行踪告诉你,就证明我已经不会包庇他们。如果你当面都还阻止不了他们,你可以选择报警,或者让你的人对付他们。我师父和大师兄的身手很不错,我不担心他们会受伤。”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那从现在开始,他们在我眼中就是盗墓贼!不再是你的师父和大师兄。”

    她的话让林宗无奈地耸了下肩,表示默认了。

    林宗的‘大义灭师’还真有点让林语嫣刮目相看了。

    但现在也只是听他的口头承诺,关键还是看到时候的具体反应。

    得到他的认可后,林语嫣转过身继续往前走了……

    ……

    等他们四人走到白小河附近的墓地时,忽然看到那里有灯光!

    待不断走进后现,正有两帮人马在僵持中,气氛还挺诡异和紧张的。

    “冷总!”龙月率先喊出声。

    一个高大的背影就此转过身来,他脸色暗沉,在扫向林语嫣的眼睛时,她下意识的想躲闪,但又没躲开,尴尬惊异的笑容先出来了:“老公,你怎么来了……”

    这实在是太意外了!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我撒谎!”冷爵枭大步朝她走来,从龙月手中将林语嫣拉进怀里。

    他低头责备道:“真是太不像话了!这大冬天的居然瞒着我来崂山!林语嫣,你等着我回去收拾你……”

    “爵枭,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林语嫣转眼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一老一少。

    还不等她问出口,林宗从她身边略过走向了那一老一少。

    “师父,你们怎么提前来了?”林宗有些惊讶,他也不过是推测。

    挖坟这种事情也讲究个时间顺序,他想不到师父居然这么迫不及待!

    “林宗,是不是你出卖我们?”赵寅穿着一身黑衣,黑灰色的头扎了个马尾,脚下的那双黑色布鞋挺中国风的。

    看到赵寅的表情有些震怒,林宗也不敢再有所隐瞒,他道:“是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林小姐。师父,挖人家长辈的坟墓,这种事很缺德会遭报应……”

    “住口!我不过就是想拿回属于我祖上的东西!哪里做错了?”赵寅满身倔强的脾气,看着面相就知道不是一般的轴。

    冷爵枭已经将自己身上暖和的顶级羊绒大衣脱了下来,他将衣服披在了林语嫣的身上。

    帮她扣好扣子后,他直起腰身拉着林语嫣的手走过去。

    他对着赵寅说道:“赵先生,你徒弟林宗也算是位有名的珠宝设计师,你忍心当个盗墓贼毁他名声?”

    赵寅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纠结,但一想到金器秘典,他立刻道:“林宗是我徒弟没错!但我做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金器秘典我一定要得到!”

    林语嫣望着这个冥顽不灵的老头,心里蹿起一股火苗:“我称你一声赵老先生,算是给林宗一个面子。但是,赵老先生,我要告诉你,谁要是敢挖我外婆的墓地,我一定送他进牢房好好待着!”

    赵天赐马上挡在父亲面前,一脸保护欲:“不准抓我父亲!何况我们什么都还没有做!凭什么抓我们?”

    他的话令林语嫣眉心蹙起,她扫向那处明显有被人动过的墓地,语气颇为气愤:“没做过?那这是什么?”

    她的手往墓地的方向一指。

    听到自家老婆误会了,冷爵枭立即解释道:“语嫣,他们确实还来不及做什么。我比他们早到了一小时,我们来的时候,你外婆的墓地已经被人动过了!”

    站在不远处的穆天和欧阳都证实了。

    “就算你们来的时候已经这样了,也不能保证他们没做过什么!”林语嫣看着赵寅和赵天赐就很不顺眼。

    她对这对想挖坟的父子是先入为主了,根本没有好印象。

    林宗在这时候插了一句话:“林语嫣,虽然我师父和大师兄想挖坟是不对的,但大师兄不会撒谎,动你外婆墓地的是另有其人。”

    他的话让林语嫣有些疑惑了,她扫了眼赵寅和赵天赐,看他们表面上虽然有些狂,但眼神却不至于阴险狡诈,倒是真的不像在撒谎。

    “林语嫣,金器秘典的事情又不是只有我们知道!也许你外婆生前就将这件事情不小心透露给谁了……”赵天赐提出了一个假设。

    就在这时候,一直蹲在不起眼角落里的男人从地上站起身,他手上戴着一双特殊手套,右手拿着一个检测仪。

    当他转身面对众人时,一脸肯定道:“墓地在三天前就被人动过了,走之前有点仓促,才没有把墓地外面的石块移到准确的位置。如果我猜的没错,棺木里即使真有你们说的东西,那现在一定不再里面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