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602章爱是包容

    看了林语嫣短信的冷爵枭将手机放进衣兜里,他举手抽了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掐灭在烟灰缸上后,他抬眸看向白景瑞:景瑞,语嫣她虽然很爱我,但她在心中始终无法原谅我当年没有找到她的事实。

    提到当年,白景瑞自然立刻想到林语嫣当年被绑架毁容的事情,他眸色暗淡了许多:是她亲口告诉你的?

    冷爵枭笑的惨淡:没有,她怎么可能会告诉我。是我从她对龙花龙月的谈话中听出来的。

    那你是怎么想的?

    望着白景瑞的黑眸,冷爵枭依然在笑,一种无奈至极的苦笑。

    我能怎么想?我无非就是在感慨,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弥补她心中的创伤……

    他幽深的黑眸顿时陷入一片死寂,声音都变的有些缥缈:我以为我和她经历了这么多,她该忘掉过去了……可惜啊,我为她做的还是远远不够!

    白景瑞多少也能从冷爵枭的语气中听出些埋怨的情绪。

    爵枭,我知道你觉得心里憋屈,但我实话你,如果我是林语嫣,我也忘不掉过去。

    冷爵枭直视着他的黑眸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你没有亲身经历过她当时的那种绝望,这种求生不得又不能求死的痛苦又有几个人能够撑得住?语嫣当年被夏天和阿杰关在一座无人岛,她每天面对的整个世界就是一间阴暗潮湿的牢房。她每天接触的人只有两个没有人性的杀人犯,她被开膛破肚偷走孩子,差点独自一人死在那座小岛,就算有幸捡回一条命却也是遭遇了毁容烧伤的不幸。

    这些话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可冷爵枭听到后依旧能够感到心痛的窒息,心脏处传来的强烈刺痛感是如此的真实和荒凉。

    白景瑞见他双手痛苦的按在脑门上,情绪顿时起伏的剧烈,本想止住不说了。

    可没想到,冷爵枭咬牙切齿道:你继续说!

    他的话让白景瑞的表情微微一僵,沉思了几秒,他忽然明白了冷爵枭的意图。

    原来冷爵枭把他叫出来,就是为了让他说出那些残忍的话,这冷爵枭是在自己找虐啊……

    白景瑞知道他的用意后就没再留情,他眸色一冷继续道:不管夏天和阿杰这两个人渣是多么的没有人性,但不得不说,语嫣是因为你才被这两个人渣抓走的!冷爵枭,这一点你一辈子也无法说服自己!

    语嫣在满心期待你救她出来时,可事实就是你没有找到她!让一个人彻底绝望这本就是一种伤害,你让语嫣彻底对你失望过。就算她涅槃重生回到了你身边,并不代表她心中的伤痛都消失了!无论她现在拥有多少幸福,曾经那种刻骨铭心的经历永远不可能会忘记。你除了等她七年和找了她七年,你究竟失去了什么?你什么都没有失去!而语嫣呢,她反倒是原谅了你还嫁给了你……

    别说了!!

    承受不住的冷爵枭再也听不下去了!

    他本来是想让白景瑞说些刺激他的话,让他冷静冷静,想用白景瑞的话去浇灭他心中不断涌现的负能量,也为了更好的去爱林语嫣。

    可白景瑞的话到底是过于直白了。

    那番话直戳冷爵枭的心脏!

    此刻的冷爵枭情绪失控猛地站起身,疾步走到栏杆处。

    他仰面迎着空中的阵阵冷风,凌冽的寒风生刮着他的脸,带着丝丝的痛意却让人有种自虐般的快感。

    很快,他红了眼眶。

    那张他脑中浮现出的绝世美人脸,顷刻间就让他落下了两行热泪。

    泪水在他脸上快速风干,渐渐形成一层薄薄的透明冰霜,一片雪花落在了他浓密纤长的睫毛上。

    天空中下起了雪。

    白景瑞呼出一口白气,他把自己冻得发红的双手插进驼色的羊绒大衣口袋里,迈着稳重的步伐向冷爵枭走去。

    他站在了冷爵枭的身边,低头望着深蓝色的江面,一脸平静道:爵枭,不要对语嫣有太多要求,爱是包容和理解,你既然改变不了过去,你也无法与她感同身受,那就不要强迫她忘记过去。语嫣能够坚强的走到现在,她真的很不容易。我和你一样,每次想起来,何尝不感觉到遗憾,如果当年我能够救出她,也许她对我们这些男人也不会这么绝望了……

    如今她能够保持自己的个性不变,还有爱你的能力,你应该感到庆幸!至少,她把完整的爱都给了你,而我们这些喜欢了她多年的男人从来就没有过机会。你看看唐文轩,他只能找马雅做林语嫣的影子,他又何尝不痛苦呢?

    冷爵枭红着眼眶,一脸冷酷地望着他:白景瑞,也只有你敢对我这么说话!你现在当着我的面承认你喜欢语嫣,我要不要夸你很有勇气?

    白景瑞眸色淡定道:喜欢语嫣的事情又不是秘密,七年前你就知道了。就算我承认了又改变不了什么,语嫣爱的人还是你。唐文轩为语嫣离了婚,东方擎索性躲在伊甸园再也不敢来S市了,而我现在又是个已婚男人,伊人也怀了我的孩子……冷爵枭,我们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们了,而我们也从来不是你的对手,你拥有语嫣的爱该感到有恃无恐。

    呵呵呵……有恃无恐?你错了,我时常会感到恐惧。爱情这种东西,一旦刻入你的骨血,你想拆骨换血也已经来不及了……

    冷爵枭心中的恐惧却让白景瑞羡慕至极,他搭上冷爵枭的肩膀,一脸沧桑道:兄弟,你的这种恐惧也让我嫉妒啊,我活到这个年纪了,也没有等到爱情……都说相信爱情的人多,见过的人少,我没有像你这么有福气,也许这辈子我能拥有的也只是婚姻了。

    聊着聊着,冷爵枭心中的那种憋屈感确实没了,对林语嫣也更加的深爱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恩也比以往更强烈。

    可把白景瑞却给聊伤了。

    望着貌似一脸无欲无求的白景瑞,作为好友的冷爵枭,还是从白景瑞的眼中看到了他无法言说的痛苦。

    饿吗?我请你吃饭。

    这样突兀的结束语让白景瑞大笑出声,他拍拍冷爵枭的后背,语气不佳道:当然是你请我吃饭!看样子你心情是好了,我却得郁闷个三天了……

    郁闷什么?乔伊人都是你老婆了,难道你还在清心寡欲?

    冷爵枭已经转身往前走,站在原地的白景瑞想了想他的话,顿时明白话中的深意。

    去你的!

    白景瑞迈着脚步也朝前走去。

    走在前面的冷爵枭早已经收起泪意,将内心的痛苦全部埋葬,笑的一脸邪气:你少跟我在这里假正经,酒后乱性的男人不配叫正人君子。你对乔伊人还是有点兴趣的,别让你她独守空房守活寡……尽到你做人家老公的责任。

    白景瑞不悦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管好你自己吧!冷爵枭我告诉你,以后别想再把我叫出来陪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