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610章 夫妻吵架

    林语嫣到别墅的时候,冷爵枭站在大厅里等她。

    当客厅里的视野一出现,林语嫣被满屋子的各色玫瑰花给包围了,仿佛置身玫瑰庄园。

    她两手捂嘴有些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就是他说的礼物?

    “老婆,你反正也不喜欢百合花了,我就买了玫瑰,喜欢吗?”他一身帅气打扮站在大厅中间,周身全是娇艳美丽的红色玫瑰花。

    如此耀眼夺目的男人一点没了颜色,周围的玫瑰花反倒成了他的衬托物。

    林语嫣身后的龙月默默退场,大厅里只剩下了冷爵枭和林语嫣。

    待她走到他面前,静静抱住了她,眼中噙着眼泪,将头靠在他肩头。

    冷爵枭搂抱着她的腰,轻笑道:“怎么了?太感动了?”

    她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他勾起她的下巴低头问道:“说实话,到底怎么了?”

    “爵枭,我只是忽然想起了悠悠,她试图自杀前留了一封信,里面讲到很羡慕我们的爱情。我多么希望冷思辰和她能够走入婚姻殿堂,这是悠悠最渴望的……可惜……”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那么多嘴告诉了冷思辰那件事,一定是何耀东!他嘴巴怎么就这么贱……”

    “语嫣!”

    林语嫣抬眸看他,见他喊了下她的名字后又不说话了,但眉宇间的犹豫不决让她有了些疑问。

    “爵枭,你想说什么?”

    他将视线又重新落在她脸上,语气有些局促:“其实……”

    “好吧,我向你坦白,其实冷思辰这么快得知乐悠悠和何耀东的事情是我告诉他的。”

    她满眼惊异:“是你说的?你怎么会知道?我没有告诉你啊!”

    冷爵枭拉着她的手走到沙处一起坐下,他道:“就是因为你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所以当我从穆天那里得知乐悠悠背着思辰出轨后,我身为思辰的哥哥觉得有必要告诉他一声,哪个男人喜欢被人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更何况是冷思辰了,我要是不说,我心里总想着这件事。”

    林语嫣的脸色有些微变:“穆天又是怎么知道的?”

    “他出去办事,在一家餐厅用餐后走过一处包厢听到的,包厢里正是乐悠悠和何耀东在争执,何耀东想要和乐悠悠复婚,他说还爱着乐悠悠,而乐悠悠不肯,她警告何耀东不准将事情告诉冷思辰。我知道这个消息后,我有些生气,不管乐悠悠的理由是什么,毕竟她是出轨了。”

    他一说完,林语嫣的表情有些僵,她不悦道:“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来事先问问我?如果你先来告诉我一声,我就会把事情的更多细节告诉你。我之所以没有将事情告诉你,就是因为悠悠说过她会自己解决这件事,你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她的态度和说话方式,让冷爵枭也不高兴了:“难道我这么做有错吗?乐悠悠确实对不起思辰!难道她不该反省自己吗?”

    “反省?你知不知道她对这件事情也很后悔!后悔到以至于在冷思辰跟她悔婚分手后选择了自杀!这对于悠悠来说是一件大事!她是到了多么绝望的境地才会选择自杀?”林语嫣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一手甩掉他的手。

    见她侧身坐着不再看他,冷爵枭也上了火气:“乐悠悠也真是小题大做了!她自己出轨在先,思辰提出分手合情合理并没有什么过错,她反倒想不开要自杀……”

    “闭嘴!我不准你这么说悠悠!你不是她,你怎么会知道冷思辰在她心目中看的有多重要?冷思辰一直患有隐疾,他们俩在一起后从未生过关系,悠悠心里的苦你又怎么会知道?并不是因为她真的很需要男人,而是因为悠悠觉得不能治好冷思辰的病很难过很自卑,这种话她虽然没有在我面前提起,但换位思考下就不难知道了……”

    她眼中的冷意和语气中的愤怒,让冷爵枭立刻站起身冷眼看着她:“你们女人是不是都不讲道理?”

    林语嫣面无表情道:“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现在不讲道理吗?”

    “我没这么说。”

    她冷笑一声:“你刚刚明明说了,亏我之前在电话里还很感动!看来你对悠悠的事情一点也不上心!她自杀的事情对你来说是不是毫无感觉?”

    冷爵枭深深呼出一口气:“语嫣,我觉得你现在不够冷静了。这个话题结束,不必再谈。先吃饭吧……”

    “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吃饭?你把话现在就跟我说清楚!我知道你一直希望我不要掺和悠悠和冷思辰的事情,我确实没有在管了,但悠悠主动找上我来哭诉时,我不可能将她赶出去不管不问吧?你反对我管他们的事情,但你为什么要去掺和他们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冷思辰那件事,让他们自己解决不好吗?”

    面对林语嫣的问话,冷爵枭想冷处理的念头被火苗再次窜起来,他的整张脸上都带着寒气:“你说这么多,是不是想告诉我,乐悠悠自杀就是因为我多管闲事?”

    这样的大帽子,林语嫣不敢扣,也不曾想过。

    “我没有这样想。”

    “呵,有没有这样想,你心里自己清楚。林语嫣,我告诉你,乐悠悠自杀的这件事究竟是不是她和她父母导的一场戏,你根本不会知道。她既然这么爱冷思辰,怎么会舍得寻死离开他?”

    冷爵枭揣度乐悠悠行为的暗黑心理终于让林语嫣气的转身就走,她觉得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

    “你站住!”

    她不理他,直接往楼上走了。

    走上楼道时,有一盆玫瑰花稍微挡了林语嫣的路,她寒着眼将玫瑰花挥下了台阶。

    听到台阶上那滚落的花瓶和玫瑰花,冷爵枭眼中微微一闪,心中瞬间像是被玫瑰刺给狠狠扎到了刺。

    他闭上眼叹息一声,怎么也想不到,还不到五分钟,两个人就因为乐悠悠的事情而吵翻了。    他将她放在任何朋友之上。

    而她却没有。

    这让冷爵枭在心里很吃醋,也很嫉妒乐悠悠。

    脸都气红了的林语嫣回到卧室后,大声关上了门,独自一人坐在沙上生闷气。

    冷爵枭坐在客厅沙上抽了两支烟以后,他站起身迈着长腿走向楼梯。

    不出五分钟,他来到卧室,拧了下门把手,现门没有锁,他就走了进去。

    一眼看到生闷气的林语嫣,他语气软了不少:“老婆,饭菜都要凉了。”

    “有微波炉。”

    “少用微波炉,不健康。”

    她没有看他,口气不善道:“无所谓!”

    冷爵枭眸色一寒,将心中的怒气压了回去,他走到她的身边,想挨着她坐下,可林语嫣一感受到他,就故意往旁边移动。

    让他无奈的一把将她抱住,紧紧搂着她不撒手。

    “你放开我!”

    “不放。”

    林语嫣怒道:“别跟我耍无赖!我现在真的没心情!”

    “我也没心情,但我看到你生气我就难受,你就算要跟我生气,也不要不顾我们的女儿……”

    她横着眼看向他,不耐烦道:“冷爵枭你烦不烦?老是女儿女儿的!我就生个儿子出来看你怎么办?”

    他忽然笑了:“傻女人,儿子生出来我能怎么办?他也是我们儿子呀,你是不是气糊涂了?”

    敲了下她的脑门,还来不及挥开他的手,她的手就被他包进手掌心。

    冷爵枭妥协道:“好了,老婆,是我说错话了,我向你道歉。我不该这么怀疑乐悠悠,我只是从我角度在看问题,我以为乐悠悠是个像你一样坚强的女人。”

    他的道歉虽然没有低声下气,但也能听出他的诚恳,林语嫣僵着脸没说话,一时半会还不想轻易原谅他。

    “老婆,我从早上醒来后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有吃,刚才一直在等你回来,我已经饿得快胃痛了……如果你不吃,那我饿肚子陪着你。”

    冷爵枭的这招可怜牌一打出来,林语嫣就心软了。

    她过去失踪的那七年,让冷爵枭很自然的得了胃病,这病没法根治,一旦饮食不规律时就会作。

    她心疼了。

    林语嫣扫了他一眼:“可以放开我了,我饿了,不能饿着肚子里的孩子。”

    他勾唇一笑,低头亲了下她的双唇:“老婆,你对我真好。”

    “好了,快走吧……”

    “再亲一分钟……”
Back to Top